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锅 | I mean

*有点丧 写点无厘头轻松一下(你什么时候厘过头

*说到腿锅怎么能少了全明星呢?虽然感觉他俩在这篇没啥戏份

*以下全是我瞎扯的 如有雷同 算是缘分


-------------------------------------------------------

        苏汉伟站在机场里等其他几个人过安检的时候,眉头一皱。


        “田野。”


        “哇你那么严肃叫我干吗!”被点到名的人一下炸了毛,“是后面有谁吗你别吓我啊!”


        “某。”苏汉伟依旧紧紧皱着眉,一只手托起了自己的下巴。


        “我怀疑,腿哥在搞基。”


        “你也好意思怀疑别人搞基——!?”田野是个好孩子,他选择闭上嘴给苏老板一个面子,可惜简自豪就不会了,隔了老远就扯着嗓门喊,仿佛从喉咙管里长出了一个小型的扩音器,代替田野说出了心里话,也没管当事人是不是会听到。


        “干吗?!简自豪你他妈想打架吗!我趁着去美国之前先让你知道谁才是爸爸!”


        田野无言,目光在体型差好像有些大的两个人之间来回打转,觉得苏汉伟这一举动堪比裸装出门——换言之,上赶着送。


        发自内心感到一阵疲惫的田野想要追寻一丝心灵上的休憩,转头看向了默默跟在后头的柯昌宇和刘世宇——照理来说并不相熟的两个人此时此刻正以一致得令人发指的步调从人群中缓缓地走过来,而刘世宇的行李箱不知道为什么跑到了柯昌宇的手上,并且顶着帽子戴着口罩的刘世宇也没有觉得自己的东西在腿哥手上有什么不妥。再细细一看的话,会发现刘世宇的指尖夹着两本护照,按最符合逻辑的思维去思考的话,那想必应该是他自己的以及腿哥的。


        嗯……这时候的田野突然感到了一丝丝茫然。


        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不过说不定其实他俩私底下关系很好吧!都是朋友,帮忙拿一下东西也没什么啊!


        还在努力给自己洗脑的田野被下一个场景彻底地震住了,久久不能回神。


        刘世宇不知怎的侧过头去靠近柯昌宇耳语了几句,而后柯昌宇点了点头,把一个箱子拉到刘世宇的身后,让他坐了下来。


        而平日里暴躁如雷的锅老师也乖乖照做了,因为箱子的顶面不是很宽的关系,他的两条细腿并拢着,双手也放在大腿上,一副认真听讲的好学生模样,抬起头来看着柯昌宇。


        然后柯昌宇从包里摸出了一瓶矿泉水,拧开,递过去,刘世宇接过,仰头喝下。


        动作行云流水。


        我日——田野吓得转身就跑。


        这何止是在搞基啊这简直就是新婚夫妻出来度蜜月了!好可怕啊我的天老爷!


 

        这次全明星的阵容,出自三个队伍,而其中有两个队伍分别派出了两名队员。


        所以不管是出去玩也好,或是安排住宿也好,想必也会是以同队为优先,能够让队员们至少在生活习惯这些方面更加地自在一些。


        当然了,因为平时也玩在一起的缘故,所以要是有队员主动提出什么要求,譬如想跟谁一间房什么的,只要安排起来不是特别麻烦,组织上总是能够通融的。


        最终分房的结果。


        腿哥和香锅一间,兮夜和妹扣一间,简自豪,没有人想跟他一间。


        “什么——!香锅你竟然抛弃我!不要哇啊啊啊啊啊!我一个人很寂寞的!”


        “再见吧简图图。”刘世宇关上了房间门,“你的呼噜声太厉害,打扰了。”


        这样的分房结果,让苏汉伟跟田野愈发肯定了。


        柯昌宇和刘世宇这两个B,有点问题。


        但他们是两个严谨好学的人(?),在没有得到切实的证据之前,他们不会轻易下结论。而一旦抓住了尾巴——呵呵,别说lpl了,各大赛区的选手都能获得相应的情报。


        八卦之魂烧掉了他们本就不多的理智,全然忘记了,这样的结果其实是——


        他们背着简自豪四个人抓阄抓出来的。

 

        顺带一提,这家酒店的一楼是有专门供客人使用的棋牌室的。


        五人喝饱饭足抬头看了看时间。嗯,距离训练开始还有那么一点儿时间,不如去搓几把。


        ……没有在说黄色笑话,真的。


        五个人的麻将水平都差不多,平时直播间里要是能赢那也就是运气抬上一手,不过反正也不是跟什么外人打,开心就好。


        为了增加游戏的趣味性,以及再加上苏老板和田老板的一些小心思,提出建议打情张。


        钢筋直男刘世宇听到这个名字就被gay得下意识地抖了一下,而站在一旁的柯昌宇见状连忙走到门边把中央空调的温度给调高了。


        这样的举动当然没有逃过两位老板的法眼,心下又记下一笔,嘴上说着“同队一边没意思的哇,腿哥跟香锅一组吧!”边坐上了麻将桌。


        苏汉伟上场以前还冲田野打了个手势,露出一个“你懂的”的眼神。


        而田野也十分捧场,回比了个大拇指,假装无意地站在柯昌宇的身后,想要获取一些有用的信息。


        想知道两个人是不是情侣太简单了,打一把麻将就是了!特别是2V2的情张,可是最考验默契程度和心灵感应的!


        不知道哪里得来的歪理。


        总之这样一局麻将,就在简自豪撸起袖子,并且毫不知情有怎样的阴谋之下,稀里哗啦地开始了。


        结束以后,简自豪放下了袖子。


        因为他和苏汉伟输得连底裤都没有了。


        “没道理啊!香锅不可能那么强啊!我平时看他玩麻将菜的一比!”


        把钱输掉了的苏老板心痛欲死,想要冲上去掐住简自豪的脖子跟他同归于尽——为了避免全明星赛上lpl赛区一下子少两个人,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大声地喊道:“因为你妈的你完全没跟我合作!这是2V2啊粗森!你老和我的牌有个蛋蛋的用!你还不给我喂牌!”


        “那我哪知道你会要什么嘛,我又不会读心术!”


        “那你的意思是腿哥会咯!那还打什么职业去给人算命好了哇!”


        整个局一直在胡牌的刘世宇心情非常好,翘着二郎腿喝着柯昌宇刚刚给递过来的奶茶,冲对方挑了挑眉。“读心术?腿哥这么牛逼的吗~”


        “没有没有。”柯昌宇笑着推了推眼镜,一副谦虚的模样。“都是锅老师的牌好,我打什么出来都能要。”


        站在一旁的田野了然于心。


        龟龟,这简直是实锤了吧。不是情侣哪可能把情张打得这么好。


        洗都不用洗。


        所以腿哥跟香锅在一起多久了?WE和RNG打比赛的时候不会闹别扭的吗?


        或者说这是一种情趣,比如谁今天比赛赢了就可以在上面?


        啊,你问我什么上面?


        那当然是——rank的排位上面哇。



 
评论(31)
热度(142)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