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姿 | 夏白芪(上)

*走出自闭 从挖坑开始

*沿用的是《掌上书》的世界观 副cp自然是腿锅 避雷注意

*这篇东西比我想象中的要长……



-----------------------------------------------

        洪浩轩很武断地认定,这家书店的老板有问题。


        倒不是说外貌或是言行举止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总之在身为一个半吊子的轻小说作家的洪浩轩看来,这个老板绝对有什么不可言说的秘密。


        不如作为新书的题材吧……?洪浩轩心想。


        就叫人畜无害的书店老板竟然是掌管街道的黑帮领导者之类的?


        什么,书名太长了?还好啊,现在的轻小说不都这样的title嘛。


        洪浩轩将奶茶里的最后一颗珍珠吸到嘴里,边嚼边迈着轻快的步伐回家去了。


 

        刘志豪最近心挺累的。


        他原本选择在这个城市里落脚究其原因只是在村子里闷得慌,再加上灵童刘世宇被人拐跑了的缘故,于是更加自觉主动地担任起了监护人的工作——虽然在大白话一般管这叫八卦记者。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自然要为生计付出些代价。但刘志豪此人实在不高兴去公司里伏小做低,干脆自己弄些钱开了家书店,也招了不少人,每天过得开开心心的。


        你说他一个来自偏远山村的人哪里来的钱?


        哦,为了那些死去的老蛇跟变得一塌糊涂的草药田哀悼三分钟吧。


        阿门。

 

        虽说生活在了同一座城市,但刘志豪见到刘世宇的机会并不多,但每次刘世宇以一身一看就没洗头所以用帽子维持一点外在形象的装扮出现在书店里的时候,身后总会跟着一个看起来特别温和的男青年。


        哦嚯,全村共同的敌人出现了!


        想是这么想,但老油子刘志豪当然不会把这么针锋相对的念头给展露在脸上,每次都笑脸盈盈地接待了,但心里藏的满是“我总有一天抓住这个男人的把柄然后把刘世宇带回去!”。

 

        可人算不如天算,计划赶不上变化,刘志豪发觉自己还没能理清怎样才能把人带回村的思路,自己却被麻烦缠上了身。


        他知道有个人一直在盯着他——就是那个喜欢一口气点两大杯奶茶,然后窝在角落里使用笔记本电脑的家伙。虽然戴着一副老气横秋的黑框眼镜,但超过180公分的高个头以及哪怕是戴上眼镜也没法遮挡住的帅气的脸,使他成为了每个进入到书店里的女孩,目光都会多停留几分钟的对象。


        这小伙子到底有什么想不开的?还是他跟我一样,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


        不过这都什么年代了,赵姓小姑娘的悲剧总不可能在我身上再发生一次吧……


        没有想跟人类男性谈恋爱的意思,这个话题跳过吧。


 

        洪浩轩看着书店老板笑着朝自己走过来的时候,总觉得下一秒就要被神秘的黑衣人绑走了。他昨天刚买的游戏甚至都还没有发货,硬盘里也满是没有来得及看完的精彩小电影,难道就要英年早逝了吗——不,再给我一次机会!老板你听我说,我盯着你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电池快没电了吗?我帮你接个插座过来吧。”


        哦哦老板的声音真好听不过他在说什么电不电的,难道是要对我处以电刑——嗯?为什么看着我的电脑,淦这什么垃圾笔电怎么就要没电了!我刚才写的还没存档的!


        宅男洪浩轩在心里给自己加了大概两百场演唱会那么多的戏,终于弱弱地抬起了头。


        “Hello?在想事情吗?那我插座放这里了,你自己接哦。”刘志豪今天原本是想试探洪浩轩的,奈何对方看起来似乎不是十分合作的样子只得作罢,放下插座之后转身想要走掉,却被一只明明看起来很瘦但力道意外的大的手给攥住了。


        “老板,你手下还缺人吗!我、我想找份兼职……”


        刘志豪拒绝的话都已经含在了嘴边,但在挑起一边眉头仔细观察了洪浩轩的全身以后打消了这个念头,并且十分不认生地凑到了洪浩轩的面前,把对方眼镜给摘了下来,把人盯到面上都开始发烫了,才露出了一个可以算得上是甜美的灿烂笑容。


        “好啊——那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家书店的老板,名字叫刘志豪,在我手下做事可不能偷懒哦。”


        “我我我叫洪浩轩。”


        “那以后就要多多拜托你了哦浩轩~”


 

        回到家的洪浩轩,外套都还没挂起来就先跟自己的编辑通了个电话。


        “喂喂,那个……我先前交的大纲你有递上去吗?我现在有想改的地方……”


        “还没给,怎么啦?你这次这个题材蛮好的啊,现在很多人喜欢这种的呢。”


        “就我说名字你就知道我想怎么改了……”


        “嗯你说我听着,我看看二者哪个更好一些,也好给你些参考嘛。”


        “书店老板是一个……”洪浩轩说这句话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刘志豪凑近自己时那股若有似无的香气。“芳心纵火犯。”


        “……你谈恋爱了吗?谈恋爱没关系你不要突然跟我说封笔不写啊!喂!”


        编辑手机里只留下了电话被挂断的声音,嘟嘟嘟的。


        就跟洪浩轩现在胸腔里不停鼓动的心脏跳动声一样的吵。


 

        柯昌宇跟刘世宇再一次走到店里时,敏锐地发现了洪浩轩的存在。


        这其实有点不合逻辑,刘志豪再怎么不靠谱,按时上班这件事还是会乖乖做的。


        “志豪生病了吗?”两个人同时把目光转向了对方,异口同声地说出了这句话,说完之后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迅速转移开了视线。


        明明自从那以后住在一起也已经不短的时间了,为什么还会因为视线的碰撞而感到害羞呢?


        已经成为书店店员的洪浩轩迅速习得了老板刘志豪的真谛,面对这样不友好的撒狗粮行为笑得没有一丝真心,默默地把流出来的血泪给咽了下去。


        比起兼职,洪浩轩更像是一个钟点工,约定好每天工作的时间段,其他时候还是要乖乖写东西养家糊口的——哎呀,人总还是要吃饭的嘛。


        书店的工作算不上辛苦,但也不轻松,对于书本的整理和摆放洪浩轩可以说是一等一的新手,但总的来说不用面对客人也就没那么紧张。也就是说,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来到收银台。


        早上接到电话的时候洪浩轩吓得连卫衣都穿反了,出门关门的时候因为要囫囵摸钥匙才发现内里毛绒的一面被自己穿到了正面来,连忙又回到家去换,赶到刘志豪家里的时候,已经不知道呼吸两个字怎么写了。


        “老板,你还好吗……有没有哪里特别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


        “嗯……”蜷缩在被窝里的刘志豪像一只蚕宝宝一样转了个身,整个人看起来弱小无力,连发出来的嗓音都接近气声。


        “我觉得我没有办法跟我的床分开……所以你今天去帮我收银吧。”


        “哈?”洪浩轩反应过来,觉得自己被欺骗,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那你电话里说的要死了是怎么回事……你、你没有生病吗?”


        “哎哟,那你要知道,有些人是要冬眠的嘛……好了你不要吵我睡觉了,出门右转谢谢。”


        “……”


        好惨啊,被人叫到家里去不仅没有发生漫画里应该有的剧情,还要苦哈哈地来工作,最过分的是还要吃狗粮——加油吧洪浩轩,让苍天知道你绝不认输!


        “两位客人,请问有什么我可以帮到的地方吗?”


        “啊没事……”反应过来的刘世宇意识到自己和柯昌宇两个大男人杵在这是有些不合适,连忙侧开身小声地询问道。“你们家老板今天是没来吗?”


        洪浩轩沉默半晌,思索了一番觉得为了自己的工作着想,还是选择了更委婉的说法。


        “老板电话跟我说身体不太舒服,所以今天就由我代班,你们是老板的朋友吗?”


        “是的,那谢谢你,我们就先走了。”刘世宇讲话又快又急,连带着站在旁边一直一言不发的柯昌宇都紧张了起来,伸出手去揽过刘世宇的腰以示安抚,还顺带对洪浩轩露出了一个略带歉意的微笑,便双双离开了。


        我觉得老板不是起不来床,只是不想来这里吃狗粮!


        工仔洪浩轩气呼呼的,掏出一支水性笔在收银台里继续写他的小说。


        如果……我是说如果啊,写了没有一行字的洪浩轩停下来咬了咬笔头,心有戚戚。


        如果我真的对老板表白了,他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是会用那张好看的脸表现出微妙的厌恶,还是笑着淡淡地拒绝?


        啊……原来一见钟情这种事,真的不是只出现在小说当中啊。


        “您好?我要结账。”


        “来了!”


 

        走进小区电梯里的刘世宇依然神色不宁,看上去十分的脆弱。这让拥有着相思蛊宿主以及恋人这双重身份的柯昌宇同样不好受,无形之中产生了一点缺氧的感觉。


        于是柯昌宇低下头去在刘世宇的嘴唇上偷了个吻,末了还用舌头舔了舔对方因为焦急而变得有些干燥的唇瓣。


        “还好吗?别太担心了,你是觉得他会出事吗?”


        “是啊……我跟他说了好多遍不用担心我,不要出村子,他总是觉得自己没问题,人类社会哪有那么好混啊,要说我是身上的血值钱,他是连一根头发丝都值钱啊!被人盯上怎么办!”


        走出电梯时柯昌宇摸了摸刘世宇的头,觉得他家爱人真是关心则乱,连用词都开始变得奇怪了起来,连忙宽慰道。“我知道你们那儿的人都很不一般,但用人类这个说法总觉得像在说他不是人一样。”


        “……啊?”刘世宇的神色终于缓和了些,对柯昌宇的问题感到莫名其妙,转过身来疑惑地看着自己的恋人,嘴上的门就没有把住。


        “他当然不是啊,你见过有人需要冬眠的?”



 
评论(9)
热度(40)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