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枣 | 董事长的妹妹(4)

*嘴上说着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地更新了

*其实这篇原本应该昨晚就放上来的 只是最近真是太过身心俱疲了 承蒙大家不嫌弃不放弃

*顺便祝各位情人节快乐 虽然对我来说只是个普通的星期二


-----------------------------------------------------------

        丁宁之所以会成为马龙的便宜妹妹,摇身一变做了个富二代,完全称得上是机缘巧合。


        丁宁小时候皮得很,没有半点女孩子应该有的矜持,撒丫子满地乱跑,发现了细皮嫩肉的,差点载进泥坑里的马龙。


        其实那时候丁宁把马龙当成了比自己年纪要小的小女孩儿,于是内心的正义感一下就被点燃了,二话不说冲过去把人给拉了出来。


        好说歹说算小半个……


        呃,救命恩人。


        后来马龙长大了,尽管还是那么的细皮嫩肉,白得令一般女孩子感到自卑——但总算是变成了一个颇有手腕的管理者,名正言顺地坐上了公司董事长的位置。于是马龙坐在皮质的办公椅上,开始想着要对自己伸出过援助之手的人,适当地表达一些感谢。


        谁曾想就在马龙春风得意的时候,把他从泥坑里捞出来的丁宁正面临着双亲遭遇意外的境况,于是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的,马龙成为了丁宁的监护人,变成了她名义上的兄长。


        尽管如此,丁宁本人并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影响,每天该吃吃该睡睡,除了住的环境比以前好了不止一星半点,身上穿的衣服呢也比以往多了那么几个零,就她本人的观感而言,总体来说差的还是不大。


        就只是多了一个爱撩妹的毛病。


        其实这也不能怪她,自从父母走了以后,丁宁曾着实狠狠地消沉了一阵,拒绝和任何人有各种意义形式上的沟通与交流,完全把自己封锁在自个儿的小空间里。


        但不管是谁的离去,这个地球依然在转,这个世界仍旧以极其霸道的姿态强行运转着。于是丁宁这阵子后劲儿过了以后,就有点反噬的样子,对着谁都特别的深情款款,容易让人产生误会。


        说心里话,她只是想对自己所能接触到的每一个人都尽量好一些,让他们的生活更能充满阳光一些,从而使自己快乐起来,不再时不时地想起那些沉痛的过去。


        不得不说这样的疗伤方法很有效,只是苦了一堆流水有意落花无情的烂桃花。


        要说完全没有人找丁宁的麻烦那也是不可能,只是因为丁宁从来没有明确地表过白,而且对所有人都很好,故而只能让人默默地在背后骂着中央空调,恨不得扎她小人但却又有点舍不得,是一个让人又恨又爱的存在。


        被人误认为很渣的丁宁现在无暇顾及流言,并认为眼前的刘诗雯才是真的渣爆了。


        虽然她明白身为董事长的特助,需要做的事情有很多,哪怕偶尔那么几回将董事长送往目的地,担当起司机的职务,都是无可厚非的。


        意思就是两个人同时出现在一辆车上并不奇怪,但如果是由董事长来开车,而身为下属的特助稳稳当当地坐在副驾驶上——


        这就十分地让人浮想联翩了。


        脑洞天后丁宁在脑子里挖坑的速度比用地雷炸开都要快,于是她自顾自地在脑子里画下了一个等式,她哥哥马龙潜规则的对象是刘诗雯,而刘诗雯潜规则的对象是职场新人石川佳纯,简直环环相扣,伤风败俗。


        社会主义接班人,党风建设在心中的丁宁觉得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她认为哪怕再牢固的铁链都有容易击破的薄弱点,而这套潜规则体系当中最关键的部分莫过于刘特助——为了贯彻爱与正义,丁宁觉得自己应该牺牲小我,完成大义了。


        于是她神情严肃地对她刚回到家,甚至还没来得及把外套挂起来的便宜哥哥马龙说……


        “哥,我想安定下来了,我对你的特助一见钟情,你能告诉我,她喜欢的类型吗?”


        马龙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还算是稍微给了些面子,装模作样地停顿了一会儿,继而完全无视了来自自家妹妹的请求,把丁宁的话当作了耳边流窜而过的空气,施施然地上了二楼,把房间门一带,还顺手煮了杯咖啡,气人的同时还显得十分的有格调。


        这么一出下来丁宁更加确定了自家哥哥和刘诗雯之间有什么猫腻,本着求人不如求己的积极态度,潇洒地把头发一甩,开始琢磨明天该把自己捯饬成个什么模样去勾引似乎冷冰冰的特助了。



 
评论(5)
热度(23)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