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锅 | 深海少年

*灵感来源于 @abyssfinder 的抽卡企划

*BUG满天飞 多担待



--------------------------------------------

        你体会过绝望吗?


        全然的黑暗并不能称作是绝望,因为在那样的境况下,内心不会产生一丝的动摇,仿佛被深海中的藓草禁锢住了全身,一步又一步地坠落到无尽之中——假设真到了这般田地,反而会觉得十分平静。


        真正的痛苦是在于你明明已经看到了过往的船只,而你张开喉咙想要大声地呼救时,却被冰冷的海水灌满了整个口腔,被迫直面险些窒息的窘境。


        看着希望与自己的距离愈走愈远,那才叫真正的绝望。


        而在这款手游上已经花费掉这个月所有可用额度的柯昌宇,觉得游戏画面中的概率UP四个大字,仿佛就是那条,压根可能不存在的船。


        “啊……为什么还没出货……我想要这一期的刘世宇啊……”


        “你一个大老爷们为什么要玩这个姑娘才会玩的东西?”坐在柯昌宇旁边的胡志威探了个脑袋过来,对这样的氪金手游嗤之以鼻。“而且这卡片也没有用啊,又不能提升战斗指数,就是纯粹收集来看的!”


        “我不跟你这种没有心的人交流,下课了走了走了。”


        “我是没有心吗——”胡志威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骂骂咧咧的。


        “我他妈是没有钱——!”


 

        柯昌宇,要是毕业出去求职大概连简历内容都写不到第二页的普通男大学生,目前沉迷于一款由知名厂商出品的手机游戏中,每天乐不思蜀。


        这个游戏之所以能在圈子里迅速蹿红,是因为它那独树一帜的游戏模式。


        玩家在创建账号以后,会面对初始人物的选择——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在这里进行抉择的,并不是玩家本身在这个游戏里的形象,而是要选择玩家们心目中的理想型,但同时它又不是传统意义上的galgame,玩家与理想型之间没有所谓的happy ending或bad ending的区别,只会在做出每一个选择,甚至是说今天出了几次门这样微小差别的影响下,构成一个独属于个人的故事线,每个人都会有独一无二的新奇体验,乃至完整的世界观。

 

        玩家有很多种任务可做,然后通过完成各种各样的任务来与理想型对象产生羁绊,进而引发后面的故事。而在此过程中,理想型卡片的出现与其说是为了提升游戏内的能力指数,倒不如说是一种福利了——卡池那么深,谁都不知道下一期出的会是谁,而游戏运营至今,官方都没有透露出一点想要复刻旧卡的意思。


        说了那么多是什么意思呢?


        用所有人都能立刻明白的简短语句来说,就是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且氪且珍惜。

 

        为了追求特殊感,游戏没有对理想型制定名字,而是根据每个人的注册时间早晚给了个数字编号以作区分。柯昌宇选择了一个戴着圆框眼镜,顶着锅盖头的男孩作为了他的理想型——别误会,他柯昌宇七尺男儿铁骨铮铮,性取向趋向于大众,只是觉得选个女孩儿就更像在玩某款换装游戏了,选个男孩子可能代入感更良好一些。


        反正也没人规定只能跟理想型成为恋人的关系。


        “请给他取一个名字吧!”特殊质感的电子提示音响了起来,将柯昌宇的思维拉回正轨。


        “我看看啊……编号是多少?641?那来个谐音吧,就叫刘世宇好了。”


        “理想型姓名确定,接下来请输入所希望的他对您的称呼。”


        “啊?这么复杂啊?”柯昌宇挠了挠后脑勺,向来考虑问题就不会太钻牛角尖的他,取名方式也是异常的简单粗暴。


        “就让他叫我腿哥吧,我也想体会一把被人抱大腿的感觉。”


        “双方姓名确认,游戏启动中,请稍候。”


 

        回到一个礼拜前,官方早早做出了新卡面的预告,缀着粉白色鲜花的礼堂背景简直是毫不遮掩地告诉着各位玩家“不充钱怎么能够变强”……哦不,应当是“快看你老公/老婆来了”。


        所有玩家翘首以盼,每个人都化身成为了等待着男友的少女——怕他不来,又怕他乱来,似乎是不是自家理想型都有可以哀叹的点。


        如若是,钱包不保,临近月底了就算是富农家也没有余粮,如若不是……


        妈的怎么可以不是,这可是结婚礼服!


 

        柯昌宇脑壳痛。


        自从确定是他家刘世宇的新卡之后,夜不能寐寝食难安,看着一张一百块钱的毛爷爷恨不得分成两半用。虽说他依然不觉得游戏中的刘世宇担任了他恋人的角色,哎但是你想想看,都玩了这么久了,感情深一口闷,你兄弟的婚礼你能不支持吗?你忍心看到别人都能有婚礼套装而你兄弟没有吗?那也太惨了点吧!


        再加上这期抽卡概率UP的时间马上要到了,以前说着“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会去打工”的柯某人终于选择了向恶魔低下自己高贵的头颅,整个人献身到了氪金的苦海中。当今社会,只要有心,一个看着人模人样的大学生找份兼职并不困难。柯昌宇仔细看了看自己的课表,规划一番过后,选择了去学校附近的网咖当网管,人不多的时候还可以在前台偷懒玩游戏,美滋滋。


        “兄弟,上网。”


        柯昌宇耷拉着眼皮接过对方递过来的身份证,下意识地瞄了一眼上头的名字,顿时将脑内的瞌睡虫给赶了个一干二净。


        “怎么了?我这不是假证啊!——哎兄弟,你也玩这个游戏啊。”


        “啊,是啊……”柯昌宇机械地回答着,视线移动到电脑屏幕给这位小哥开座位,勉强遮盖掉了几分他的不自然。“抽不到新卡,贼烦。”


        “啊,那个,我知道,我对那个形象有些膈应因为跟我长得有点像……”


        柯昌宇在听到这句话以后猛然抬起头,花费好大的力气才使得自己没有尖叫出声。


        我的刘世宇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活的!会动!还在跟我讲话!天啊——!


        刘世宇看着这位网管小哥莫名有些亲切,主动示了好。


        “你现在有钻不?要不我帮你抽一发?或许有buff呢?”


        “好的,麻烦你了。”柯昌宇笑得很是含蓄,但其实内心里的小人已经嗨翻了天,有种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真是好他妈赚的感觉。

 

        “出、出货了……妈的我这个手真是牛批。”刘世宇向柯昌宇邀着功,双手捧着手机,脑袋往后侧了一下,笑着看向柯昌宇,一副得意的模样。


        游戏中白色西装的卡面外加上真人站在自己面前,此时此刻,柯昌宇觉得自己跌入了深海里,脑袋晕晕乎乎的,手脚都没有了合理摆放的余地。


        “太感谢了,我们加个微信吧,你要来这边上网的时候提前跟我说一声,我给你开优惠价。”


        “哇兄弟你太好了吧!”刘世宇很是高兴,用肩膀撞了一下柯昌宇。“这多过意不去啊!”


        “没事的,从今以后也请多多指教了。”


        “……好的?”


        刘世宇总觉得两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进行这样的对话有些奇怪,但还是有违常理地顺着对方的话应了下来,并且自顾自按灭了脑海中的警示灯——做个朋友而已,怎么会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呢?



 
评论(8)
热度(50)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