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枣 | 董事长的妹妹(7)完结章

*总算是结束啦 不确定会不会有乱七八糟的番外

*你群画的饼 都能实现 喜欢这对西皮的人可以上天入地去寻一下群号 因为其敏感性实在是不方便直接对外透露

*感谢各位的支持


----------------------------------------------------------

        刘诗雯是被一阵鸟鸣声弄醒的。


        她总觉得自己应该算是浅眠的那一类人,事实上平时来说确实是这样的,稍微大一点的动静就会把她从梦乡中拉回到现实。


        然而奇怪的是,她睡在丁宁的身边,竟然没感觉到一丁点的不适应。


        于公,丁宁只是她直属上司的妹妹,虽然说不好与自己到底是不是上下级的关系,但总的来说还是存在着阶级差别的。


        于私,两人并没有过多的交集,还是因为自己被认命调查所谓事情真相而慢慢接近对方,怎么看都算不上有多亲密。


        然而就是这样的两个人,现在便睡在了一起,甚至还穿上了对方的衣服。


        更可怕的是,不管是自己的身体还是思想,竟然都觉得现下的境况是理所当然的,没感觉到别扭。


        这实在是太令人难以接受了——现在才缓过劲儿来琢磨出不对的刘诗雯,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的睡衣。这是一条样式很普通的睡裙,但可以由肌肤感受出来,是价格不菲的,令人感到非常舒服的材质。


        看着看着她把头一转,看到了还在熟睡的丁宁,下意识地把手覆在对方的额头上,确定没有发烧以后,默默地松了口气。


        做完这一整件事的刘诗雯顿时又别扭了,觉得自己特神经病,这一惊一乍的,一点都不像往常的自己。然后也不知道在跟谁较劲,扯开被子的动静稍微大了些,想去卫生间洗漱,也好让自个儿清醒一些,早点理清楚这闹剧一般的发展。


        于是就把丁宁给弄醒了——嗯,严谨一点来说,是半梦不醒的状态。


        她完全就没动脑子,全凭自己的内心欲望伸出手抓住了想要下床的刘诗雯,迷迷瞪瞪的。


        “别走呀……好不容易梦到你来看我了,让我多做会儿梦成不成?”


        “……”刘诗雯一时噎住,心里边什么滋味都有,总觉得再这么说下去两个人之间的走向会变得有点奇怪,于是生出些逃避的意思,稍微使了点劲想要把丁宁的手给松开。


        也不知道是不是丁宁的执念太深,说不上多么有力量的一只手硬是紧紧地拽着刘诗雯不放,这让刘诗雯变得十分头疼,她斟酌着词句对丁宁说。


        “我不走,我就是去上个厕所。”


        “真的吗?”


        “真的。”


        “那骗人是小狗,你去吧。”


        “……”刘诗雯现在突然很后悔,甚至有股想要穿越时空把这段话提前录下来的冲动,这哪里还是公司里那个招蜂引蝶的丁主管啊,这分明是一个还没断奶的小朋友!


        不管此时此刻的丁宁如何幼稚,脸总归还是要洗的。


        刘诗雯下了床以后自顾自地开了个哈欠,走进了卫生间,却立刻面对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难题。


        洗脸不一定需要毛巾,但刷牙总得有牙刷啊……而且看这样子,似乎只有丁宁自己使用的那一把?总不能趁人家睡着的时候偷偷用人家的东西吧?


        刘特助自认为还没有跟丁宁熟到能用一把牙刷的地步(尽管她们两人昨晚已经同床共枕了),于是开始翻箱倒柜,好不容易从最底下的抽屉里翻出了一个还没开封过的新牙刷,庆幸之余又有些吃味——既然有这样的准备,那证明肯定会有其他人来住的吧?


        刘诗雯不傻,对于感情方面也不是特别的迟钝,她一边照着镜子看着穿着丁宁睡裙好好地刷着牙的自己,一边琢磨她跟丁宁之间到底有没有存在可能性。


        虽然她也不认为自己这样的心境就是喜欢上丁宁了,但好感肯定是有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明明给石川佳纯做了那么久的爱心便当也没啥感情变质的趋势,稍微相处了一会会儿自己就怦然心动了,这丁宁怕是给自己下了蛊吧?还是像那句话糙理不糙的俗语所说,感情升华,全靠睡觉?


        但咱们真的只是单纯地睡了一觉而已啊……刘诗雯看到镜中的自己面色越来越红的模样,赶紧把口中的泡沫给吐了,捧起水来往脸上拍了拍。


        就算心中有再多的念想,肚子也还是会饿的,东西也是要吃的。


        不就是喜欢上个什么人嘛!难道天还会塌下来?刘诗雯随手抓起自己昨晚丢在洗漱台上的橡皮筋,绑了个松松的马尾,摇头晃脑地出了洗手间,转眼还看到了仍睡得像头死猪的丁宁。


        虽然这个人的皮相怎么看都跟死猪相去甚远,从额头到下巴的曲线简直好看得诱人犯罪。


        想通了的刘诗雯一时之间各种念头就这么悄悄地在内心里升腾了起来,她决定走出这个房间去冷静一下,至少不能让醒过来的丁宁还饿着。于是衣服也懒得换,就怎么方便怎么来熟门熟路地来到了厨房里准备做点简单易入口的东西。


        按理说这事儿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最多也就是容易让人浮想联翩产生点误会。


        不就是留宿了吗,不就是穿了对方的睡衣吗,不就是顺便给做了个饭吗?


        这都是纯纯的同事情,有点什么别的想法的肯定都是乱七八糟的垃圾小说看太多了。


        巧的是,马龙就是一个特别喜欢看垃圾小说的人,不然也不会中二兮兮地让底下的人叫自个儿龙队而不是董事长了。


        于是出差归来的马龙,刷好房卡进到家门以后,见到的就是平日里雷厉风行的特助在自个儿家里十分居家的打扮。


        他曾经在那一瞬间想要落荒而逃,继而反应过来这是他拥有所有权的房子,要走也不应该是他。于是默默地换好了鞋,以一种狐疑的目光盯着刘诗雯看,甚至恨不得立马掏出一面照妖镜,以鉴定眼前这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刘诗雯,亦或是被别的什么人给附身了。


        “龙队——?!您回来了?”


        “是不是我回来的时间不对啊,你俩早说啊,合着之前丁宁调戏那个小职工是你俩闹矛盾了?不是,你俩什么时候搞上的,我这个当哥当上司的竟然完全不知道?”


        “不、不是……”刘诗雯被马龙的用词给吓着了,说话也有点结结巴巴的。“我俩没有搞……嗨!这不是您妹妹她身体不舒服我就过来看看然后觉得不放心就没走……反正我俩、呃,我俩真没什么!”


        “行了行了,要真是你我也没什么意见,总比外面乱七八糟的人好。”马龙扭扭脖子,完全进入到一个豪门世家中通情达理的婆婆一般的角色,还挺洋洋自得的。


        “我去补个觉,你俩随意!哦不,我在的时候还是不要那么随意了,也考虑一下我这个单身狗的心情好吧……哎,现在的小年轻!”


        “……”刘诗雯简直哭笑不得,正想着要怎么解释,原本应该好好在被窝里好好躺着的丁宁突然出现在了走廊上,那神情特别像要英勇就义的董存瑞或者黄继光。


        “哥,我真喜欢她,你别添乱,我知道你一时之间可能接受不了……”丁宁看到他哥回来一点也不开心,满脑子都是她哥潜规则了她(其实原本还不是的)心上人的事情。“我会和你公平竞争的。”原本看着马龙和刘诗雯站在一起觉得十分刺眼的丁宁在看清刘诗雯穿着自己的衣服时,莫名有了一种赢了的微妙心情,说话的语气也硬气了几分。


        这家人的脑子都怎么长的啊!怎么就公平竞争了!争什么啊,上好的五花肉吗?!


        等等……她刚说什么来着?喜欢我?


        被人当做上好五花肉的刘诗雯女士突然有些不淡定了,端着餐盘的双手都有些颤抖。


        “我添什么乱啊,合着你还想把我赶出去住?有你这么做人妹妹的?有了对象就不要哥了?你这对象还得帮你哥做事的呢!皮给我收紧些!”


        眼看这两兄妹的气氛越来越火花四溅,刘诗雯多少也有点想要缓和的意思,毕竟她瞅着马龙那快要掉下来的眼袋,作为一个直系下属还是很忧心的。于是她看向了丁宁,以一种极其温柔的语气开口劝诱着。


        “丁宁,过来先吃东西。”


        “哎!”


        ……妹大不中用!这是马龙在洗了个澡躺下以后,完全昏睡过去以前,仅存的唯一一个念头。


 

        自此以后,业界又多了一个为人津津乐道的传说。


        说这集团里的丁宁和刘诗雯,原本是一双情投意合的青梅,因为这样那样的颠沛流离不慎分别。多年以后丁宁成了马龙的妹妹,而刘诗雯也机缘巧合地成为了马龙的特助,两人再次重逢,干柴点燃烈火一发不可收拾,成就一段佳话。


        虽然以上其实全是屁话,但胜在这样的故事让人太喜欢了,简直无法自拔。


        当然也有人不喜的,那就是充当了挡箭牌外加炮灰的石川佳纯小姐。


        想当初她遭遇了多少的人身攻击啊,都拜这两人所赐!结果最后这两个人在一块了!


        “佳纯!这里有你的一束花!”


        “哎?有写明是谁送的吗?”


        “我看看……哦这里有张小卡片!from马龙……天啊,那不就是董事长?!”


        “小声点!你是嫌我我之前的遭遇还不够惨吗!”石川佳纯连忙跳起来捂住同事的嘴,然后眼疾手快地把那束包装精美的花给扔到了垃圾桶里。


        “哎哎哎你怎么这样啊?”


        “我跟你说。”石川佳纯面色阴暗地转过头,以一种过来人的语气缓缓说道。“这肯定又是一出戏,他们家的人啊,工作能力是很出色……”


        “但是本质上,没一个人是好人。”



 
评论(7)
热度(28)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