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枣 | 童养媳

*这是一篇丁枣文

*我再强调一遍 这真的是一篇丁枣文(笑


----------------------------------------------

        打架斗殴是小孩子的天性。


        严格来说,那样的推搡并不能算作是真正意义上的打架,但却并不妨碍每个人去享受那种打了胜仗以后无以伦比的快感。


        这样的事情并不仅仅发生在男孩子之间,女孩子也会有,只是最开始的发展会较为温和一些。


        想必每个人在年幼的时候都会有这样的经历——班上总有一个人被认为不合群,孤僻,不能够很好地与其他人玩闹在一块。


        可能他并没有做出什么不合常理的举动,更没有违反任何一条班上的规矩,只是不善言辞而已,就会被认定是原罪。


        人类是一种——不管在什么时候都认为遵从于大多数人的意见才是最安全的,以群居性著称的生物。在发现和自己不一样的人时,第一反应往往是排斥这样的情况发生。


        在人数众多的国家队里,刘诗雯这样少年成名的人不在少数,但尽管如此,太早冒头的她自然会引来这样那样的非议。


        往往这个时候丁宁就会卷起自个儿的袖子,想要把那些碎嘴的家伙给收拾一通。


        虽然每次的结果都是相反的,刘诗雯再一次找到因为打架输掉而躲在角落里默默抹眼泪的丁宁的时候,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这次又怎么了?”


        “她们说你赢的那几场球都是人让给你的!我呸!那帮人不好好练球成天就会念叨别人,活该打不上去!”


        “……”说的是我又不是你,这么激动干什么。刘诗雯暗暗地在心里吐着槽,但也明白就这么说出口未免太不近人情,于是她走过去稍微踮起脚尖抱住了已经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丁宁。一边埋怨丁宁的个子怎么一下子窜得那么快一边拍了拍对方的后背。


        “谢谢你啦,但是以后能不能不要再去打架了,把手打坏了怎么办?”


        “嘿嘿,我是用右手打的!我不让她们碰到我的左手!”


        我的妈,这人还挺自豪。


        刘诗雯哭笑不得,嘴角的弧度越扬越高,也就没了之前因为被人乱传话而升起的那股子郁闷的心情。但也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你怎么跑到这种地方来的,害我找了你好久……那、那什么。”


        “嗯?”


        “……我不记得回去的路了。”


        “哈哈哈哈哈哈!”泪珠子还挂在脸颊上的丁宁终于露出了毫不节制的笑容,伸出手去牵住了刘诗雯,雄赳赳气昂昂的,像一个凯旋而归的英雄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在回去的路上,刘诗雯突然想起了之前在食堂的公共电视机里看到的电视剧的内容。


        “哎,我想问你哦,所以你这么积极地为了我去打架,是喜欢我吗?”


        “是啊!”丁宁回答得一点都不拖泥带水,甚至有点超过的意思。“等我长大以后,我想给你当新娘的!”


        “……哈。”刘诗雯觉得这句话简直太多可以说的地方,于是选择了放弃。


        “因为你老是迷路啊,吃东西也不习惯一个人,如果我能当你的新娘的话,不是能一直照顾你吗?”


        “那什么……我能问问为什么吗?”


        “因为你打球的样子真是超级无敌帅了!太有范儿了!”


        “哦……那、那行吧……?”


 

        许多年后,已经变得“超级无敌帅”的丁宁,正把自己的“新郎”按在床上,一言不发地脱着对方的国家队队服。


        “丁宁!现在是大白天!而且当年那个说要给我当新娘的小姑娘哪里去了!”


        “没变啊,我还是想照顾你啊,你看我这不是在给你脱衣裳吗~”


        “你给我住手——!唔、唔嗯……”


        古人云,凡事三思而后行,诚不欺我。如童养媳这般的存在,谁知道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儿呢?



 
评论(1)
热度(43)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