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锅 | 掌上书(下)

*前篇:(上) (中)

*其实有很多很牵强的地方 多多包涵啦~



----------------------------------------------

        刘志豪抱着一只通体发亮的黑猫,靠在榻上不轻不重地抚着,看着黄鼎翔那眉头紧锁的模样难免有些不忍,但实在是千百年来没出过这样有趣的事情了,不免得又淡淡地笑开来。


        “哎,现在刘世宇是觉着自己身上只有一只相思蛊是吧,那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对方给他下了蛊,新的子蛊跑到了他身上,掩盖掉了原生蛊的气息呢?”


        “你在开什么玩笑——虽然说确实存在这样的可能性,但那可是我们的灵童,你的意思是那个外族人的资质在他之上,能够反过来控制他吗?”


        “这世界这么大,古怪的事情海了去了。”刘志豪双手把黑猫捧了起来,开始去蹭它小巧的鼻尖。“如果真是这样,你大可放心让刘世宇去找这个男人了。”


        “因为有着母蛊的人啊,哪怕是舍了一条命,也会去保护自己的爱人呢——”


  

        自柯昌宇那次误闯回来以后,身上的气息明显变得不一样了。


        怎么说呢,同一个办公室的其他老师们想。


        就有点像是那种在沙漠里走了很久的人,突然遇到了一道绿洲——但从旅人的神情中看,他是早就知道这绿洲是会出现在这里的。


        “柯老师真羡慕你啊,这种天气都不会被蚊子叮咬,我往身上喷了一堆花露水都没用。”


        “啊……”柯昌宇闻言笑了笑,顺带把从鼻梁上滑落的眼镜往上推。


        “可能是,蚊子不喜欢我的血吧。”


 

        刘世宇并不是完全不谙世事的人。


        托李元浩的福,山下的人会做些什么,需要遵守的规则,他大致上都还是明了的。


        但站在这么一大群人堆里,他还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心理压力——上一次觉得腿肚子打颤的时候,还是他误入了一个蝙蝠洞,被一大群黑色生物团团围着呢。


        被相思蛊连接的人有一定程度上的心灵感应。按刘世宇的体质,如果他真的想的话,他甚至能仅仅靠闭上眼睛就能感知到对方具体所在,连一丝多余的动作都不会有。


        而奇怪的是,当明显与周围格格不入的刘世宇出现在柯昌宇所教班级的门口时,后者的脸上没有出现一丝意外的神情。


        柯昌宇神色自然地收好了教案,与学生道别后,冲站在外面惴惴不安的刘世宇扬起了一个温暖的微笑。


        “久等了,我正好要下班了,边走边说?”


        “好、好……”


        或许是因为柯昌宇的言行举止太过流畅了,弄得刘世宇一见面就想要问的你怎么知道我要来找你都被吞回了肚子里,只能像是个犯了错等待受罚的学生般,乖乖地跟在了柯昌宇的身后。

 

        柯昌宇不是全职的老师,下班时间要比一般人来得早一些,这时候的街道上还没有熙熙攘攘的人群,只有柯昌宇同刘世宇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着,画面看起来意外的和谐。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既然你来找我有事,我总得知道怎么称呼你吧?”原本走在前面的柯昌宇蓦然转过身,言笑晏晏地站到了刘世宇的身旁,盯着对方白净的脸看,仿佛能从中瞧出什么趣味来似的。


        “我……”族规牢牢记在心里的刘世宇有些为难,但转念一想,反正相思蛊都给这个人了,名字难道还不能说么?难不成言灵能强得过自己养了那么多年的蛊?


        “我叫刘世宇,是来同你讨一样在你身上我弄丢了的东西的。”


        “啊,原来是这样啊。”


        “你说我俩多有缘分。”在听到柯昌宇说的这句话的时候,刘世宇觉得耳朵有些痒,继而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是不是有点太近了,在还没能弄清这股气息从何而来的时候,整个人晕倒了柯昌宇的怀里。


        “在你身上,也有我弄丢的东西呢。”

 


        刘世宇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幸好称不上是危险,就是这被单太过柔软了,让人昏昏欲睡。


        “我怎么突然晕过去了啊?”


        “太晒了吧——来喝点这个,我自己做的,下火。”


        “哎你还会这个啊,真厉害,我们那也种了很多药材,我觉得它们长得都一样,分不清哪一株比较金贵。”


        “也挺简单的。”柯昌宇把刘世宇扶了起来,还塞了个枕头在后腰,气氛有些微妙,但刘世宇神经粗,完全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


        “哎对了,你是想要跟我要什么啊?上次我们俩待的时间那么短,你不是就给了我一个指路的小东西么?”


        “这……”虽然刘世宇也不知道哪里出了纰漏,但总归还是麻烦到人家了,斟酌了一番以后弱弱地开口。


        “你要保证不跟别人说哦,就我们那里,还是会养蛊的……你身上,有我不小心放进去的相思蛊,我这里来是想找你要回来的,可能会难受一段时间,但是如果不取出来对你影响会很大……”


        “唔,会有什么影响呢?”柯昌宇歪着头,一副虚心讨教的乖巧模样。


        “就,就如果你喜欢上别人的话,你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我也不知道啦!老祖宗说的,好像说如果被下蛊的那一方,如果有异心,就会翘辫子。”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说的话还是一模一样啊,回去以后没有好好补课吗?”柯昌宇笑着摘下了自己的眼镜,把头发拨得乱了些。


        “还记得我吗?我是那个差点被河水卷走,被你救了的那个小孩。”


 

        其实之前那次,并不是柯昌宇跟刘世宇的第一次见面。


        刘世宇这个皮小孩,虽说不会跑到人群密布的城区里,但是出了村落的山林溪流,哪里都是他的足迹。


        而柯昌宇家里充斥着一种热爱旅游的氛围——还专门挑没人去的地儿,越偏远越好。


        照常理来说,柯昌宇这样的乖小孩是不会靠近河边的。


        但奈何天气实在是太热了,他想要去洗把脸,甚至还丢出石子探了探,觉得这样的水深不会有什么危险以后,在双亲去找柴火的当口,一路小跑来到了水源旁边。


        意外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


        他高估了石子的干燥度,在站上去的瞬间重心发生了偏移,整个人就跌落进了河水的漩涡里。


        路过的刘世宇眼疾手快,跳进河里去把人给救了出来,所幸动作及时,没出什么大事。


        “喂,你要小心一点哦。”还没有经历变声期的刘世宇声音有些奶,鼓着腮帮的模样显得可爱极了。“不然以后你这个外族人再在这里出什么意外,按我们村的规矩,被我们救了你要以身相许的哦。”


        “那、那是我要嫁给你的意思吗?”两个人的年纪都还小,说出来的话颠三倒四的,要被大人听了去了那指不定给吓成什么样。


        “不是嫁给我啦——”刘世宇挤了挤衣服上的水。“族里长老说我是灵童,是要别人来娶我的,哦但如果是外面的人的话,起码得中了相思蛊才行,这样才能放心不会背叛我。”


        “相思蛊……是什么?”


        “我也不是很知道啦!”


 

        刘世宇总算是想起了这件童年的往事,一双大眼睛眨了眨,比刚才要说出取相思蛊那件事还要害羞百倍,只觉得当年的自己真是荒唐极了,怎么什么事都一股脑地告诉给了外人听。


        “那、那现在你也知道了……所以把我的蛊还给我吧,我们就当这回事没有发生过。”


        “那不会的。而且不是我中了你的蛊哦——你身上现在的蛊,是我给你下的呢。”


        “——不可能!你的灵力还能强过我吗?!”


        “那你尽可以试试,你知道该怎么做的吧?”


        刘世宇脑子里闪过验证的方法,脸颊变得更红了。


        但他实在是不愿意服气,伸出手去环住了柯昌宇的脖子,一口咬上了柯昌宇的唇。


        “怎么还会有这样的事?”


        “有的哦,谁让你当年勾引我,一定要我娶你呢,我只好想法子自己给你下蛊了呀。”


        “哇放你的屁!我哪有在勾引你!”


        “你全身上下湿漉漉的还在我怀里动来动去……”


        “我们那时候不都还是小孩子吗!”


 

        刘志豪在房里打了个喷嚏,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他想要去找自己的猫咪,路上还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哎我突然想起来,虽然现在下相思蛊的人几乎都快没了,但当年是不是说中了子蛊的人一定会给下蛊的人生孩子啊——?”


        “女娲娘娘都走了那么多年了你能不能别想这些有的没的呀,比前面说别人给刘世宇下蛊还要离谱。”


        “唔嗯。”


 

        “也是哦~”



 
评论(12)
热度(54)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