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昭 | 青涩的香蕉

*爱德华48设定 OOC满天飞

*如果有其他人想看这其实能成为一个很完整的世界观(不是



-------------------------------------

        “刚出道就是2号位?亲儿子啊。”


        “集体曲站位靠前算什么,没看到给人家分配的是和田野的双人UNIT啊,其他人有这待遇?”


        “空降我无所谓,官方推谁不是推,吧里有没有人把图扒出来了的,长得怎么样?”


        “非别团粉,路过说一句,长得真是不太拿得出手。”


        “楼上滚啊,这就在贴吧里安排起来了?这一点都不可爱啊——”


 

        在舞蹈室的胡显昭嘬了最后一口酸奶,从泛着荧光的手机屏幕前抬起了自己的脑袋,对着硕大无比的练功镜发了两分钟的呆,然后手腕用了点力,空盒子砰的一声进入到了垃圾桶里。


 

        “最后一点我不同意啊,我难道不是最可爱的吗?”


 

        裹着黑色羽绒服的喻文波站在剧场门口外,迎着寒风瑟瑟发抖的模样好似一根被染了色的条头糕。他搞不懂这种学校汇演般的活动到底为什么能吸引到这么多人早早就来排队,脸上生无可恋的表情与旁边双手握着拳头,连发型都是特意捯饬过的王柳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公子啊,这,我知道你爱看这个但你自己来也可以吧……好冷啊这个天。”


        “喻文波。”王柳羿从自己的世界里脱离开,一板一眼地警告道。“我问了群里的大佬,跟我说今天的活动两张连号票更容易中,其他人都没空我只好拉你来了啊——哎呀看看嘛杰克,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啊!”


        “行行行,今天公子最大,你这儿有没有什么演出介绍啊?给我讲讲呗?”


        十分钟以后在剧场里坐定的喻文波心想,如果能重来,他必不会开这个口。


        恕他真的不能理解什么叫“有Meiko在的地方,空气都好闻”,又什么叫“不小心碰到Meiko的肩膀能够少活十年”,有没有那么夸张啊?


        苦笑着摇头的喻文波借着一点点灯光眯着眼开始看手里捏着的公演介绍,视线莫名停留到了一个乍一眼看过去怎么都算不得吸睛的男孩子身上。

 

        “这样的,真的会有粉丝啊?”


 

        喻文波坐在剧场里,别的不说,觉得这里的椅子比网吧的更适合拿来睡觉。


        他不想承认这是因为他实在无法欣赏男孩子的歌唱与舞蹈——倒也不是,跳得挺好的,歌儿也不错,只是真的不会有那么激烈的情感爆发就是了。


        而坐在他身旁的王柳羿,一反刚才进来以前的兴奋模样,表现安静得不像是一个粉丝。


        这咋回事儿?不过挺好,还有多久啊我先睡……


        “啊啊啊啊啊Meiko!”


        得,我还是醒着吧。


 

        胡显昭其实有一个,嗯,不怎么为外人知的小习惯。


        那就是在他表演的时候,其实很喜欢观察底下的观众——倒也不是说为了吸粉,针对某些特定人群给一点特殊对应什么的,只是单纯的觉得,粉丝们都很有趣罢了。


        而身子越来越往下滑的喻文波,自然就进入到了人类观察学爱好者胡显昭的射程范围内。


        这位兄弟怎么回事啊,要掉下去了啊,原来我们剧场的椅子有那么高吗?


        想着想着胡显昭就一不小心喷了麦,在收到田野警告意味浓厚的瞪眼以后,神色自然地调整了嘴跟麦克风之间的距离,假装无事发生过。

 

        胡显昭再一次上台的时候,公演已经进行到了他跟田野的双人unit曲的部分。


        时间一分不多一秒不落的刚刚好,喻文波那副被惊醒的死样子就这样印在了他的脑海里。


        太惨了这位老哥,必不是我们粉丝的,真是辛苦你了啊。

 


        喻文波走出剧场的时候,连回到家的夜宵该点些什么都已经摆好了谱,甚至提速的准备都做好了,就等着双腿一迈赶往地铁的末班车,却被王柳羿一把给拉了回来。


        “怎么说公子,还需要我做什么?”


        “给你一百块,在附近随便找点吃的,我要送车。”


        “送……送什么?哎好的,公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然后喻文波屁颠颠地走了,末了还回过头嘱咐了一句。


        “走了啊蓝哥,遇到什么事儿记得叫我!”


        “闭嘴吧你这个弟弟。”


 

        胡显昭总有办法骗过所有人,从剧场的侧门里溜出来伪装成粉丝去买夜宵——归根到底就是他的动作太自然了,别的什么人从剧场里偷跑出来总是特别紧张,要么就是带着一股刻意做出来的轻松感。只有胡显昭走得堂堂正正的同时,还能不引起粉丝们的注意。时间长了,连外面摆摊的阿姨都已熟知了他的口味。


        照常理来说,偶遇这样的事情,都是粉丝认出偶像的,而在喻文波胡显昭这一边,却完全颠倒了过来。


        也是,喻文波本来也不是胡显昭的粉丝。


        “老板,还是老样子,但是多来两串。”


        “好嘞——蕉蕉今天来得比平常晚了嘛,有特殊活动?”


        “是啊——”胡显昭拖着长音的时候总有一种欠揍的可爱,捏着炸串尾部竹签的部分,一把递给了在旁边还在纠结于点什么的喻文波。“兄弟试下这个,不好吃我倒贴你钱。”


        “哎谢谢……等会儿,兄弟你是这里常客吗?还有请人吃东西这么个风俗?”


        “没有。”胡显昭看着喻文波的脸,脑子里全是他睡得快要滑下去那样的画面,面上的笑意更浓了,骚话也是一句接着一句。


        “这不是看你是生面孔吗,接风洗尘懂不懂,下次还来你就请回我啊。”


        “好说好说,哎你也是这儿的粉丝吗?”喻文波微微扬起了他那有着漂亮线条的下巴,点了点那边挤在一块还在等着偶像上保姆车的人群。“看你的气质不太像啊,哎不过其实蓝哥也不像是会沉迷于这些个表演的,不还是每周末雷打不动的来了。”


        “我啊?”胡显昭嘴巴撇了撇,说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我在这儿上班的,哎不跟你说了,下次你要是来,记得来找我玩啊。”


        “没问题兄弟,下次我请你!”


        “那行,一言为定啊。”



        胡显昭拎着一盒子炸串回到剧场里的时候,没头没脑地问了田野一句。

 

        “哎,我们这如果私联,是怎么罚的来着?”


        “啊?视情节严重,最轻的那种打底罚款一万块吧……胡显昭你想干嘛!?”


        “没有啊。”胡显昭回答的时候口腔里被夜宵填满了,讲话的声音含含糊糊的。“我帮陈文林提前问一下。”


        “是啊……不是说他不守规矩,但我好怕他被那种高个子帅哥骗啊,人家拍拍屁股就能走人,出了什么事,烂摊子都得他自己一个人收拾的啊。”


        胡显昭一边听着,一边开始想——上一次握手会,自己的提成有没有一万来着?


 

        回到家的喻文波,总觉得有些东西被他忽略掉了。


        他从羽绒服的外套口袋里掏出已经被他揉得皱巴巴的演出需知,惊得差点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蓝蓝蓝蓝哥,你去剧场看演出那么久,他们是不是有请粉丝吃东西的习惯啊?”


        “你在说什么呢杰克,又不是握手会这样公共的场合,除了违反规定的,谁会私下请粉丝吃东西啊,你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想法?”


        “不是——哎我的意思是,就,碰巧,说不定,那么刚好碰上了,请一串,也没什么吧?”


        “你是说离剧场不远那家小摊吗?东西是蛮好吃的,小昭还经常要在微博上说。”


        “小昭是谁?”


        “就你不知好歹说人家没粉丝的那个,你还在纸上点了人家两下。”


        “哦……”何止点了两下,我今晚还跟他约好下一次吃东西了呢!喻文波下意识地感到了危险,把这句听起来很像是在炫耀的话语吞回了肚子里,老老实实当狗。


        “蓝哥,你下次去能带我一起去吗?”


        “干嘛呀——噢哟!是不是喜欢上谁了,先跟你说你好好饭,别想搞事情啊。”


        我没有喜欢上谁,也没有想要成为谁的粉丝。


        喻文波在心里小声地反驳道。


        我只是觉得那个叫做小昭的男孩子,嘴角挂着酱料的模样,似乎有那么一点可爱罢了。


        真的只是一点点而已。



 
评论(15)
热度(105)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