丁枣 | 极道之妻(4)

*两个人正式见面啦!关于局子里那些事儿我都是瞎掰的 勿考究

*我怕是写不来人家那种暗沉沉的文笔基调了 我就是个相声演员


--------------------------------------------------

        丁宁把头发剪短的那一天,把全家上下都给吓坏了,第一反应是这妞儿是不是失恋了,但又联想到这人三天两头换一个影视明星来爱的热乎劲儿,想必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就连觉得女孩儿一定要扎辫子才像样儿的丁老将军审视了半天以后,也觉得变得清爽了许多。仔细想想,再怎么样不还是自家闺女,也不是多出格的事情,得过且过吧!


        可再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在丁家那是彻底炸开了锅——丁宁放着家里安排好的工作没做,悄咪咪地考了警校,进了公安系统。按说这上学的事儿,家里人都没放在心上,好说歹说都是穿制服的对吧,在一个系统里还能帮衬几句,但最后肯定还是坐在办公室里安安稳稳地度过下半生的,不说大富大贵那也是平常人轻易不敢奢想的高境界,要是想奔到一线去干什么危险的工作,那是从丁老将军到负责做饭的阿姨都不答应的,丁宁可是他们的掌上明珠啊!怎么能拿着枪到处乱跑呢?


        但后来真看着丁宁那身着警服神采奕奕的样子,家里人又有点心软了,安稳的日子听起来确实很诱人,可谁又能保证自己真正明白心爱的人所需要的到底是什么呢?就在这件事快要过去的时候丁宁的家人才终于了解到了事情的真相——好小子,原来你是冲着人张怡宁去的啊!亏我们还以为你要为人民做贡献呢!


        因为敬仰张怡宁而跟她在了一个单位不假,但丁宁小朋友本人还是有一颗又红又专的心的。在局里边给张怡宁端茶倒水,在面对群众时笑脸相迎,甚至连找一条走失的狗都亲力亲为——真真儿算得上是人民的好公仆,领导的好下属。


        于是乎,在接待来报案的刘诗雯时,丁宁也是表现出了同以往一样十二万分热情的态度。


        “这位同志您好,我是丁宁,请问您有什么事儿吗?”受家里人的影响,丁宁开口对人的称呼也是同别人不太一样,按说现在这社会被人这么称呼其实肯定是要生气的,但是丁宁实在是长着一张太讨喜的脸,眼睛笑得只剩下两条缝,让人想说这么称呼不太好都有点说不出口。


        “警察同志你好,我想在你们当局找一个人,名字叫郭跃。”刘诗雯因为长时间生活在肖家那样一个怎么也算不上亮堂的环境下对这样灿烂的笑容稍微有些抵触,或者说不适应,于是她说的话有些吞吞吐吐的,比起平时冷漠的样子倒显得有些可爱的呆滞。


        “郭跃?”丁宁疑惑地歪了歪头。“我们这没有姓郭的……哦不对,郭焱倒是有,你是不是记错名字了啊?还是说要找的不是我们这儿的人?”


        “确实是这里的!她清清楚楚跟我说过……”刘诗雯突然激动地站了起来,抓住了丁宁的手臂。“可不可以请你帮帮忙,帮我查查她到底为什么因公……?”


        看着刘诗雯这样的神色,本来就容易同情心爆棚的丁宁一下子就心软了,她拍了拍刘诗雯抓着自己的手,还抚慰似的摸了摸,起身去给刘诗雯倒了杯水,希望她能平静下来。


        “是这样的,您想说的话呢我基本上是了解了,但您想要了解的事情属于内部资料……我并不清楚自己是否能够帮您了解到最真实的信息,但有一点请您放心,组织是不会让任何一名优秀的人民战士不明不白地离开我们的!”


        “……”


 

        刘诗雯回到家的时候,肖战正在逗他养的鸟,笑得特别慈祥,然后左手朝桌上一指。


        “哎,你回来啦,桌上有新活儿,你自己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我还能拒接不成,什么时候学会假惺惺的这一套了我的肖爸爸。刘诗雯在心底吐槽着,头顶仿佛长出了一个小问号。


        看完纸条上的内容,刘诗雯扬起了一个像是仿佛嫌弃正在上映的电影剧本太无聊的戏谑笑容。


        新的暗杀对象,公安局局长——张怡宁,其亲密的友人,正是今天早上自己刚刚接触过的那位名叫丁宁的小片警。


        思及此,刘诗雯的笑容更深了,巧了么这不是,正好公事私事一块给它办了。


        “我接,基本资料在哪?”


        “这么积极?想要知道信息你自个儿百度去啊。”


        “谁要知道那种在网上就能查到的东西啊?!”



 
评论(8)
热度(20)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