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锅 | 缘

*好像快800fo了 到时候挑选一个幸运的小朋友给TA写一篇文

*我是真的很喜欢他俩退役同居的设定……



--------------------------------------------

“我觉得夏天太热,冬天太冷,甚至身下的被单都不够柔软。但我想到这些是同你一起面对的,又觉得稍微能容忍了一些。”



         刘世宇在跟柯昌宇接吻。


        上来就是这么一句话似乎有些直白,但对比起两个人退役以后莫名其妙地住到一起开始了同居生活,接吻这件小事又显得不是那么的重要了。


        尽管因为年龄的关系选择了不再征战在赛场之上,家里该有的设备还是不缺的。刘世宇盘腿坐在电竞椅上,稍稍偏过头,专心致志地攫取着柯昌宇口腔里的空气,灵活的舌头照顾到了每一个细小的角落。


        刘世宇惯是不喜欢吃亏的,所以在接吻的时候往往也想要掌握主动权——实践证明,打啵不是打比赛,靠的不是谁更凶而是要看谁更稳气息更足才能笑到最后。


        嗯,柯昌宇稍微掀开了一点眼皮,觉得刘世宇这明明快缺氧了却还不想分开的模样可爱得有些过分。


        就在柯昌宇想要就着这个氛围进行一点更美好的事情的时候,家里的门铃响了。


        坐在椅子上的刘世宇受了惊,急忙忙地想要分开——这也不能怪他,以前处对象的时候有太多次被队友撞到了,听到门铃的声音就慌,尽管现在都在自个儿家里了,还是不免得表现得像只惊弓之鸟。


        被人打断好事的柯昌宇巨他妈的不爽,但长年以来养成的习惯让他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把想要跑掉的刘世宇硬是拉回来了些,还在嘴唇上狠狠地抿了一口。


        “等我一下。”柯昌宇说。


        等你妈批!等着回来被日吗!刘世宇心里骂骂咧咧的,从椅子上下来,去找不知道窝在哪个角落里思考人生的四喜去了。

  

        四喜原本一直在刘世宇的老家里养着,退役以后刘世宇对它反而思念得紧,再加上家里人也不好再照顾的关系,便把四喜给接了过来,每天有事没事研究给这小祖宗弄些什么好吃的,家庭地位肉眼可见的高。


        想当然的,不高的那一位现在正可怜兮兮地去开门。

 

        尽管心里有一万句脏话想说,柯昌宇还是笑眯眯地接过了快递小哥递过来的包裹,也不知道是哪个前队友送的,沉得很,害得腿哥的老腰有点承受不住。


        犹豫再三,柯昌宇还是按下了场外求助。


        “锅老师你过来一下——东西太沉啦。”


        “哇你这个人是真的没用。”抱着四喜正逗得开心的刘世宇渡着散漫的步子挪了过来,嘴上的数落没停,手里帮忙的动作却麻利得很。


        “锅老师这是嫌我年纪大了哇,是不是准备去寻觅第二春了。”


        “我春你妈——透,这比东西究竟什么这么重!”


        刘世宇闹情绪了,也没想着把东西先往里屋放,怒气冲冲地去拿了把美工刀,眼疾手快地在封口处拉了个口子,箱子砰的一下打开了,像是童话书里描述的那种潘多拉魔盒。


        其实这箱子里也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零零散散的,是两个人职业生涯的一些记录,还有一本不知道是哪个粉丝手工做的,贴着许许多多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两个人有意识的或不经意之间的合照,满满的一大本,厚实得让人有些想哭。


        “龟龟……”刘世宇张嘴想说些什么,但一时之间仿佛被人捏住了喉咙,一口气堵在了嗓子眼,上上不去,下也下不来。只好把头转向一边,看着柯昌宇,轻轻地眨了眨眼睛。


        柯昌宇还是那副老神在在的模样,连眼镜框都没有往下挪个半分,他微微起身,脑袋在刘世宇耳边的位置固定,嗓音非常的温柔。


        “谢谢你一直在我身边。”


        听完这句话,刘世宇觉得自己的耳膜鼓了起来,心脏也是很不争气地发生了剧烈的跳动,他一把拍开了柯昌宇,重新抱起四喜,想要迅速地逃离作案现场。


        走了几步又顿了下来,头也没回。


        “我也是。”


        刘世宇说。


 
评论(13)
热度(118)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