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锅 | 润物细无声

*今天好像没啥话可以说

*明天有人跟我表白吗?没有我待会儿再来问一哈


----------------------------------------------

        戴志春最近生活过得有些呕。


        双排被人半路扔下也好,常去的便利店里没有了喜欢吃的口香糖口味也好,打雪仗老是输给王弄墨跟洪浩轩也好。


        总而言之都挺呕的。


        不过幸好,终于是要放假了,还有人带去机场——耶?锅哥人呢?


        戴志春四处张望着,眯着眼睛看到了刘世宇。


        ……和旁边的957。


        哎哎哎这人怎么回事,双排跟我抢人也就算了,这还追到机场来了?今天我走A怪就教你这个黑车司机做人——等等。


        为什么感觉锅哥的眼神有点不对劲啊?


 

        刘世宇在机场里见到柯昌宇的时候,心情是有点复杂的。


        怎么说呢。


        大概是七分的气急败坏加上三分的欣喜吧。


        ——别跟我武威路雀神讨价还价,说三分就是三分。


        好吧。


        刘世宇看着这个因为睡过头急急忙忙赶来估计头发都没怎么梳的人,内心最柔软的一块地方突然暖了起来。


        勉强给你算个五五开好不好。


        “怎么跑过来了哇——都跟你说不用送了。”刘世宇语气温温柔柔的,一点都没有平日里暴躁的样子。


        “唔……”柯昌宇把气顺过来以后挺直了腰板,摘下眼镜来把自己的鸡窝头给揉揉整齐又重新戴上。“不送不是好男友。”


        “你神经病——”刘世宇听到他这么说以后紧张地看了看周围,发现并没有人能够听到以后松了口气,拿出一只手掐了一把柯昌宇的脸。“又在讲什么B话。”


        刘世宇本意只是开个玩笑,象征性地捏一下就算,却收获到了意想之外的好手感,于是变成用双手去揉了揉柯昌宇的脸,心情非常爽。


        “锅老师摸得爽吗?”


        “爽的。”


        “那你不要回去了,我们现在去开个房间,我让你摸摸其他地方。”


        “滚。”


 

        谈话间,刘世宇总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事情,想起来以后猛地转头,看到了脸已经黑得跟炭一样的戴志春,心里久违地有些发虚。


        要死,明明说好带这个娃儿坐飞机的,怎么这会儿反倒把正事给忘了,误了飞机还能改签,把孩子丢了那事情可就大了——


        刘世宇连忙松开手,咳嗽了两声,想装作没事人一样重新走回到戴志春的身边,却被柯昌宇一把拉到了身后,笑眯眯的,也不知道要上去跟人挑衅些什么。


        “琪琪是吧?我们家阿贵辛苦你们照顾了,不足的地方多多体谅他哦。”


        这让原本想发作的戴志春一下子就变成了霜打的茄子,又或者说是在地窖里忘记取出来的大白菜,这一句甚至连标点符号都充满了槽点的话使得他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干巴巴地说了一个——“好的。”


        戴志春原本指望着刘世宇能站出来说些什么,比如柯昌宇你个扑街仔我X你妈个DJ之类的。


        结果并没有。


        刘世宇被人乖乖地牵着,面色涨得有些发红,一抹子敢怒不敢言的小媳妇模样。


        龟龟,这人谈起恋爱来,原来真的是有两副面孔的——


        涉世未深的戴志春,头一次对人们的丑恶嘴脸有了深刻的认识,回过神来发现柯昌宇往自己手上放了一盒口香糖——啊!是他找了好久没找到的味道!


        “没问题大哥!我会照顾好嫂子的!”


        “我照顾你妈!”


        可以,这才是大家熟悉的高素质人士麻辣香锅嘛。



 
评论(38)
热度(155)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