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 | 初丁(Thal x Blossom)

*据说两位BB明天可能会有上场机会 fighting!

*故事内容都是我乱讲的 如果不小心命中那我就去摆摊算命

*朴权赫=Thal 朴范灿=Blossom←官方正式决定的翻译版本


------------------------------------------------

        朴范灿是家里的老幺。


        说是这么说,但其实上头也就是有一个姐姐,年纪差也不是很大,照道理来讲呢,应该是调皮弟弟跟不得不服输的姐姐这样的家庭组合。


        但因为朴范灿的父母都很忙的关系,绝大多数时间都是两姐弟自己在家里呆着的,属于如果犯了什么错后果就必须两个人共同承担的情况。


        久而久之朴范灿就变成了姐姐的小跟屁虫,一言不发地站在姐姐的身后等着姐姐把东西给煮好,然后蹬蹬蹬一路小跑先去把椅子给拉开,在姐姐叫他的时候迈着小短腿跑过来把食物接过,放在餐桌上,等着同姐姐一起吃饭。


        这样乖巧的弟弟没有人会不喜欢。


        于是朴家大姐变着花样给弟弟做好吃的,在弟弟被高年级的学生欺负时立马挺身而出,久而久之养成了雷厉风行的性格,并且武断地认为弟弟始终是一个宝宝,是需要被人照顾的。


        所以在得知朴范灿要离开家里住到SKT的基地里去时,姐姐在家里急得都要跳起来了,穿着棉拖在客厅里走来走去,焦虑得像是一只失去了方向的小蜜蜂。


        “为什么一定要住到基地去?住在家里不可以吗!我可以每天接送的!”


        “姐姐啊……我已经20岁了啦,是个大人了,不住在家里也没什么问题的,更何况放假的话我就会回来呀?”朴范灿看着姐姐着急上火的样子在感到无奈的同时又觉得心口有些暖暖的,姐姐就算变成了一名成熟美丽的女性,但还是那个会帮我煮东西吃关心我的姐姐啊。


        “不可以!你们寝室是双人间吧?你能睡得好觉吗?熊熊要给你拿过去吗?而且早上起床起得来吗?你看,有这么多的问题呢!”姐姐走到朴范灿的面前,双手捧起了他的脸。“呜呜我的范灿啊,你要是在队伍里遇到不好的人欺负你可怎么办呀,一定要说给姐姐听哦,不管是谁,姐姐都不会放过他的!”


        “没问题的啦姐姐~”朴范灿因为被揉着脸的关系吐字有些不清晰,说出来的话都含含糊糊的。“一定都是乐于助人的哥哥们的啦~”


 

        朴范灿,家里蹲业余主播,社会经验匮乏。从小被姐姐带大,沐浴着家庭的爱意成长,第一次的社会体验竟然就是到SKT里做一名职业选手。


        仔细想想这压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住进寝室的头一天,后知后觉感到害怕的朴范灿突然觉得被子既冷又重,枕头也变得不舒服了起来——早知道就应该听姐姐的话把熊给带来了!现在感觉完全睡不着!怎么办怎么办,我要找舍友讲话吗啊啊啊但我觉得他应该是很难搭话的类型……救命啊!第一句我应该说什么才显得既有礼貌又不突兀?谁能来教教我?


        “你也睡不着吗?”明明感觉已经睡着了的朴权赫突然开了口,吓得朴范灿手一抖,接着一个用力过猛使得被子砰的一声落了地,尴尬的氛围顿时充满了这间小小的二人寝室,两人一时之间相对无言。


        也……?这么说这位哥哥也很紧张!有救了!


        顿时松了口气的朴范灿哼哧哼哧地把掉在地上的被子先给捡了回来,而后小心翼翼地开了口。


        “嗯……我这是第一次离开家,所以感觉不怎么能适应集体生活,明明在家的话很快就能睡着的。”


        “哎啊,我以前也以为自己不认床的呢。”朴权赫随即叹了口气。“果然来到SKT的压力比我想象中的要大好多,今天第一次跟faker哥俊植哥打照面的时候,我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哎——!”朴范灿惊讶地叫了出来。“那所以你并不是冷都男啊,我看你在面对相赫哥的时候都那么冷静还以为你很难相处……那这下我放心啦~”


        “我觉得我很好相处啊?啊不过也有其他人说我很少说话虽然我并不这么觉得……而且第一次见面总不好太激动吧?因为并不是很亲近。你表现得太夸张的话对方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你啊。”


        “哦哦……”是个很体贴的人呢。朴范灿默默在心里给自己的新室友打了一个超高分,短暂的聊天使得他的心情变得放松了下来,但总觉得还是缺了些什么,因为在家里总是抱着一只超大的玩偶熊入睡,现在总觉得手里空落落的。


        现在唯一可以抱的东西——要死,朴范灿你在想什么,才来第一天就把歪脑筋打到室友头上了吗!哇朴范灿你真是个坏孩子!


        还在纠结的当口,朴权赫像是能听到朴范灿内心的动向一样,把被子掀开了一点。


        “那你要过来跟我一起睡吗?稍微挤一挤应该睡得下。”


        “要要要!”朴范灿说完咻的一声抱着枕头离开了自己的床,完全不认生地挤到了朴权赫的身旁,躺下以后转过身来盯着朴权赫的脸,笑脸盈盈。


        “谢谢哥~”

 


        人在睡觉的时候是不受控制的。


        特别像朴范灿这种一直被人照顾着长大的初丁,在进入睡眠状态后会下意识地变得横行霸道起来,因为只带着枕头来的关系,朴范灿跟朴权赫实际上是两个人共用一床被子的。而我们的朴范灿大人此时全然没有了清醒时候的乖巧,而是十分野蛮地把被子往自己这边带,企图把自己变成一个卷心菜饭团之类的东西。


        对此朴权赫十分头疼,尽管房间里开着暖气,但在这样的天气里不盖被子想要不感冒那显然也不是一件多么现实的事情。于是他只好用了些力气,把朴范灿从被子卷里给刨了出来,想要重新变回一个相对平整的模样。


        而失去了热源的朴范灿自然是老大不乐意,眉间顿时出现了褶皱,双手一伸卡到了朴权赫的脖子,似乎是觉得这样挺舒服的也就没有再继续动弹,心安理得地睡到了朴权赫的怀里。


        ……嘛,好歹这样能够让两个人都盖到被子就是了?但他的手一直这么压着会不会麻啊,所以我当时为什么要提出一起睡,又不是女孩子,两个大老爷们为什么要挤在一张小床上?


        在此之前因为担心自己咯到朴范灿的朴权赫在对方搂上自己脖子的一瞬间就把自己的双手给整个往下放,这样的姿势也就使得此时此刻的他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朴范灿整个人给罩住,继而指尖不可避免地触碰到了对方因为睡姿太奔放而露出来的一小截腰。


        这样的状态好像两个人都挺舒服的,那就不要再把他弄醒了吧,不然又睡不着怎么办。


        莫名变成管家婆的朴权赫闭上眼,霎时进入到了梦乡。


 
评论(7)
热度(73)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