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夫 | 笙笙(上)

*又雷又狗血 慎入

*虽是古代背景但大白话与胡话齐飞



------------------------------------------

        陈宇浩是个不受宠的将军。


        其实既为将军,用受宠这样的字眼,总觉得有些古怪,可事实如此,便也寻不着旁的形容。


        无人不知何谓珠玉在前,一个人的上一任如若表现得太过出色,就算之后的功绩造诣能维持住先前创下的盛世,保得一片国土平安,也很难让人留下点什么深刻的印象。


        陈宇浩就是这么一个将军,唯一的作用也就是在战事吃紧时拉出去背锅,承受当今圣上的怒火罢了。


        再后来,改朝换代,龙椅上迎来了他的新主人。朝堂之上人心惶惶,唯恐新君上任三把火,一个不慎便会丢掉自己的顶上花翎——陈宇浩倒是不担心的,他一个不出名的将军能被怎么样,最多降几个品级,分配到边关去过些苦日子罢了,还能有些什么其他的花招?


        做着这样心理准备的陈宇浩每天日子过得自在得不得了,可这还没逍遥上个几天,就被新皇一个任命去对抗吐蕃,还说只要打了胜仗回来就给加官进爵。


        怎么回事啊——?陈宇浩暗自捉摸着。


        我一个先皇的臣子,按理来说不应该接到这样的旨意啊,难道不怕我勾结外敌来一次宫变?


        算了算了,君心难测,再者说他自己也看那些吵吵嚷嚷的红毛鬼子不爽很久了,这仗,打便打了吧!


 

        不知该说是陈宇浩的本事终于有了用武之地,还是运气实在不错感动上苍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二春,总之这场战争大获全胜,陈宇浩顶着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回府,这衣裳还没来得及换呢,又得跪下来领旨。


        奉天承运这样的废话陈宇浩是懒得再重复了,领事太监的嗓音也让他听得耳朵起了茧子,唯独听到关键部分时要不是怕背上个大不敬的罪名,他真是很想腾出手来挖挖自己的耳朵,就怕自己在战场上听着那炮火声听的时日长了,连带着听东西都不顺溜了。


        “还不快谢恩?”


        “臣跪谢圣恩!”


 

        陈宇浩坐在自个儿府里冲着那道圣旨发呆,脑袋都给想破了都算不出个所以然来。


        你说这皇上什么意思啊,虽说迎娶男妻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了,但怎么能让我娶一个皇子做正妻啊,这辈分不是乱了套了吗——


        其实这事儿怪不得皇上,这等子赐婚的事儿全是由当今皇后撺掇的。


        要说这新皇不高兴与人交流是为了维持皇家的威严也就罢了,这皇后实在有点太不像样子——除却性别这一点,还出身自番邦,官话虽说得极顺溜,但总是带着点他国的风味,平日里在后宫除了爱跳舞还喜欢有事没事儿给人乱点鸳鸯谱,今天给这个亲王赐个格格,明天给那个侍卫配个宫女,不亦乐乎。


        幸好皇后虽然来自外邦,也深知强扭的瓜不甜这个理儿,想定下的亲事如若有人袒露了那么丁点不乐意的意思,他都会摇摇头,顶上价值不菲的首饰被晃得叮当作响。


        “可惜,可惜,这怎么能不在一起呢!”


        哪有一国之母的样子,分明像那巷子里一片好心的红娘。


 

        “那怎么没有人问过我的意见啊!”


        “听说是那小皇子年幼时有幸见过您一面——”将军府上的管事拖着长音开始回忆往事。“您可是不知道这小皇子有多受皇后的宠,要红芭芙都不会给蓝芭芙呢。”


        “芭芙是个什么东西?”


        “好像是他们国家的一种果子,老爷,您有吃过吗?”


        “我听都没听过还吃什么啊!”


 

        哎……


        这圣旨都下了,抗旨是要杀头的。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陈宇浩一个征战沙场的铁血将军,还会怕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皇子不成?而且是来给我做夫人的,我有什么好担惊受怕的?


 

        谁曾想,陈宇浩见到这个小皇子的第一面,呼吸便乱了半拍。


        ——妈的,只有人告诉了我要娶一个皇子,没人告诉我这皇子这么可爱啊!



 
评论(19)
热度(90)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