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锅 | 风声依旧

*荷官阿腿跟保安阿贵 赌/场设定

*这个世界观我好喜欢哦 想看各种自己喜欢的cp在里面乱搞(?



-------------------------------------

        刘世宇趁着领班不在的时候,悄悄地松了一下桎梏在自己脖子上的那条黑色领带。


        如若被他提前知道来当个保安还要西装革履的话,他必是不会答应的。


        最廉价的保安服都好啊,总不至于把人捂在里头闷得慌——


        刘世宇在心里吐着槽的同时又环顾了一下四周,随便一块地板的钱可能都能抵掉他的所有身家,于是选择了乖乖闭嘴。


        也是,这么奢侈的一个地方,出现那种在系统内部都瞧不上的保安外套,也未免太突兀了些。


 

        刘世宇上班的地方是一艘驾驶在公/海上的赌/船,从外表上看与普通的豪华游轮没什么不一样,内里却大有乾坤,会来玩的也一般都是些不好说出名号的达官显贵,所以像刘世宇这样孤零零只身一人生活的年轻人,是成为这里保安的最佳人选。


        毕竟万一有什么紧要的情况,处理起来也更方便一些,也不会被亲戚朋友之类的费尽心思地找上门——嗯,虽然可能在找的过程中便失去了声音,但总的来说还是少点麻烦比较好。


        一开始刘世宇完全不能适应这里的节奏,路过的大人物还会往自己的西装口袋里塞钱这件事总让刘世宇觉得自己是出来卖的——当他支支吾吾地跟领班李元浩提起这件事的时候,李元浩笑得尤为的意味深长。


        “哎呀,我们这里不会有这种事的啦,当然如果你愿意客人也愿意那不就是两全其美的好事么。”


        刘世宇不是什么涉世未深的小年轻,自然听懂了这句话背后的深意,转过身去以后冲着天花板翻了一个硕大无比的白眼——妈的,我还是头一回见到能有人把卖/淫说得这么清新脱俗的!


        抱怨归抱怨,这里的条件还是很令人羡慕的,虽然顶着保安的名号但也并没有多少事务需要去处理的刘世宇落得清闲,每个月拿着可观的基本工资,该练的活计倒也没落下,一手花刀耍得极漂亮,仿佛能在指尖之上绽放出一朵含苞待放的花。


        说到漂亮这个词,刘世宇觉得这里的人可能是在审美上出现了一点问题。


        他自认为是一个普通的男孩子,但总有这样那样的人表示想把自己从这里买走,买回家当个——这话过分得刘世宇都不想再提,明明自个儿已经够低调了,都什么眼光啊?


        要是想买回家做那档子事,应该买那个荷官啊?


        刘世宇口中所说的荷官,名字叫柯昌宇,整个人清清冷冷的,比刘世宇还要不符合这里的气质。


        荷官这样的工作,按理说性格应该要跳一些——倒也不是外露张扬的意思,就那种七分的沉稳带着三分的挑衅是最好的了,能激起人继续下注的欲望。


        而柯昌宇,他太过安静了,回合到的时候就垂下眼去老老实实地发牌,平常荷官会从指尖里透露出来的暗示在他这是一点也找不到踪迹的,仿佛给客人发牌就是他唯一可做的事了。


        刘世宇是那种起了点兴趣就想要钻研下去的性格,柯昌宇的出现吸引去了他所有的注意力,还拜托李元浩给他调了班,保证他的上班时间尽可能的同柯昌宇一致,好看出个所以然来。这一来二去的,连刘世宇自己都忘了自己到底是要看些什么,只看出了柯昌宇这人长得真好看——哎,不要笑嘛,是真的长得好看啊,可惜长得矮了点,不然……


        不然什么?刘世宇吓得打了个颤,转身换衣服去了。


 

        柯昌宇不是傻子,能在这里当上荷官的人外表再怎么纯良,切开来指不定都冒着潺潺的黑色热气——他知道刘世宇在观察他,一开始也想过是不是自己的仇家潜进了这里。但后来发现,只要自己跟刘世宇目光对上,刘世宇就会像是个被踩到尾巴的猫咪一样,咻的溜走了。


        真可爱啊……想着刘世宇的柯昌宇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像是藏在内心深处的黑气一点点地往外冒一样,难免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


        “想啥呢?”正巧换了班回来的向人杰看着柯昌宇这副模样着实稀罕。“看上哪个客人啦?一副欲求不满的嘴脸。”


        “别乱说。”柯昌宇笑着摘下自己的眼镜,慢条斯理地用帕子擦了擦,戴上以后又是个人畜无害的五好青年。


        “我只是在想,给我家的猫买什么样的铃铛罢了。”


        “你还养了猫——?我怎么不知道。”向人杰语气夸张,上扬的眉毛还跟着一耸一耸的。“哎对了,之前那个想要包你的客人又来了,我跟人说一声?让骚/逼替你得了?省得惹麻烦事儿。”


        “今晚……?”柯昌宇抬头想了想,脑子里全是算计。


        “没事儿,有人会保护我的。”


        “啊……?”


 

        从外观上看,刘世宇只是穿着一件普普通通的西装,上衣的口袋上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装饰,既不高贵也不廉价,让人觉得十分无趣。


        但作为这里的保安,其实他的领带里藏着小型的监听器,腰上别着一把锋利的匕首,情况紧急的时候他甚至能在几秒钟的时间内装好一把上膛的手/枪——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样凌冽的身手,竟然立刻就用到了英雄救美的戏份上。


        刘世宇是知道这么个人的,腆着脸想把柯昌宇给买回去,上头也早早的有所防范,碍于此人一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动作,便也只叫柯昌宇机敏些,不要叫人占去了便宜。


        说实话,在进门的一瞬间,刘世宇是觉得有些奇怪的——柯昌宇为什么不躲?但转眼之间他就无暇顾及这么多了,冲上去把那个想要非礼柯昌宇的客人一脚踢开,抓过柯昌宇的手臂,把人护到了身后。


        “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里?”


        “我还好……但你这样不会因为我而受罚吗?”


        “……死咗。”


 

        刘志豪进到房间里来的时候,场面已经被平息得差不多了,只剩下那个客人不断的叫嚣声。


        “你们这胆子也太大了!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快放开我!”


        刘志豪听到这样甚至可以说得上是有些过时的台词一下笑了出来,温柔得像是陷入热恋时的少女,说出来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


        “香锅,擅自对客人出手是你的不对,但是这人也是骚扰我们员工在先——”刘志豪说话的语气慢条斯理的,原本应该是觉得放松的调调在这个语境下怎么听怎么让人头皮发麻。


        “这样吧,今天天气也不错,去他两根手指也就差不多了。”


 

        有人说,刘世宇这样的人,要是没长在和平年代,一定会成为一台杀人机器。


        其实放在现在来说也没什么差错——在他接到命令以后步子迈得很轻盈,似乎没什么负担,冷着一张清秀的脸拿出那把匕首就把人两根手指给卸了下来,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就是做完这些以后才想起,那个看起来很柔弱的柯昌宇貌似还在这里,会不会被自己吓到?


        而目睹了这一切的柯昌宇看着刘世宇这个样子,顿时觉得很热,还在一边惋惜着怎么没有血迹溅到刘世宇的脸上。


        那一定很好看,真是太可惜了。


        得,蛇鼠一窝,都不是什么好人。


 

        刘志豪到底资历深,立刻察觉到自己这么些人站在这尤为的多余,抛下一句“但香锅你下个月的绩效奖金就没有了哦~”便让人拖着那个已经吓得尿裤子的客人出去了。


        屋子里的两人面面相觑,气氛变得微妙了起来。


        “为什么叫你香锅呀?”柯昌宇打破了僵局,还站在刘世宇的面前理了理对方因为先前的动作变得有些歪的领带,笑容十分的温柔。


        “因、因为我喜欢吃吧……哎哟你也知道那帮B,乱喊。”


        “那我可以叫你锅老师吗?你刚才的身手实在是太帅了,我想跟你学点本事。”


        刘世宇被柯昌宇叫得面红耳赤的,两只手都不知道该往哪边摆,讲出来的话也断断续续的,没有了平时那副荤素不忌的样子。


        “可、可以是可以……但我是因为以前跟人打架打多了所以才这样的。哎完蛋啦,下个月奖金没有了,要饿肚子咧。”


        “我听说你们工资不是挺多的吗,不够吃吗?”


        “哎我总想着要存一点起来,万一哪天从这里离开了,我得有底子混饭吃啊。”


 

        柯昌宇其实在之前就把刘世宇的底细刨了个干净,这里再问比起说是互相认识,从外人来看更觉得是调情的比例居多,他不知从哪变出一张红桃A,在刘世宇的眼前略微晃了晃。


        “考虑一下吗?”


        直到这个时候,刘世宇才发觉柯昌宇这人可能不是个好人——至少,不是他之前想象的那种好人。忽然就找到了这个人能在这里当荷官最关键的原因。


        平日里藏得那么好,原来也是个懂暗号的骚/货?


        接收到暗示的刘世宇并没有像平时一样愤怒,倒不如说心底里还有一点点的窃喜,只是这样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等刘世宇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接过了柯昌宇指尖的那张牌,笑得十分挑衅。


        “先说好,我很贵的。”


        “没事,我不喜欢便宜货。”


        “呵——哎你为什么摸我的脖子?”


        “嗯……”


 

        “没事,随便量一量罢了。”



 
评论(25)
热度(86)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