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差组 | 金鱼与风铃(下)

*前文请走:(上)

*老队长真的太可爱了



--------------------------------------

        虽说是借宿,但实际上平日里会待在家里的也就只有孙雨铉一个人。


        毕竟在社会人士的字典里,是没有“暑假”这样奢侈的词汇的。


        孙雨铉看着不胜酒力的高东彬因为应酬而窝在洗手间里呕吐的时候,像是做过许多遍那样,自然地走进厨房里给高东彬开始煮醒酒的东西,然后再看着高东彬抿着嘴一小口一小口喝下去,直到对方苍白的面上显露出几分血色,才长舒了一口气。


        母亲叫我来,其实不是因为想要东彬哥照顾我,而是希望我来照顾东彬哥的吧?


        年纪轻轻的孙雨铉,莫名其妙的升起了一股责任感,并难得地感到了一丝丝别扭。


        同样感到有些别扭的,还有高东彬。


        其实他不是没有与人交往过,但极害羞的性格使得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和别人同居,更没曾想过会有一个人时时刻刻在家里等着自己回来,还会在最适当的时候递上一条温度正好的热毛巾——假设换做是自己,会成为这么体贴的男朋友或丈夫吗?


        高东彬用毛巾囫囵擦着脸,而后从中稍微露出了半张脸,企图用毛巾作为屏障来掩盖他那已经发酵开的独属于年长者的自尊心,吃味地问了话。


        “你这么会照顾人,一定非常受女生欢迎吧?真好啊我也想受女孩子的喜欢——”


        “没有的事。”孙雨铉平静地回答着。“我不喜欢女生。”


        “呃嗯——?!”高东彬把毛巾往脸上又按了几分,一双眼睛瞪得浑圆。“你、你喜欢男孩子吗?那你一定很辛苦吧……你爸爸妈妈知道吗,其他人呢?啊不会有人因为这个事在学校欺负你吧……”


        “不是的。”孙雨铉被高东彬慌乱的模样给成功地逗笑了,但为了照顾哥哥的面子,只能把手掌握成拳,按在唇边拼命压抑住笑意。


        “不是性别的问题,只是我还没有遇到那个我喜欢的人,在真的动心之前加以限制,在我看来是不理智的行为。”


        “哇哦——”高东彬腾出手来去撞了一下孙雨铉的胳膊,语气变得有些滑稽。


        “虽然听不懂,但是你好厉害啊!”

 


        有的人的恋情像水,不声不响地钻进一个人的心里,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离不开了。而有的人的喜欢似火,一点就着,有着不死不休的决然。说了这甚多,无非是想说明,日久生情也好,一见钟情也罢,非同一般的感情到来之时,总是会有些许征兆的。


        但高东彬不是这样的,至少在他自己看来不是——不然要怎样才能给出个稍显合理的理由,来解释自己突然喜欢上明明这么些日子以来都是当做弟弟,甚至是侄子来看待的孙雨铉呢?


        一定是孙雨铉太有个人魅力了,那我这种没有什么恋爱经历的人动心也不是完全说不过去啊——明明比对方大不少的高东彬在这个时候突然耍起了小孩子的性子,看向孙雨铉的目光不由得更怨念了几分。


        “哥?我都说了我这样的不招人喜欢的啦,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瞪我了?”


        “知道了知道了,晒你的衣服去。”


        可恶,明明富有人气却还这么谦虚,不要再散发魅力了你这个恶魔——


        这时候的高东彬被气成了河豚模样,嘴里因为碎碎念的关系不停砸吧着嘴,假如真的生活在水里怕是要吐出一串串泡泡来了。


        不过在高东彬看了手机简讯的下一秒,河豚变成了泄了气的皮球,干瘪得揉成了一团。


        “怎么了哥?”


        “我周一又要去应酬——啊我真的讨厌喝酒——”


        “作为大人真是辛苦了。”孙雨铉走到高东彬的身后,突然作弊般的散发出了孩子的气息,像是抱住什么心爱的玩具一样整个环住了对方,还安抚似的蹭了蹭。


        “哥要早点回来啊,我会在家里等着哥的。”



        虽然高东彬本人觉得自己没有人气,但事实上他在公司里被人默默盖章成为了吉祥物,是绝对的宠儿——唔,硬要说的话还是挺悲哀的,一个大老爷们可不想身上只有可爱的标签。


        对此公司的其他人纷纷发出不赞同的声音,表示可爱只是高东彬的一个特质,还有很多优点是别人不知道的呢!


        ……行吧,这是误入了什么明星后援会吗?


        高东彬人缘好,所以哪怕是在不好应付的酒会上都会有人尽自己所能来帮帮忙,但奈何高东彬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别人的劝酒,没过一会儿就感到了头晕。


        “还好吧?我看这酒会也差不多可以结束了,我找个理由先送你回去?”站在高东彬身旁的宋京浩熟练地扬起一个灿烂的微笑拒绝了又一轮的劝酒攻势,抚了抚高东彬的后背。


        “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的。”


        “真的?”


        “……那还是麻烦你了。”

 

        因为提前知晓了高东彬今晚会有应酬,所以孙雨铉游戏也没心思去打,早早地就在客厅里等着,突然想到喝醉以后可能不好开门,干脆起身去了玄关,并想要把门打开轻掩着,方便高东彬能直接进到家里来。


        谁曾想一打开门,便看到高东彬依偎在一个有些高大的成年男子怀里,显然已经喝醉了。


        这样的画面让孙雨铉觉得有些不爽,语气自然也就没有平日来的那般有礼,下意识的掺杂了几分挑衅。


        “你是谁?”


        “呀小子,对着长辈要说敬语懂么,敬语——哎我说你谁来着?”


        “我是东彬哥的……亲戚,暑假在这里暂住一段时间。”


        “我说呢,也没听他提起过啊。”宋京浩动作轻柔地拍了拍高东彬的脸,“到家啦。”


        “嗯……?啊,谢谢你。”

 


        孙雨铉现在的内心宛如狂风过境。


        他的人生阅历虽然虽然算不上丰富,可每当面对难题时,总是能以一种平和的心态去思考。但现在,他发现他对于高东彬躺在别人怀里的画面实在是无法忍受,良好的教养与礼仪在这一刻都被孙雨铉丢进了垃圾桶,要不是脑子里尚有一个声音提醒着他这是高东彬的同事,如果自己不礼貌,可能会害得高东彬在公司里被当做取笑的对象——这同样是他不能接受的。


        不过这一切在他接过喝得醉醺醺的高东彬,并且确保对方没有感到不舒服的时候,又都趋于了平静。


        遗憾的是,怀里的高东彬似乎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喂孙雨铉!”高东彬确定自己已经回到了家,在其实他并不能完全看清孙雨铉脸的情况下,咋咋呼呼地叫开了,可惜嗓音着实不够争气,一点都不具有威慑力。


        “我在的。”


        “我有件事儿问你!你现在有没有女朋友啊!”


        “哥怎么又问这个啊……真的没有啦。”


        “那你……呃……考虑找个男朋友吗?”


        “也没有。”孙雨铉把高东彬搂得更紧了些,十分得寸进尺地在对方的脸颊上窃取到了正式建立关系前的第一个吻。


        “不过如果可以跟哥交往的话,我很荣幸。”


        “你拒绝也没关系我知道不仅仅是性别的问题,我们的年岁差太大了说不定有代沟……嗯?什么?你同意了吗?!”顿时把酒虫赶跑了的高东彬眼睛眨了眨,看着孙雨铉那张稚气未脱,但又显然已经开始散发出成熟魅力的脸,耳边突然响起了风铃的声音。

 

        收拾妥当以后,孙雨铉哄着高东彬入了睡,接着便接到了来自母亲的越洋电话。


        “喂雨铉啊,睡了吗?妈终于有空给你打个电话……你们那应该也没有太晚?最近怎么样呀,有没有给你东彬叔叔添麻烦呀。”


        “妈你别说笑了,我不会给他添麻烦的。”说这话的时候,孙雨铉的嘴角都噙着笑,终于有了几分少年人的模样。


        “啊~不过从今以后,可能有很多要麻烦东彬的地方了。”


        “臭小子,只有对亲近的人才可以用平语啊!”



 
评论(3)
热度(56)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