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姿 | 不能说的秘密

*与风声依旧同一世界观 但氛围差别较大 不看也没什么关系

*希望大家看完可以对我温柔一点



--------------------------------------------

        刘志豪命人把洪浩轩从海里捞出来的时候,其实心里第一反应是又扔回去的。


        多麻烦啊,这大晚上的不知道从哪变出来一个大活人,还是在这种尸体都不会被人打捞上来的微妙海域——万一是哪个大佬下令做掉的人,自己救上来反而惹得一身骚。


        但刘志豪还是把洪浩轩给救了上来,底细也没摸清就让人帮他做了个仔细的全身检查,之后也好吃好喝的照顾着,甚至没给洪浩轩找活干。


        “真是闲得慌,你这是从海里捞了条鱼回来养么?”好友宋义进知道这件事以后,两只眼睛笑得眯了起来,吃吃地打着趣。


        “炫富行不行,多一双筷子又吃不穷我——”刘志豪闻言翻了个白眼,其实暗地里也在内心唾弃着自己,不知道中了谁给下的蛊,做这档子亏本的买卖。


 

        洪浩轩被丢下海的时候,觉得自己这次应该是死定了。


        他听说过这片海,因为处在几国的交界处,领地所属十分暧昧,基本上不会像其他地方那样会有巡逻的船只,自己葬身于此,基本上可以说是凉了。


        除掉被水呛到这一点实在是无法在生理上给人造成愉快以外,洪浩轩的内心可以说是平静的。


        所以当他被救上来时,他的第一反应其实是——


        啊,我应该是要死了,所以出现了幻觉。


        我这样的人应该是无法上天堂的,不知道地狱里的鬼女会不会像漫画里说的那样美丽?


        谁曾想,他既没有看到鬼,也没有看到女,美丽倒是美丽的——


 

        “我叫刘志豪,是这艘船的老板,你现在身体还没好,你家在哪?等你好了我派人送你回去。”


        “我已经没有家了。”洪浩轩没有完全清醒,躺在床上完全是靠着下意识与刘志豪进行着对话,微微抬额之后看到了一张好看的,并且能让人放松下来的脸,顿时间因为海水而变得冰冷的身体开始有了回暖的迹象。“我的名字叫洪浩轩。”

 

        “我可以留在你身边吗?”


 

        刘志豪的家世很硬,是可以在公海上开赌/船那种程度的硬,不过这艘船在外人看来好像很厉害,但就他而言只是觉得有意思而已——当然,如果船上发生什么让他不高兴的事情,他也会扬起一个甜蜜的笑容把人直接丢到海里面去喂鱼,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


        这样的世家公子照理说很少有什么烦心事,毕竟他自己本人也很能干,并不像某些皇城脚下的草包,肚子里满满都是干货,不在船上放松的时候也是能在高端写字楼里日理万机的。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经历了大风大浪的老油条,偏偏拿洪浩轩没什么办法——这人是狗吗!怎么那么粘人的!


        洪浩轩看到西装笔挺的刘志豪以后,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把人揽到了怀里,旁边的几名保镖在进行了简短的眼神交流以后动作整齐划一地给自己带上了墨镜。


        “你怎么那么久才来船上,我想你了。”


        “……我工作很忙,还有你给我放手!”


        “哎,但我很无聊欸,只能等你来啊,我不是被你包养着的吗?你要多关心关心我呢。”


        “等一下。”已经懒得再挣扎的刘志豪在洪浩轩的怀中迅速找到了问题的关键。


        “你什么时候被我包养了?”


        “什么!我下岗了吗!不要啊我们甚至还没滚……”


        刘志豪头好大,他觉得自己憋屈死了必要找一个人来发泄——这样吧,李元浩下个月的工资没了。



        洪浩轩在船上的日子并不好过。


        不是因为无聊,又或者说与船上的众人相处得不融洽,而在于洪浩轩这个人在船上所获得的标签很奇怪,同时由内而外散发出来傻白甜的气质又再一次加深了客人们的猜想——船上的来宾在听到已经不知道修改了多少个版本的故事之后,认定洪浩轩是刘志豪藏在这艘船上的小白脸,还是见不得光的那种,自然给予他的眼神便微妙了起来。


        从来没有受过如此遭遇的洪浩轩在最开始自然是觉得慌乱的,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也会变得很不安——如果刘志豪真的开口要,自己应该怎么做?好像说被包养的对象都应该先自己做好前期的准备,好让金主能够迅速地进入状态……


        没错,洪浩轩不安的点并不在于自己有可能会被男人上,而是在于刘志豪上自己会不会觉得舒服,毕竟刘志豪再怎么样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如果自己这副身体能够让他感到高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欸我是不是应该先看一点小电影学习一下?


        完全没想那么多的刘志豪最近真的忙得很,没有空去探测自己救上来的大狼狗的心情,对于自己莫名其妙变成包养文里的主人公这件事,他也是毫不知情的。


        刘志豪每天该吃吃该睡睡,资料处理不完的时候就给自己磨一杯咖啡,顺带平下心来想一想明天又会有哪些仇家找上门来,自己的锻炼也不能落下,矫健的身手是不被敌人控制的第一步。


        但刘志豪毕竟是人不是神,难免会有犯错的时候,在他遭到暗算之后,第一反应是敲开了洪浩轩的房门——敲完以后便觉得自己有些多余,但后腰的枪伤让他实在无法再分出更多的精力去思考,两眼一黑便倒在了匆匆忙忙来开门的洪浩轩的怀里。

 

        其实在听到敲门声的前一秒,洪浩轩还在兴高采烈地在看他的小电影,自认为收益颇丰,听到有人来的声音还有些不好意思,心里也有着自己的算计。


        平常没人会在这个时间来找我的,难道我期待的那一天终于要到来了吗!


        一开门便迎来了刘志豪的投怀送抱,但在洪浩轩揽住对方的腰时却明显感到了一片湿润。


        ……是血,他受伤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洪浩轩内心警铃大作,与他天真的外表不相符的阴暗表情浮现在了脸上。


        千万不要让我知道是哪个畜/生干的好事,不然那人全家都得为了这块伤而陪葬。


        真正的本职工作其实是一名杀手的洪浩轩力气并不小,轻轻松松地背起刘志豪再把人放到床上,开始给他处理伤口。


        上药的时候还是把刘志豪给疼醒了,看起来并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的他从嘴巴里发出了一阵呻吟,继而狠狠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唇,大概认为这样喊出来是一种示弱的表现。


        “没关系哦,只有我一个人,你觉得疼可以叫出来,稍微忍一忍。”已经在进行结尾工作的洪浩轩开始给刘志豪缠上绷带,指尖接触到了刘志豪常年不见阳光的细白肌肤,再加上先前还在看某些电影的关系他不免得有些心猿意马——然后迅速掐了掐自己的大腿让自己清醒过来。


        喂,现在躺着的人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加大老板,不是你可以为所欲为的对象,更何况人家现在还受伤欸,你有没有人性啊!


        终于缓过来的刘志豪把枕头抽了过来垫在自己身下,承重点的改变会让受伤的部位没有那么的难受,但这就导致他的臀部因此显得更翘,整个人都呈现出一种好看的曲线美,害得洪浩轩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花费了大概毕生的精力才抑制住了想要冲上前揉捻的冲动。


        “哎,之前我看你心情不太好,是因为别人说你是我的小白脸你不高兴吗?”


        “没、没事啦……那我现在确实有在被你养啊,也没说错啦。”


        “那你知道被包养的人一般要干什么吗?”刘志豪觉得这样的洪浩轩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忍不住出口脏一下对方,虽然脸上带着笑,但为了加重洪浩轩的慌乱程度,用的还是很严肃的语气——反正现在洪浩轩看不着嘛!


        “我知道啊……”已经红了脸的洪浩轩还是没忍住诱惑,悄咪咪地摸上了刘志豪的大腿,并且自欺欺人地觉得,伤口那么痛,轻轻摸一下是不会被发现的。“等你好了,你想怎么来怎么来嘛。”


        “……”脏人不成反被脏的刘志豪哪里受过这种委屈,他一边觉得妈的只不过把你从海里捞上来你就做好奉献精神了那我只能换一种思路恶心你了一边忍受着疼痛给自己转了个身,双手勾上洪浩轩的脖子,整个人软趴趴地靠在洪浩轩的怀里,说话之前还往洪浩轩的耳朵里吹了口气。


        “那我想要你狠狠地干我,让我下不来床的那种。”


        这下肯定是我赢了吧!也不知道在进行什么幼稚游戏的刘志豪满怀信心,就跟那种在自行车比赛中认为自己胜券在握手还脱离了把手的人一样。


        却没曾想,后面的人突然加速,先自己一步冲到了终点线。


        “你今天受伤了,咱们先不做好吗?”意识到身份对调的洪浩轩立刻顺杆而上,也没管刘志豪到底是不是真心实意地想要做,就抱着占便宜要趁早的心态先摸了摸刘志豪圆润的臀部,继而用一种哄孩子的语气抵着刘志豪的额头。


        “而且你现在的体温有点高……我怕开始做了真的停不下来,咱们先睡觉吧。”


        “……?好。”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刘志豪,头一回有了节奏不在自己手上的实感。


        因为实在是太过混乱了,只好被洪浩轩牵着鼻子走,被人结结实实地抱在怀里,嗅着对方身上沐浴露的香气,沉沉地睡了过去。


        你还别说,睡得真的……


        挺香的。


 
评论(26)
热度(83)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