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枣 | 极道之妻(1)

*正儿八经的长篇 出场人物多 感情线同样也多得不得了

*其实并不很清楚自己到底有没有那样的文力 望各位海涵

*因剧情需要会有一定不同于现实的年龄差

*请温柔对待作者(笑


------------------------------------------------------

        “姐姐,你是做什么的呀?”


        “我?我是一名普通的人民公仆呀~”


        “人民公仆?是干什么的?”


        “唔,简单来说就是帮大家做好事的……”


 

        梦中的身影把对于小女孩来说稍有些大的帽子盖到了女孩儿的头上,黑色的帽檐遮住了女孩的眼睛,继而错过了说话者那包含着笑意的目光。


 

        “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刘诗雯醒过来的时候,整个人有些迷迷糊糊的,分不清自己到底身处何处,四肢也有些发麻,于是干脆放弃了挣扎,再一次把眼睛给闭上了。


        “郭跃……”躺在床上的刘诗雯低声呼唤着,这已经是她不知道第几次梦到郭跃了,总是在梦境里反反复复地出现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仔细数来自己和郭跃见面的次数并不多,但对于一出生就被亲生父母丢弃在孤儿院的刘诗雯来说,时不时会来看望她的郭跃仿佛就是她的太阳。打个比方来说,刘诗雯觉得自己是生长在缝隙里的杂草,没有人会为之驻足,但路过的郭跃尽管并没有施与她多大的恩惠,却仍然像照进缝隙里的一小束阳光一般,给了她为数不多的温暖和营养。


        郭跃很喜欢跟刘诗雯说长大以后的事情,然而等到刘诗雯真的稍微长大一些以后,郭跃却再也没有来找过她,仿佛两人从未相识过一样。


        起初刘诗雯悲观地想,说不定是郭跃已经组建起了属于自己的,幸福美满的家庭,早就忘记了她这个过往。毕竟从自己的角度来说郭跃是极重要的人,但立场对调的话,郭跃却并不一定会把自己放在心上,甚至说只像是流浪的猫狗一样,送几天吃食倒没什么,也没见得会真的想要领回家去养。


        就在刘诗雯不停地说服自己想开点的时候,她得到了一个比起郭跃没有在意她更令人心碎的消息——其实平时的刘诗雯是不怎么喜欢看电视新闻的,总觉得上面的事例都是粉饰太平的产物,美好得太不真实。而那天她走进孤儿院的用餐地点,鬼使神差地没有将正在播报着新闻的频道换掉,而是抬起头,将自己的目光停留在了那四方的屏幕之上。


        然后知道了郭跃这个人民的公仆在一次出警任务中因公逝世的消息。


        其实对于当时自己做出了怎样的反应,现在的刘诗雯已经有些记不清了,只依稀记得自己还是乖乖地把餐盒里的食物给吃完了,只是临走时不小心把用餐时使用的不锈钢勺子给弄到了地上,发出了一道清脆的叮当声——还因此被看自己不顺眼的老师关进了小黑屋里,整整一个下午都没有出来,也不知道当时还算年幼的自己是怎么撑下来的。


        说到小黑屋……这会儿倒也八九不离十啊。刘诗雯笑着摇了摇头,动作轻快地下了床,简单梳洗以后随意地扎了个马尾,拿起放在床头的手枪,像是买了颗大白菜一般,神色十分轻松地走出了房间,笔直地朝着地下室走去。半路上碰到了把自己带回这间黑屋的人,因为被突然出现的光线给闪到还下意识地眨了眨眼睛。


        “怎么,现在已经不怕自己去地下室了?”出现在刘诗雯面前的人笑眯眯的,两手还放在了身后,努力营造着一副和蔼可亲的形象。


        “都来了这么久了,也该习惯了吧?”刘诗雯面对来人停下了脚步,语气同神情一般淡漠。


        “呀你现在真是一点儿都不可爱了!理想中的大闺女呢!”肖战突然叫了出来,还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变出了一块手绢,装模作样地开始表演哭天抢地的祥林嫂。


        ……谁家的黄花大闺女一被接回来就被扔去射击场打枪的啊?刘诗雯内心默默吐槽面上却不显,眉毛都没有多翘上一公分,悠悠地说:“想要闺女,去找方博吧。”



 
评论(3)
热度(24)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