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枣 | 董事长的妹妹(6)

*石川这部分的时间线应该在前章之前 就是换了个视角

*下章完结 粉丝少了好多我好难过

*职工套路深 枣想回农村


-------------------------------------------------------

        石川佳纯后来从同事口中得知,当初搅乱了她内心一汪春水的西装女,名叫丁宁,是公司里的“风流人物”。


        据悉,她对任何一个小姑娘都极富耐心极其温柔,让人如沐春风,定力稍微差点的就会溺死在那片看不见尽头的汪洋大海里。


        这样的人设有多讨喜石川自己不是不知道,毕竟她本人也曾被温柔相待过,每当想起那一天的镜头,她的一颗少女心还是会为之砰砰地跳动,心率直逼临界线。


        但后来,初入职场的她立刻收到了来自高层的礼待,爱心便当就没停过,还会用那张平时没什么表情的脸对自己露出微笑。


        我可能上辈子做了什么大好事,所以才进到了这家公司里。


        十分单纯的职场小新人·石川佳纯,心有戚戚地念叨着。


        但再细小的钉子再薄弱的砖,也有发挥她作用的时候,也是会有对自我感到肯定的时候。经过这么一波猛烈的轮番轰炸,石川也不免得冒起了小九九——该不会两个人都喜欢我吧,哎呀,我要选谁好呢?


        就在石川有点强行给自己加戏份摇摆不定的时候,她突然发现丁宁和刘诗雯之间——


        嗯,好像稍微有些不一样了。


        不过如果让她硬要掰扯掰扯,说出个所以然来,但她就是觉得,这两个人哪里有事儿。


        哎,不想了,眼前的平面设计图还没画完呢!


 

        而身为被议论的当事人之一的丁宁,此时此刻正病怏怏地窝在自个儿的房间里。


        其实丁宁的身体素质不差,再加上注意锻炼的缘故,一直是个吃嘛嘛香胃口巨棒的好宝宝。但再好的身子也架不过脑子一犯轴,大半夜的不睡觉只穿着一身单衣光着脚丫子还要以一个思想者的造型坐在房间里的落地窗上思考人生。


        不过也不是什么太高深的哲学问题,无非就是围绕着刘诗雯打转。


        为什么她对于我的暗送秋波无动于衷。


        为什么她愿意跟着我哥哥而不是选择我。


        为什么她能把我名字叫得那么好听却不愿意看我一眼。


        仔细想想,这些还真不是闲杂人等可以在深更半夜思虑的事情,不愧是就算不全勤也无所谓的,生活幸福的富二代专属的苦恼。


        正常人第二天还要老老实实地去上班呢!哪有这些个闲工夫跟这儿缅怀春秋啊!


        不巧的是,这几天正好赶上她哥哥马龙去外省出差,她这没去上班的消息一时也没人知道,只会纷纷感到惊奇——虽然丁宁是个富二代,但却也是个勤勤恳恳的好职工呀?该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


        众人的议论自然而然地飘到了刘诗雯的耳朵里,将头发扎起来露出两只小巧耳朵的刘特助,下意识地动了动耳尖,也不知道是想将消息听得更清楚些又或是想要装作压根没听见。


        临近下班的时间,办公室里的氛围明显放松了许多,也有人提议去丁宁的家里看看,确保她没事情——丁二代好客得很,有事没事就邀请同事去家里做客,反正家里大,举办个把次趴体是绝对没什么问题的,于是丁宁的家庭住址在公司里并不完全算得上是秘密。


        就在时针将要指向六这个数字的时候,原本应该待在高层而非“民间”的刘诗雯,突然出现在了丁宁所在的部门里,并且以一副波澜不惊的面孔说道——“我刚收到龙队的消息,说是丁宁卧病在床,一个人在家里,嘱咐我下了班以后去看看,你们也知道,龙队这几天在外出差,家里没个人照顾他的妹妹也着实不好。”


        “而且我的主要目的也是为了给龙队送文件去的,手上也有他们家的钥匙,正好不用她起来开门,就不麻烦诸位同仁跑这一趟了。”


        说完甚至没留给这些人一丝反应过来的机会,一溜烟儿地就消失了,跟腾云驾雾似的。


 

        刘诗雯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家里了,有人说她和马龙有些什么,其实也不能算是完全错误的,毕竟她既然身为特助,又是一名女性,免不得得帮马龙挡一些烂桃花,来到这个屋子里做一些不需要说什么台词的戏,让那些花蝴蝶知难而退。


        久而久之会有那样不好听的传言,想也知道会是什么人放出去的,于是乎她便也没放在心上。


        只是今天,她不是因为马龙来的,也不是接到了任务来的,而是完全出于她个人的意识——她甚至还在同事面前撒了谎,谎称自己是知情的。


        天知道要脸皮其实很薄的刘特助在大家面前说一句谎话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但无法否认的是,当她发现丁宁没有出现在公司里的时候,她确实慌乱了,连那些很紧急,需要马上处理的文件都没有看下去,只得打着太极跟客户敷衍了事。所幸她平日里都是极靠谱的形象,于是在这种时候大家也会更容易原谅她,给予她更多的时间去解决。


        把房卡掏出来准备要刷的时候,刘诗雯突然觉得有点害怕。


        万一丁宁并不欢迎自己怎么办,就这么跑过来会不会打扰到人家?而且我在公司里看起来确实不好相处……万一、万一她并不想要我来怎么办?


        要是我平日里能表现得更温柔一点就好了,是个人肯定都更喜欢好相与的吧?


        管他作甚,我来都来了,大不了说我只是来送文件的,东西放下我就走!


        进入到屋子里以后,刘诗雯先是向四周环顾了一阵,在玄关处把包包和外套放好,从鞋柜中挑选了一双女式拖鞋,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唔,这可能是丁宁的鞋吧,感觉比我穿的码数要大呢……


        其实就刘诗雯个人而言,她虽然来过这里,但基本上对这儿的环境还是及其陌生的,毕竟演戏的时候只要站在门口板起脸孔就好了,话都不用多说,就会看到娇滴滴的女孩子哭着跑出去。所以这么直接地观察这个家,对她来说这还是头一次。


        即是说,她并不清楚丁宁的房间会是哪一个,全凭自己的直觉摸索着,也不知是太有缘分还是误打误撞,在她轻敲房门后把门推开,看到了窝在被窝里的丁宁,整一个大型蚕蛹。


        “噗。”这样的造型实在与平日看到那潇洒的模样差别有点大,弄得刘诗雯不由得轻轻笑了出来,而后立马发觉这样不太好,用力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是谁?”


        “那个,我是刘诗雯,发觉你今天没来上班过来看看你……”


        “别骗我了,刘诗雯才不会来看我,她平时在公司里都不会拿正眼看我一眼。”


        ……这是在耍性子?听说有些人生病的时候确实会变成这样,但不拿正眼看她演的又是哪一出?精明的刘特助,第一次有了丈二摸不着头脑的困惑感。


        “我、我没必要骗你啊……?我是真的过来了,你要不愿意看到我的话,我现在就走罢?你能起来的时候记得吃药哦……”刘诗雯说完,转身就想走的样子。


        这下可把丁宁给弄醒了。


        “刘刘刘特助?!您真来啦?”


        “下班了叫我刘诗雯就好……”


        “那我可以叫你雯雯吗?”


        “……这、这个?”


        “哎,我好可怜,我觉得我头好痛。”


        “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不过在公司里的话,我觉得这样还是不太好。”


        “好!”丁宁中气十足地回答着,这时候刘诗雯便开始有了这人到底是不是有在生病的疑惑,却在下一秒就被带跑偏了。


        “你也知道……我哥出差去了,家里就剩我一个人,也没什么力气弄吃的,能劳烦你帮我随便做点东西吗然后如果可以的话,你就在我家住下吧!反正我家空房间多!”


        “啊……?”


        “哦不不不,我想起来了,客房还没有打扫呢,我的床也够大,你今晚跟我挤一挤吧,万一你看……”说着这话的丁宁在这时候可怜兮兮地从被子里探出一个脑袋,泪眼汪汪的。“我半夜里要是烧起来了身旁没个人照顾怎么办啊,会把脑子烧坏的。”


        “……好吧。”


        直到穿上了丁宁的睡衣躺在丁宁身旁的时候,刘诗雯还是没能彻底搞明白,为什么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评论(6)
热度(26)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