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锅 | 花房锅娘

*灵感来源当然就是那张图

*非职业选手设定 卖花的锅和有钱人腿 人设崩坏注意

*我真的被我想的最后一句话感动得稀里哗啦的(没用


---------------------------------------------------

        这年头花店的生意不好做。


        不,倒不如说实体店的经济每况愈下,手指轻轻一点就能送货上门的东西,谁有那个闲心走出家门。


        哦,除了要谈恋爱的,不得不出来,象征性地吃个饭看个电影,气氛好的时候开个房。


        哎生意难做哟……在花店上班的刘世宇叹了今天不知道第几口气,把撑着脸的右手换成了左手。


        没有人买花无所谓,来个人陪我聊天好不好嘛求求你了。

 

        也不知道这句在内心里哔哔的话语被路过的哪位神仙听到了,明明已经是没什么人走在街上的午后,花店门口的铃铛叮铃一声,走进一位气质上乘的男孩子。


        “兄弟买花吗!送给妈咪还是女朋友哇!”刘世宇非常开心地去迎接这位客人,走路都打飘,如果你给他一对翅膀这会儿他说不定能飞起来了,脸上也是堆满了笑容,可见这一整天真的是闲得出了屁。


        “都不是哇。”来的人长得不是很高,但一副方框眼镜配上那挺拔的身姿,说话的语气也是温温柔柔的,不由得让刘世宇更开心了——你看,还是个赏心悦目的哥们。


        “我想追求一个人,但我不知道他会喜欢什么,路过你这里就来看看。”


        “哦~兄弟你很有眼光哦,我们这家店小归小,品种还是很齐全的!来来来我带你来看一哈,你的那一位平时喜欢什么类型的东西哇?哪种花估计你不一定能知道,要知道的话你就直接买了嘛……哦我是说,你觉得她会喜欢大一点的花还是小一点的?”刘世宇穿着围裙在一堆向日葵中间晃晃悠悠的,没能注意到身后男子盯着他开始变得有些奇异的眼光。


        一定要比喻的话,就像是耐心的猎人,在盯着他垂涎已久的猎物一样。


        “我也不知道哎,老板你有什么推荐吗?”男子推推眼镜悠悠地说道,仿佛刚才摆出骇人目光的并不是他一样。


        “我不是老板啦只是个打工仔。推荐是可以,不过我老被人说钢铁直男所以还真不知道现在小姑娘喜欢什么……”刘世宇为难了,在原地转来转去,最后抱着一桶满天星走到男子面前,在花束后露出了脸。


        “满天星吧!这个至少不会错!告白的时候还能酸一句什么遇见你时所有星星落在你身上。”


        “小哥这不是懂的很多么~”男子笑了笑,采纳了刘世宇的建议,却没有马上要付钱的意思,反而掏出了一张名片塞进了刘世宇围裙左上方的一个小口袋里。


        “我叫柯昌宇,订一束满天星,小哥你们这送货的吧——那麻烦送到名片上的地址就是了。OK吗?”


        “OJ……呃不是,OK的!在店里坐着无聊爆炸,我跟店长说一声我去送货就可以了!满、满天星是吧!好的那那到时候货到付款咯?”


        “嗯,好的呀。”柯昌宇点点头,转身走了,末了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回头朝刘世宇摆了摆手。“那小哥,明天见啦~”


        “明天见……”刘世宇愣愣地也举起手晃了晃,觉得这样的氛围有点怪怪的,但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刚才柯昌宇靠过来的时候他下意识地感觉到了危险,却也不是遇上坏人的那种感觉,就像是被对方的气息包围住一样。


        抱着一桶满天星的刘世宇有种把头埋在花里的冲动,想到弄坏了要赔钱又克制住了,把脸转向有镜子的一边,吓了一大跳。


        MLGB怎么我的脸这么红啊!


        一定是哪里不正常了吧喂!



        柯昌宇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肆无忌惮地看着桌上放着的合照发呆,颇有一种我摸鱼我有理谁人能管我的流氓气质。


        “柯总回神啦,照片都要被你看烂掉了。”带着资料走进来的苏汉伟一脸无语,你说这位大哥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脸蛋长得也挺不错的,怎么就要当一个痴汉呢——还是个明明知道对方人在哪却不采取行动的痴汉。


        这种单相思的行为在苏汉伟眼里fucking菜,喜欢就去追啊,看着照片算什么哦。


        “怎么会~”柯昌宇不在意地笑笑。“这张我保养得很好的呢,虽然也想要一张现在的。”


        “那你去追啊!你明明知道那人在花店里上班!”苏汉伟气得要死,放资料的动作都重了一些,啪的一声落在桌面上。“实在不行你就把那小破花店给买了!他就是你的员工了!为所欲为!”


        “哎呀小伟你不懂的啦~而且他现在都不记得我了~那么强硬他会害怕的~”苏汉伟实在受不了柯昌宇提起他心上人时候的每句话都要带波浪号的鬼样子,翻了个白眼大步流星朝门外走去,砰的一下关上了门。


        嗨呀~柯昌宇特别少女地拿两只手捧着自己的脸作娇羞状。我滴锅老师马上就要来给我送花啦~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


 

        锅老师这个名字,其实是刘世宇小时候的外号——因为从小嗜辣,又顶着个锅盖头,所以人称麻辣香锅,啊当然啦你要是想叫麻辣叉鸡也可以,随你的便。


        柯昌宇跟刘世宇虽然现在像是两个世界的人,但在年幼的时候,做过那么几年的邻居,说不上有多熟,但至少也是在同一个泥堆里滚过的情谊。


        别看现在柯昌宇人模狗样的,还是个小屁孩的时候因为长得矮,又不擅长跟人打嘴炮,在面对其他小朋友的时候总是处于被欺负的境地,有点惨。


        而这时候天不怕地不怕的锅老师就站了出来,把那些欺负柯昌宇的人都给打跑了,虽然自己脸上也挂了彩,但怎么来说在柯昌宇面前也是个英雄的形象。


        柯昌宇的一颗少男心就这么为之澎湃了,还一直活跃到了现在。尽管已经成为了一家上市公司的总监,小心脏还是对着现在依旧是个锅盖头的刘世宇疯狂跳动着。


        至于你要问为什么刘世宇没认出来——嗯,锅老师只会记得昨天晚上吃的那碗螺蛳粉。


 

        刘世宇跟老板说好出来送货以后,小心翼翼地包好了一把满天星,捧在自己怀里,抽出名片来到了一座看起来逼格有点高的建筑物前——龟龟,所以来买花的那位兄弟是个老板吗?


        应该没走错地儿吧?刘世宇眨了眨眼,把花束往怀里紧了紧,确定不会掉下来以后又拿出名片确认了一下。


        好吧,那看来可能确实是哪位老板大发慈悲想要拯救一下我的本月业绩吧。


        就在刘世宇做好心理建设想要走进楼里的时候,他听到了一声尖叫,反射性地侧身看去,发现了几个围在一起的学生,身材还挺高大的,圆圈中心是一个正在哭泣的男孩子。


        哇,在你锅老师面前欺负小朋友,怕是出门没看黄历哦。


        刘世宇骨子里的血性使得他暂时忘记了送货这件事,长腿一迈,想要给人上课去了。


 

        久久没等来花朵的柯昌宇变得有些焦虑,他决定下楼买杯咖啡冷静一下并且在此过程中拒绝了那个总是穿得好像不够多的女秘书发起的晚餐邀约,然后就在门口撞上了正在被男学生道谢的刘世宇——嗯,还捧着自己买的花,看来还是来了,但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跟别人讲话,还不愿意上楼来见我。


        明明已经快三十岁的柯总突然化身成为了低龄儿童,幼稚得让人想笑,他走过去硬装起我只是路过的面孔,特别意外地说:“哎呀小哥,这么巧的呀,谢谢你来给我送花,但是这是什么情况?你弟弟?”


        “啊!对不起对不起没有准时送上去!因为碰到校园欺凌……噗,现在是这么说吗?不是很懂了,我从小就看不得这种欺负人的事啦,柯总不懂的吧?柯总一看就是个斯文人。”已经明白对方身份的刘世宇笑嘻嘻的,跟男学生说了再见以后把花交到了柯昌宇的手上。


        “嗯……我确实不太懂,因为我小时候很弱。小哥不会害怕的吗?因为一般来说欺负人的那一边总是蛮多人的。”


        “其实有点儿。”刘世宇乖乖地认怂。“我小的时候有一个邻居……他不怎么讲话所以老是被人欺负,但其实他声音超好听的,那些人肯定都没听过只有我知道,就我不想要他不开心哇,所以哪怕对方人很多我也会冲上去。”


        “嗨呀,不知道那么多年了,那位兄弟会不会想起我哦?”


        “锅老师。”


        “嗯?哎兄弟你怎么会知道我的这个名——卧槽!你该不会是腿哥吧!”


        嗯,想当然的,腿哥是柯昌宇那时候的外号,至于为什么,实在是懒得想了,随缘吧。


        “我遇见你的时候——”柯昌宇没承认也没否认,攥着满天星,十分突兀地开了个口,听得刘世宇头皮发麻,转身就想跑,但又像是被人套上了定身术,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毕竟真的你妈太羞耻了,在当事人面前说什么“我不想要他不开心”——妈的,说出去肯定以为来到了同性真情告白的网络电视剧频道。


        “你就是我的星星。”


 

        刘世宇很崩溃。


        自从相认之后,柯总像个无业游民一样总是频繁地出现在花店里,因为是客人总不好赶走——但是你妈的,哪个正常的客人会在你店里买了花转手又送给你的啊,别的都好说,送玫瑰也太gay了吧柯昌宇!


        身为打工仔的刘世宇敢怒不敢言,还得想方设法逃避花店老板八卦狗仔般的目光。


        哎,是真的难受。


        最难受的是,柯昌宇说的话越来越骚了,简直可以抄录下来拿去出书。


        一定是昨晚煮的螺蛳粉要过期了,不然我怎么会心跳得这么厉害呢。刘世宇在店里给花喷着水,脑子里全是柯昌宇那张欠揍的脸,以及那句用仿佛在跟自己最珍惜的宝物说话的语气的魔咒。


 

        “小时候你是我的英雄,现在长大了,你可以成为我的新娘吗?”



 
评论(32)
热度(94)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