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蛋 | 一生情 二生朝夕

*古风设定

*不是什么能让人笑着看下去的故事



--------------------------------


        尹景燮嫁到王府里来的时候,已经20岁了。


        这实在不是一个成为嫡福晋的好年龄,更遑论还是个异族人。


        没有人看好这段政治意味浓厚的联姻,连王爷本人也未曾放在心上。


        ——是了,这个刚被封为亲王的简自豪,除却自己,又会把什么人放在心尖子上呢。



        纵使尹景燮做了十成十的心理准备,可在这肃杀的王府里,终究还是会怕的。


        他算不得是个聪明人,学习官话的速度远没有其他几个跟他一同来到中原的人快,不过他胜在实在得闲,又足够上心,但凡简自豪跟他说过的每一字每一句他都记在一个本子上,再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自个儿琢磨其中的意思。



        可这大半年过去了,他的本子甚至还没能填满四分之一。



        其实尹景燮原本并不是这种逆来顺受的性子,但奈何洞房花烛夜那晚所带来的失落感太甚,也就连带着往后的日子里,对任何事情都有了可以去面对并接受的底气。



        尽管尹景燮知道两人之间并没有任何感情基础可言,但人在穿上喜服的那一瞬间,总还是会对这样的人生大事心生忐忑,并在没人知晓的角落里生出一朵名唤期待的脆弱之花来。


        尹景燮端坐在大红色的喜床之上,等待着夫君的到来。就在盖到头顶上的喜帕被挑起一角,想要露出些端倪的时候,尹景燮的视线里再一次布满了压抑的暗红色,只听见门外传来的阵阵骚动。


        ——不好了,府里进刺客了!



        这个国家的规矩,比起其他朝代要怪上一些。


        身为王爷或将军的妻子,是有义务同自己的夫君一同征战沙场,携手退敌的。这也就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看似不合情理的联姻——只要能赢,谁在乎这个妻子年岁几何呢。


        但即使从这个立足点出发,简自豪对于尹景燮,仍是不那么信任的。


        这倒也不是说尹景燮不好的意思,只是彼时的简自豪锋芒正盛,对于一同杀敌的助力,总是比旁人要更苛刻一些。


        “你要小心保护自己,跟着我走便是了。”


        “知道了。”尹景燮温和地应着,心里却开始盘算起了如何从后方杀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这场战役结束之快让简自豪都始料未及,他瞪大眼睛,挠了挠自己有些厚实的下巴,特别不好意思地对自家的妻子表达了歉意。


        “不好意思啊,我没想过你会这么强。”


        “嘿嘿。”尹景燮笑着应了,为自己第一次得到别人的认可而感到高兴,嘴上的门一下子就没关好,有股得意起来的机灵劲儿。


        “王爷不知道的事情,可多了去啦——”



        之后的故事顺理成章,仔细品来还勉强有那么几分甜蜜的意思。


        简自豪当上王爷的时候,年纪还太小了,情情爱爱的这种事情他搞不懂,觉得还不如去在意战场上的几颗人头,对于尹景燮也是一种出于对强者的欣赏之情——可人心总是肉长的,许久的相处下来,简自豪开始察觉到了这般的变化,但却也暂时说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后来有一日,他同尹景燮分别骑在两匹成色极好的马上,漫无目的地在那仿佛看不到边界的草原上散着步,抬头看了看通透的天空,又突然转过身去。


        “我要带你周游世界。”



        再之后,简自豪顺利登基成为了九五之尊,而从潜邸便一直跟着的尹景燮自然也就没有过多争议的成为了皇后——这话的言下之意,无需多言。


        尹景燮穿着华贵的朝服向简自豪行礼时,满心皆是欢喜。


        “我的愿望只有一个。” 尹景燮说。“希望你能够一统天下。”


        “皇后,该换称呼了。”


        “啊,好不习惯啊。”



        所有人都觉得他们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得力的帝后,并在内心暗自期许着能够获得这最后一场大仗的胜利——可惜天不如人愿,他们还是输了。


        班师回朝的尹景燮开始胡思乱想,从当年嫁到王府的那一刻算起,他还是头一次有了这样的动摇——我是不是,与皇上不太般配?


        尚未容他思索出个章程来,朝中就暗暗有了废后的声音,尹景燮的出身在此时此刻成了欲加之罪,但仔细想想如若是一个家世更有利的人坐在凤位上,结局又是否会有所不同呢?



        尹景燮看着简自豪焦头烂额的模样,叹了口气,并把皇宫里最得力的太医叫到了宫里,说是把平安脉,也就没有人去在意,更没有人会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你说什么——?”震怒中的简自豪是不会顾什么礼仪之说的,一本尚未批阅完成的奏折就直接打到了瑟瑟发抖的太医脸上。


        “臣、臣奉皇后娘娘之命,未将娘娘之康健上报于皇上,可浅海一战对于凤体实在过于耗损!微臣恐怕……”


        “皇后受了这么重的伤竟无人禀报朕,朕还养你们这些废物做什么?!”


        “皇上息怒!娘娘也是体恤您为国事操劳……皇上!”



        简自豪赶到床边的时候,尹景燮的脸色已经十分不好了。


        “怎么了呀?”


        “……”明明在来的路上有很多话想说,但现下却仿佛都堵在了喉咙口。简自豪跟尹景燮在一起这么多年,在这个时刻突然察觉到,两个人的缘分可能就这样走到头了。


        “我是高兴的。” 尹景燮在面对外人时,讲出的每一句话都十分得体,不会让人挑出什么错处,但在简自豪面前,他还是用着自己最喜欢的说话方式。


        “我能最后见你一面,是很高兴的。”


        “但我又觉得很抱歉。”


        “对不起,没能照顾好你。”



        偏远的村落里,许多事都要人亲力亲为的。


        年长者偷得半日闲,有一句没一句地谈论着当今的国事。


        “皇上又打胜仗啦!真是了不起。”


        “那可不,以前没拿下的,这次一口气拿了个痛快!”


        “是啊是啊,前几日还刚行了新后的册封礼,天下同乐呢。”


        说话间,没人发现一个有些年岁的男子在一旁路过,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


        谁能想到这样一个落后的村庄,藏着一朝的皇后呢?


        哦,对不住。


        应当称呼为元后了。



 
评论(9)
热度(31)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