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姿 | 夏白芪(中)

*我是一个靠药贴度日的残疾写手(

*写这种神神鬼鬼的东西我真的好开心

*前文请走:卡姿 | 夏白芪(上)



------------------------------------------

        除掉后来的洪浩轩,刘世宇其实是唯一一个拥有刘志豪家里门锁密码的人。


        他出了电梯以后就火急火燎地开了门,连鞋都没脱就直奔卧室而去,留下一个在后面苦笑的柯昌宇,认命般的把门给关上了。


        恋人性格太火爆怎么办,顺着呗,这日子不凑合着过还能离婚不成。


        可接下来的事态发展让可以几个小时不说话安静如斯的柯昌宇都有点顶不顺了——因为刘世宇不仅进了人家单身青年的卧室,还一点没带客气的掀了被子,扒了衣服。


        “刘……”


        “你有没哪里受伤了我看看,往年你的冬眠期没那么早的啊!”


        “……”


        我是不是在看动物世界?柯昌宇心想。


 

        刘世宇在听到“身体不舒服”这五个字的瞬间,脑子里闪过的满是当初刘志豪带着一身伤回到村子里来的画面。


        当时刘世宇太小了,连脖颈上的银环都还是轻轻巧巧小小一个,再加上之前也从未见过刘志豪这么一号只会出现在故事里的人物,头一回见面便是这般鲜血淋漓的模样,着实给刘世宇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很深的阴影。


        以致于在往后的相处中,刘志豪在刘世宇心里都是个极需要保护的人,连同他说话的声音都会适当地放轻。一来二去,相较于其他人,自然是要多熟稔那么两分。


        “所以你是在试探人家——?日你妈个DJ,有你这么拿命去试的吗?”


        刘志豪醒来以后端坐在了榻榻米上,听到刘世宇这么劈头盖脸的一句话,连眉毛都没动,特别淡定地说了一句。


        “小朋友不可以说脏话哦。”


        他俩年纪看起来差的并不多呀……坐在刘世宇身旁的柯昌宇,觉得自己就像个只需要提供声音的电视节目里的旁白,还能一同带动观众们的情绪,很是上道了。

 

        “所以你在怀疑他什么,我不相信现在还会有那样的人物。”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哦,我自己这么讲好像有点不合适。”刘志豪讲话的语调永远是慢条斯理的,仿佛什么事都影响不到他一样。


        “他一直有在观察我,所以我想借着这个由头试探他一波,如果他真是那边的人,看我今早上那个精神状态总会采取点行动才是。”


        “你这其实很没说服力。”冷静下来的刘世宇开始进行着分析,这样认真的神色反倒是让柯昌宇饱了眼福,嘴角偷偷扬了扬。


        “首先我们并不能保证他在这次不对你动手,就能完全洗清他的嫌疑。再者说了,如果他真是下了功夫,肯定也知道你还没有完全进入冬眠期,贸然行动只会打草惊蛇……”


 

        “跟你讲话真的费劲,好多挺好用的词拿来套在你身上就觉得怪怪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呢。”

 

        气氛进入了微妙的停滞,热心市民小柯选了一个恰当的时机开口——“那个,请问你们在说什么?”


        “啊!呃……怎么跟你说呢,”刘世宇一向伶俐的嘴在这个时候卡了壳,想了半天都觉得没有办法用简洁的语言来说明当下的情况,只得采用了反问的方式。


        “你有看过仙剑奇侠传吗?”


        “没有,但我大概知道点故事情节,这跟你们在聊的有关系吗?”


        “他啊——”刘世宇把面向柯昌宇的脑袋转回了原本的位置,然后朝刘志豪摊开了掌心。


        “跟里面的女主角,是亲戚哦。”


        “别乱说了。”刘志豪听到这么简单粗暴的解释不免笑了出来,恍惚之间柯昌宇总觉得在矮桌下的并不是对方的双脚而是别的什么东西。


        “隔了好几个旁支了,算哪门子亲戚。”

 


        洗完澡的洪浩轩坐在电脑前,连头发都没擦干,毛巾要掉不掉的挂在肩膀上,开始写自己的稿子。


        故事中的主人公与书店老板已经进入了明确的感情线,按照一般故事的发展,现在就应该是滚床单的节奏了。


        洪浩轩不是不会写这样的桥段,硬要说的话还是想法很多经验丰富的那一类,但不知是不是原型成天到晚在自己身边晃悠的缘故,真到了动笔写的时候,总觉得有那么些不好意思。


        这其实挺奇妙的。


        把自己暗恋的人作为小说的主人公,一般只会面临两种情况——要么文思如泉涌,管他什么play先给他通通安排上,反正意淫又不犯法。而另一种,就是所有思绪都纠结于心,想做什么但又不敢真的去实现,甚至连在脑子里偷偷想一下都觉得是对对方的亵渎。


        太难了——洪浩轩往后一仰,双手抓着毛巾就往自己的脑袋上招呼过去,决定先把自己的头发擦掉些水分,免得感冒,然后就有可能传染给刘志豪。


        也不知毛巾与头皮相贴的瞬间是触动了洪浩轩哪根敏感的神经,莫名的想到了今早上蜷缩在被窝里的刘志豪。


        那个时候的刘志豪没有了平日里游刃有余的感觉,反倒觉得满身都是漏洞,让人不费吹灰之力就能一把搂在怀里,做一些过分的事情。


        在最开始的时候,刘志豪肯定是要做些挣扎的尝试的——但慢慢的会变得没有力气,继而发出甜蜜的呻吟声,被逼得急了说不定还会在对方的肩头上留下几个牙印,但却在咬下去的同时又接收到了快感,只得无奈地松了口,然后在嘴角留下一丝暧昧的痕迹来。


        洪浩轩认命地把毛巾盖在脸上,觉得刚洗完澡的他,似乎又得去一趟卫生间了。


 

        第二天再上班的时候,刘志豪又恢复了那副神采奕奕的模样,仿佛昨天那个翘班的懒惰鬼不是他一样——干什么,做老板不就是为了想什么时候翘班就什么时候不来吗?


        昨天跟刘世宇聊过以后,他终于对自己似乎在洪浩轩身上倾注了过多注意力这件事有所察觉,而这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都不是什么好现象。


        但在看到洪浩轩的脸时,刘志豪就觉得控制不住自己,总想要上去撩拨一番。


        “哎,看你的老家,你知不知道仙剑啊?”


        “当然啊!哇你也是玩家吗!”


        哦不我不是,我只是想跟你聊聊那个东西的世界观……刘志豪看着洪浩轩一下子亮起来的表情,实在是不忍去泼他的冷水。


        “那个,你对赵灵儿怎么看?”


        问这个话的时候,刘志豪突然缩短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气氛一下变得暧昧起来,仿佛再往前一步就能探到对方的鼻息——而作为暗恋着对方的洪浩轩,自然不争气地红了脸。


        “灵、灵儿吗?其实我是月如派的……”


        哈。


        这也太奇怪了,刘志豪在心里挑起了一边的嘴角,十分无语。


        如果是那边的人,不可能在我提这个名字的时候没有半点动摇,更不可能提起一个其实压根不存在的人,这摆明了他对于那个种族的知识真的只是来源于游戏或电视剧。


        那他老是看我做什么,总不能是暗恋我吧?


        又断掉一条线索的刘志豪,今天也是不得其解中。


 

        已经躺在柯昌宇旁边的刘世宇侧着身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对方的脸,也不知是真的想提问还是别的些什么事情的暗示。


        “我还是想不通,怎么会有人去以身犯险呢,万一真的中招没命怎么办?”


        “这一般来说只有两种解释——”柯昌宇抓住在自己脸上为非作歹的手,十分自然地在手背上亲了一口,然后把刘世宇抱进了怀里。


        “要么呢,是这人胆子大,也做好了承担后果的打算。”


        “如若不是呢——”


        “就只能说明,其实在他的潜意识里,是不相信对方会伤害自己,才会做那样危险的试探的。”



 
评论(2)
热度(34)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