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锅 | 掌上书(上)

*我只是想看苗疆look的锅老师

*叮铃叮铃叮铃~我真的还活着~



-----------------------------------------

        柯昌宇认命地放下自己手上捏着的纸质地图,结结实实地叹了一大口气。


        别问为什么都2018年了还有人不用手机查路,因为在这个深山老林里压根没有信号。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那种还有心思发微博的人,问题基本上算不得太大。


        哎……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绕着绕着总能走到大马路的吧。


        柯昌宇想法很乐观,长腿一迈开始957的历险记。


        “叮铃——”


        乍一听到这有点渗人的声音的时候,柯昌宇觉得自己是走得太累了,不然怎么会出现了幻听——想也是,在这块地界,前后左右加起来方圆十里怕是找不到一只鸡,又怎么会有铃铛的声音。


        显得有些疲了的柯昌宇摇摇脑袋,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水,仍觉得那金属撞击的声音在脑海里久久散之不去,无形之中对他产生了一种吸引力,仿佛在那丛林深处有着什么未知的邀请一般。


        “我又不是在出海,应该没关系的吧……”柯昌宇咂了咂舌,行走的速度显然放缓了些,还从旁边折了根比较粗的树枝作为防御的武器(尽管他本人知道那并没有什么用),边走边四处张望着,不得不说那模样有一点的滑稽。


 

        刘世宇真的很烦。


        他自出生开始就被村里冠以灵童的称号,要守的规矩一项一项列出来比天书还长。抛开言行举止不谈,他连穿着打扮都被定得死死的——妈的,到底是谁设计的这种银饰!带在手上还好,头上也要带那么大一个真的不是想要谋杀吗!


        虽然他很烦,但他不敢说。


        被族长风哥知道他又没有守规矩,他偷偷养着的那几条灵蛇会在一瞬之间变成村民的晚餐。


        没错,虽然在现代社会听起来有点扯淡,但在这看起来仿佛渺无人烟的地方,居住着一群传统得甚至有些灵异的人——语言方面倒是没有太大的差别,但却是会实打实地使用巫蛊之术,木质结构的房屋周围甚至圈养起了带着毒牙的黑蛇。


        而刘世宇,资质是村里最好的,据说状态好的时候,稍微抬一抬手就会让一群蛇聚起来。


        然而再牛逼的人,该轮到你去村外巡逻的时候,那也还是得顶着重得要死的头饰去的——因为尽管这块世外桃源很难为外人所知,山外的那层雾或多或少其实也有一点结界的味道,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于是乎村里立下了这么个规矩,每月月初安排一个人出去走一圈,以保证没有外人的侵入。


        刘世宇细细想了想,自从自己年满16岁开始巡逻以来,别说人了,连野兔子都没逮到一只。


        心里想着事儿的时候是看不到周围环境的,更何况刘世宇仗着路子熟,要不是闭起眼睛会把周围动物稀稀疏疏的声音听得太真切,他着实是不太想花那个力气去抬起他的眼皮的。


        而柯昌宇这边是太紧张了,总觉得背后有什么跟着自己,走了几步便往回探,所以两个人撞到一起的时候,确实有点儿人家常骂的那样——走路没带眼。


        柯昌宇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一身古怪装饰品的刘世宇撞了个满怀,又因为头饰实在太重的关系,即使刘世宇瘦得穿着袍子都漏风,却也还是在重量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使得柯昌宇整个人往后一倒,呜呼哀哉。


        “李元浩你怎么又偷——呃,外乡人?”撞到人的刘世宇骂骂咧咧的,第一反应便是李元浩那个人又偷偷跑到山下疯去了,发现并不是,导致眼下的局面一时之间有一点尴尬。


        柯昌宇被撞倒以后也没恼,严格来说他是很开心的,这遇上人了啊,而且一看就是很熟悉周围的!这下自己可以回去了啊!


        两个人一同倒下以后莫名都没有挣扎开来,柯昌宇双手环着刘世宇的细腰坐了起来——说实话,抱上去的一瞬间他还偷偷地在心里小小声地哇哦了一下,而后帮忙扶正了对方头顶的饰品,一闪一闪的,晃得极漂亮。


       “抱歉,我不小心迷路了,你能告诉我该怎么出去吗?”柯昌宇看着刘世宇惊魂未定的样子,声音变得比平时温柔了十倍不止——“我的名字叫柯昌宇,你是住在这的村民吗?”


        “是、是的……我叫……啊。”突然想到什么的刘世宇稍微低了低头,才发觉自己还在对方怀里猛地站了起来,从来没有跟外面的人接触过的小灵童现在讲出一个字都十分的困难。


        “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我的名字,这是我们族里的规矩。”


        “没关系。”柯昌宇无所谓地笑了笑。“但是可能得麻烦你带我出去哦,这里的路实在太难走了——小心!”


        说话间,柯昌宇又伸出手去把刘世宇抱在了怀里躲向一边,还安抚似的摸了摸刘世宇的后背。


        “别担心,这种蛇我在书上见过的,虽然毒性很强但一般不主动攻击人,我们只要不被它察觉到就好了。”


        不是!这蛇是我养的!它大概只是见我太久没回去出来寻我罢了!


        被紧紧搂着的刘世宇想要喊出口,但总觉得在这种局面下贸然说出来会有点危险——村落之所以死死看守着不想让外人进来,不就是不想让这种力量被人知晓么。


        于是在村子里说了一除了风哥没人敢说二的村霸刘世宇,现在就像个小媳妇一样被人搂在怀里,脸蛋也因为着急的关系变得红扑扑的,一点都没有了平日里站在蛇群里的威严样子。


        “好了它不动了……应该是不会在意我们了。啊抱歉。”柯昌宇松开了手,笑得两眼眯成了一条缝,也没人能懂得他此时此刻真实的想法到底是什么。


        “我、我不能出去……但是我可以给你一个东西,它会带着你离开这里的。”刘世宇伸出手去握住了柯昌宇的手,默默发着力。“会有点痛,你稍微忍着点。”


        “嘶——这是什么?”柯昌宇在刘世宇松开手掌以后将自己的掌心朝上,发现在手腕处多了一个红点,好奇地问了出来。


        “这是问路蛊……啊、呃,对你身体没有害处的,你放心好了……”


        “没事没事,多谢你,那我就先走了。”


 

        确定外族人远离自己的视线范围内以后,刘世宇松了一口气,而在一旁暗中观察了许久的黑蛇也默默地缠上了主人的肩膀,猩红的蛇信子肆无忌惮地舔上了刘世宇的脸,似乎是在抗议刚才被无视了这么许久。


        “好啦,回去了,呃!”刘世宇脚尖一转,突然想到什么,两根手指抵在自己脖子一侧的动脉上,心底凉了半截。


        完了……给错蛊了。


        指路的给出去了是没错,还多了一个……


        “要是让村里人知道,我在身上养了那么多年的相思蛊,给到了一个完全不认识,第一天见到面的陌生人身上,我要怎么说才显得比较合情合理一点。”


        “小青你理理我。”


        “你不理我我就把你的蛇皮剥了给刘志豪做包包。”


        原本老老实实待在刘世宇肩上的黑蛇放弃同主人争辩自己并不是青色的这一点,从领口钻进了刘世宇的怀里,贯彻我是一条蛇我只会装死的原则,默不作声。


        灵童的相思蛊被村外的野男人骗去了?怕不是要出个大新闻哟。


 
评论(15)
热度(73)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