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夫 | 街角咖啡店(下)

*(上) (中)

*最佳助攻我也不知道该给谁 健身回来更新有点困 如果有bug多体谅


---------------------------------------

        陈宇浩撂下最后一份资料的时候,整个人瘫在椅子上,有气无力。


        “排排啊——你是不是人啊——我在放假啊!”


        “所以呢?”陈宇浩的导师梳了梳自己刚做好的新发型,语气中充满了疑惑。“啊你又没有女朋友,放不放假没差啦。”


        “你又知道我没有女朋友!”


        “哦我跟对门那个开hotel的关系还蛮好啦,他讲你从来没有去那边开过房间,所以咯。”


        “……”


 

        陈宇浩觉得这样不行,再看不到成衍俊那个小黄毛日子要过不下去了,虽然他也说不清自己到底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与其想通了才去行动,先动手才是陈宇浩这个人的风格。


        但最近确实是太忙了,处理完导师塞给自己的东西累得连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就更不用说走到咖啡店里去了,说不定人还没走到校门口就又被导师给抓了回来。


        一同也在给导师帮忙韩金看着陈宇浩这副死样子,在最开始的时候是不想理会的。


        但在陈宇浩唉声叹气的音量越来越大,逐渐影响到他的时候,韩金不免得啧了一声,拿出手机翻了翻通讯录,停留在一个电话上,给陈宇浩递了过去。


        “啥意思啊司马?”


        “成衍俊电话,想见人家就去约。”


        “哇马哥——马哥你是真的carry。”陈宇浩一瞬间活了过来,然后迅速抓住了其中的关键点。


        “你怎么会有他的电话???连中文名字都知道了?”


        韩金看到陈宇浩存好电话以后以一种快得恐怖的速度收回了自己的手机,并且瞬间切回了生人勿进的冷漠模式,像那种玄幻电视剧里的世外高人,伸手一挥就遁走了。


        前面也已经说过了,陈宇浩是一个过得很简单的人,脑内的CPU一般会将“行动”放置在“思考”之前。


        所以他迅速地给成衍俊发去了短信,内容特别的……说得好听点是霸道总裁,说得现实一点那叫神经病。


        “我是陈宇浩,这是我的手机号你记一下,最近太忙了没空去找你,你没有跟其他人跑吧?”


        工作时间的成衍俊是不看手机的——虽然它乖乖地躺在成衍俊围裙的口袋里,但因为静音模式的关系,不管怎样的讯息过来了,它都是没有办法引起主人的注意的。


        所以在看到陈宇浩这条垃圾短信的时候,成衍俊已经回到家里了,无奈地翻了个大白眼。


        他想要像处理真正的垃圾短信那样,果断而又迅速地把它删掉,但不知怎么的手指却没有听从自己的指挥,反倒把电话号码给存了下来。


        我只是想知道他最近忙什么去了。成衍俊心想。


        ……好吧。


        我承认我有一点点,大概卡布奇诺最后一口奶泡的份量那样的想他了吧。


        成衍俊想通以后轻松了不少,脸上也带上了笑意,移动着手指编辑想要发回的信息。


        “陈宇浩是谁?”


        “哇不是吧——你竟然不记得我!我那天还问了你的名字呢!”


        “每天在店里都有很多人问我的名字,我怎么知道你是谁。”在这里成衍俊撒了个小小的谎。其实在店里的顾客最多会问一句做咖啡的人是谁,并不在意他姓甚名谁,不过既然能用在这里怼回去,何乐而不为?


        “太绝情啦太绝情啦——”


 

        金泰相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小夫啊,虽然不是说上班的时候一定不能看手机啦,但是你再看下去的话,水要洒出来了哦。”


        “哇啊啊对不起!”


        “谈恋爱了?在跟女朋友发信息?啊我是能理解啦——”


        “不是女朋友,是Mouse。”


        “哦,你在跟Mouse谈恋爱,我知道了。”


        “不是——”成衍俊急得脸都红了,但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支支吾吾地岔开话题。“店里有能做拉花的东西吗?我想给咖啡做一下。”


        “有是有但是你不是不喜欢拉花的吗……我去给你拿哦你等一下。”金泰相从厨房里退出来,目光一扫看到了春光满面的陈宇浩,一时之间觉得有点饱。


        在他把工具交给成衍俊,并且眼睁睁地看着他在咖啡里画上爱心形状的图案时,他无法抑制但又十分坚定的。


        汪了一声。


        哎,饱了饱了,今晚的晚饭不需要再吃了。


 
评论(8)
热度(55)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