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夫 | 笙笙(中)

*我真的搞不懂我哪那么多话想说

*前文请走:光夫 | 笙笙(上)



----------------------------------------

        成衍俊坐在花轿里的时候,觉得脑袋被盖着的感觉真是闷得慌。


        他惯是不喜欢坐轿子的,平日里要去哪都爱骑着马,年纪轻轻就能在跑马场里撒丫子发疯,笑得连同两只眼睛都得费心思去寻。


        连贴身宫女都从最开始的惊慌失措变得习以为常,倚在旁边等这位小皇子在峡谷里给跑个够本,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还会偷偷地从袖子里摸出两把瓜子,发出清脆的声响。


        边磕瓜子边开始云游天外。


        这幸好我们家这位皇子只是喜欢骑马,不喜欢狩猎,要在这围场里不小心射中点什么,宫里的皇后娘娘已经够吵了,不能再添一只小燕子了。


        燕子倒是没飞进宫里,小皇子倒是嫁出了宫。


        知道这事儿的时候贴身宫女正在偷吃御膳房刚送过来的点心,听到这话手便开始不听使唤,一抖一抖的把上边缀着的黄豆粉都给洒了个一干二净。继而瞪大自己本就不小的眼睛,歪七八扭地趴在桌面上也没顾得上什么规矩。一同长大就是有这么点不好,时常分不清谁才是主子。当然了,也就只有成衍俊这么一位皇子是皇后亲自带在身边看着养大的,没经过宫里那些老嬷嬷的手,宫规礼仪着实不精通,也没人敢说些什么。


        “你怎么就要嫁人啦——”宫女喊了一声,但又觉得这好像是什么机密,压低嗓音四处张望以后缩短了她与成衍俊的距离。“我都还没嫁呢,你怎么回事?”


        成衍俊心情很好,那得意的小模样仿佛偷吃了几颗芭芙。


        “你知道陈宇浩吗?”


        “知道啊,陈大将军么,当年先帝在位时倒车入库那位。”


        “倒车入库是什么意思?”


        “嗨呀这不重要!想知道你问你皇阿玛去,别打岔,哎你该不会要嫁给他吧?”


       “对啊。”成衍俊笑意加深,嘴角的弧度愈发往上翘。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讲到这,按常理来说,总觉得在这之前发生了一点恢弘壮阔的——哪怕不是在战场上,也至少应该是令人唏嘘的英雄救美的故事。


        但事实上,只是皮小孩成衍俊骑马的时候从上头摔了下来,路过的陈将军被迫当了人肉靠垫罢了。


        想来也是,一个是身娇肉贵的皇子,一个是常年在外征战的将军,救一下也是在情理之中,但皇宫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地方,哪怕做的事合乎体统,也总得说点什么来粉饰太平,维持一点表面上的公平公正。


        “没伤着哪儿吧?我皮糙肉厚不打紧,你可别受伤啊。”


        这是陈宇浩对成衍俊说的第一句话,也是直到现在的唯一一句。


        可就是这么一句话,把小皇子的心都给偷去了,一招致命。


 

        受宠的皇子长成之后自是要得到各种各样的赏赐的,皇后娘娘高兴得不得了,忙问我们衍俊想要什么,哪怕是要仙女,母后也想办法给你搞来。


        “我想要陈宇浩。”成衍俊开口说。


        “哈——?”皇后折腾起来的时候宫里真没几个人受得住,原本在旁边伺候着的太监宫女心有灵犀地退出了寝殿,希望能给皇后娘娘留下一个足够施展活力的舞台。“没事,OK,没问题,你想要娶陈宇浩是吧,我这就去让皇上赐婚。”


        “不是的皇额娘。”成衍俊眨了眨眼睛,嗓音软软糯糯的。


        “我是想要嫁给他,做他的将军夫人。”


        “……”


 

        “来人啊!不好了!皇后娘娘拿了柄剑就冲出宫去了,快来人啊,这不合体统啊娘娘——”


 

        成衍俊一直是个乖孩子。


        在皇子之中可能不是最出色的,但一定是最听话的,很少会提出想要些什么,这也就使得一件其实压根不可能实现的事愣是给让他做到了,风风光光地嫁进了将军府。


        出宫的前一天晚上皇后还把他叫了过去,哭哭啼啼地闹了一宿,最后哭得实在有些遭不住了就两手搭着成衍俊的肩膀,恶狠狠地威胁道。


        “他要是待你不好,你一定要告诉母后,然后我就亲手杀了那个狗东西。”


        “额娘说什么呢,我很喜欢他的。”


        傻孩子。


        皇后搭着双肩的手一下垂了下来,仿佛是忆起了什么往事,神情变得有些古怪。


        这世间,哪有那么多你喜欢人家,人家就必定喜欢你的好事。


 
评论(7)
热度(51)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