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姿 | 春情罗曼史

*灵感来源自同名歌曲

*复健期 写得不伦不类的 多担待



--------------------------------------------

        洪浩轩最近发现了一个有点好玩的事情。


        也没什么,情侣之间的小情趣罢了。


        他不太清楚刘志豪过去是否有过出国的经历,但他总觉得,不在基地里的刘志豪,要比平时要更黏自己一些。


        从进入到机场里他就发现了,平时要巡视几圈才能找着的爱人,在这种时候总会装作不经意地待在自己的身边,有一下没一下的翻弄着护照,仿佛能从中弄出些什么花儿来。


        而在四目相对的时候又会呆呆地愣住,继而慢吞吞地挪开自己的视线,仿佛这样就能让人无从知晓心中思绪一般,却没曾想刚刚修剪过的头发根本没有办法好好地遮上那个已经冒了红的耳朵尖。


        可爱,想日。


        洪浩轩为了清除掉脑中的有色废料,拧开矿泉水瓶狠狠地灌了几口,还因为力道太猛直接喝到了脖子上去。


        用手背擦拭嘴角的时候暗戳戳地想着——如果这次出去能够住在一起就好了。

 

        梦想之所以被叫做梦想,就是因为它不会轻易地实现。


        洪浩轩目睹刘志豪像个抓到了久违的嫖客(?)的老鸨一样笑脸盈盈地搂着刘世宇进到房间里去的时候,默默地踹了一下墙角,并以感受到从脚趾传递上来的剧烈痛感而告终。

 

        有句古话怎么说的来着?妻不如妾,妾不如偷。没人能够否认进行一场偷偷摸摸的恋爱就是会给人带来不一样的刺激感——且不论就他们俩的关系在这里使用这样的俗语是否合适,但当洪浩轩得知房间里只有刘志豪一个人的时候,连敲门的响声都仿佛带着某种暗示。


        “你来干什么?”刘志豪懒洋洋地倚在门口,从头到脚散发着一股慵懒的气息。


        “我、我就来跟你说一声……今晚我可能去见一下老队友。”


        “哦,去找闪电狼的人啊,那你去啊。”刘志豪闻言捏了一下自己衣服的下摆,语气中有着不自然的停顿。“你又不跟我一个房间,你上我这报什么备啊。”


        “但我是你男朋友啊。”洪浩轩在这个时候很开心,因为平时他根本没机会见到这样别别扭扭,留恋着自己但却不好意思说出口的刘志豪。要是能将心情具象化,大概已经是个在楼底下撒丫子乱跑的小人了。“跟恋人报告每时每刻的动向,我觉得是义务欸。”


        “义你妈。”刘志豪笑着拍了拍洪浩轩的肩,继而从眼角边又泄出了几分不舍的意思。


        “早点回来哦。”


        “我会的!”


        ——淦,我能跟教练申请换一天,哦不,两天的房间吗?我老婆那么可爱我却吃不到!


 

        尽管洪浩轩跟刘志豪两人的恋情并没有大张旗鼓的公开,但身为同吃同住的队友,大家心里都是有点数的——以致于哪怕两个人在餐桌上坐在一起用同一双筷子,也没有人的眼皮会为此多眨一下。再说了,现在也没干什么呀,不就是刘志豪跟个已经嫁出去的小媳妇一样给洪浩轩打生鸡蛋吗?


        可今天的饭桌上有不那么熟悉这一切的人,自然小声地提出了疑问。


        赵世衡推了推自己那因为出汗而有些下滑的小圆眼镜,对自己说出的话小心斟酌着——“这两位是什么关系呀?看起来很亲密的样子。”


        “啊。”简自豪正在跟眼前的烤肉做奋斗,连头都没抬,大大咧咧地回答道。


        “他俩是一对儿。”


        “嗯?一对?Couple吗?”


        “对对对,卡婆。”


 

        处于风暴中心的两人并没有察觉到关于自己的议论,而许久没有吃得如此油腻的刘志豪早早放下了筷子,并且十分自然地把留着自己吃剩下的东西的碗挪到了洪浩轩的面前。


        这不免得引来一阵调戏。


        “没想到轩轩看起来吃相很斯文的样子,但很能吃啊。”


        “还、还好吧……?会吃很多吗?”毕竟是别人请吃饭,听到这句话的洪浩轩总归有些不好意思,但自家恋人吃剩下的东西总得收拾干净,挠了挠毛茸茸的后脑勺之后再一次进入了与食物战斗的状态中去。


        “他真的超能吃——”刘志豪做在旁边用极夸张的语气开始添油加醋。“但人又没胖,也不知道肉都去哪儿了?”


        “哎哟,长在哪里,你不是最清楚了嘛。”


        “……”


        刘志豪听到这句话以后闭上了嘴,万万没想到自己一个IG出身的老骚货竟然有一天会受这样的委屈,优雅地冲天花板翻了个硕大无比的白眼。

 

        会有人觉得奇怪,能被明凯叫做gay王的刘志豪,为什么愿意在说骚话这件事上甘拜下风?


        ——这其实有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意思。

 

        约莫是哪一场洪浩轩表现得极其出色的比赛,坐在后台里的刘志豪眼睛都没眨,聚精会神地看着那一套又一套令人头晕目眩的极限操作,对这样的carry行为赞不绝口。


        “太棒了浩轩,看湿了都。”

 

        这原本是句再普通不过的骚话,却不知怎的进了李官炯的耳,还一脸严肃地告诫道。

 

        “你们爱爱要记得戴套哦。”


        “……哈特你在说什么?”


        “我是说——要记得做措施——你们现在这样的情况不适合生小孩的哦。”


        李官炯的神情太凝重了,搞得刘志豪分不清到底是教练出了问题还是这个世界出了问题,他默默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妈,我不会怀孕的,放宽心。”


        “那你前阵子老想吐怎么回事?卡萨还去淘宝上搜索了婴幼儿用品……你们还太小了,不可以!”


 

        刘志豪,男,21岁,从今天起,发誓再也不说骚话了。


        ——但你妈的谁知道教练会觉得自己能够怀孕呢?!



 
评论(8)
热度(66)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