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蛋 | 那年深秋


“伴君多日终有一别,lpl的第一场和最后一场都有他最喜欢的选手uzi陪伴,何尝不是冥冥中最好的结局呢。”



        RNG赢下MSI冠军的那一天,基地里问十个人,说不定有十一个人觉得,尹景燮肯定要哭得不成样子——他多喜欢简自豪啊,喜欢得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怎么会不哭呢?


        连时常游离于人间之外的陈圣俊都难得地露出了一点不忍的情绪,纹着玫瑰的手臂伸出去够了够,将桌上的餐巾纸朝尹景燮的方向挪了几分。


        在对方主堡爆掉,观众掌声雷动的时候,所有人紧张兮兮,十分有默契地把头同时转向了尹景燮,甚至在这短短的几秒钟的时间里决定好了如果蛋蛋哭晕过去要安排谁把他抱回房间里去。


        结果让所有人大失所望,比起其他人,尹景燮说得上是淡定的,眼镜框后面的一双眼睛同平时无异地眯了起来,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怎么都突然看我啊,啊,是饿了吗?”尹景燮起身的时候还挪了挪自己的脚,企图唤醒扒拉在自己拖鞋上的扎克,动作不紧不慢,完全没有众人想象当中那种惊慌失措的模样。


        “煮面好不好?”


        所有人依旧沉浸在震惊的情绪里,完全没听清尹景燮到底说了些什么,傻乎乎地点了点头。


 

        尹景燮现在煮面的功夫是越来越好了。


        不会像第一次进厨房时光是找煤气开关就折腾了半个小时,也不会在水刚烧开的时候将身子离得老远,一副害怕被热水溅到的模样。


        简而概之,就是变得游刃有余了。


        就像现在在比赛场上的简自豪一样。


        如果说当年的简自豪是一把没有刀鞘的利刃,所到之处不仅使得对手遍体鳞伤,还会因为不愿意蜷在他人的庇佑之下把自己也弄得喘不过气来。再硬的钢,久而久之也会断。


        而现在,那把刀重新融入了大火里,变成了团队最需要的模样。


        简自豪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狂小狗了。


        他打破魔咒,加冕成为了王。


 

        把面条捞到碗里以后,尹景燮的反射弧像是重新接回了正轨。


        啊——刚才他们是在担心我会哭吗?


        呀,这有什么好哭的。


        他获得世界冠军在我看来是理所应当的事,没有什么好激动的呀。


        不过要说惋惜之情一点没有,那也太假了一些——如果啊。


        可是生活哪里来那么多的“如果”呢。


 

        吃饱喝足洗漱完毕以后,尹景燮躺在了自己的床上,结束了快乐但又及其普通的一天。


        渐入梦乡时,他看到了明明已经成为教练的自己,却莫名地接受了媒体的专访。


        梦里的记者笑脸盈盈,真诚地在为他们队伍的胜利感到高兴。


        就像吃着油条难免会想喝豆浆一样,似乎不管是谁来采访自己,总有办法拐到那个人身上。


        “如果能回到过去,你想对还在给uzi当辅助的自己说些什么呢?”


        “啊这个。”


        梦里的尹景燮害羞地推了推眼镜,低下头去,看向了自己的脚底板。


        “我会让现在的自己跟他说,不要喜欢上简自豪吧。”


        “然后呢?”


        “然后等着年轻的我,笑着对我说——”


 

        “我不要。”



 
评论(14)
热度(114)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