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锅 | CAT

*假设锅老师中了会兽人化的魔法的世界观 充满了恶趣味 慎入

*未公开情侣关系 对外宣称(和骗自己)还是个直男

*wb上会写一些懒得去完善的脑洞小段子 有兴趣可以私信我找我要wb的id


--------------------------------------

        刘世宇被照进来的太阳晒醒的时候心情很差,还没完全睡醒的状态下嘴巴嘟囔囔骂了几句脏话,暗自下定决心要换一个深色的窗帘布,伸出手来想用被子盖住头再睡它一个回笼觉的时候,发现了一点不对劲的地方。


        妈个鸡,怎么感觉我的头有点重?还有点痒痒的……没道理啊!我昨晚大发慈悲洗了头呢!


        感到不妙的刘世宇瞬间醒了,也没顾得上什么美妙的回笼觉了,脚跟踩着风火轮似的冲进了卫生间,看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


        为什么我会有一对猫耳朵啊这你妈什么几把东西啊谁给我弄的恶作剧吗!钢铁直男一大清早就受到了精神上的冲击,连在迪士尼那种梦幻的氛围下都拒绝佩戴头箍的自己现在竟然被人安上了一对毛绒绒的黑色猫耳朵,这简直叔能忍婶子都不能忍。


        然后他想要把猫耳给扯下来,发觉到了一个更为恐怖的事实。


        龟龟……


        这好像不是别人戴上去的,是我脑袋上自己长出来的啊?


        我这是得了什么绝症吗?妈的我还没有得到世界冠军我就要翘辫子了吗?


 

        “哎哟卧槽哈哈哈哈哈!这什么B东西这么可爱的吗兄弟哈哈哈哈哈!”但是刘世宇的悲痛心情并没有得到队友们的理解,头一个看到他的简自豪笑得十分夸张,整个人都在抖,刘世宇觉得这人怕不是得了癫痫,新拥有的猫耳朵像是能感应到主人的心情一样,朝着简自豪抖了抖,很嫌弃的样子。


        “哇——”李元浩的反应没有那么夸张,但也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太Q了刘世宇,你快趁现在找摄影师来拍一组,就可以当我们战队的吉祥物了!”


        然后被刘世宇丢过去的靠枕砸中了脸,瞬间倒地。


        “哎呀你们别笑啦——”戏听爽了的严君泽终于舍得从动画中转移了视线,竟给出了一个中肯的建议。“这肯定不对劲啊,要不谁陪香锅去医院看一下吧?”


        “但是万一不是生病,是什么奇特现象……他被人抓去做实验怎么办?”史森明一改往日里傻兮兮的模样,右手放在下巴窝处作名侦探柯南状,想到一些网络上的言论又开始皮了起来。“不过也没事嚯!我们现在有新的打野了!是不是啊洪浩轩!”


        “啊?你们在嗦森么?”突然被cue的新人打野停下吃面的动作,鼓着腮帮转转脑袋看了一眼大家,滋溜一声把面吃到了肚子里去。


        “香锅啊~”洪浩轩无视了史森明,笑眯眯地盯着刘世宇的脑袋看。“我可以摸摸你的猫耳吗?太可爱了啦!”


        “不可以,滚,离我远点。”刘世宇拒绝三连,想着两个人还不是很熟,默默地放下了想要踹出去的脚,脸色不是很好地想要回到房间去,被良心发现的简自豪拦住了。


        “哎哎,WE的人跟我说他们那边也有过这种现象,好像还买了药,你要不过去一趟看一下?死马当活马医嘛。”


        “你才司马了!”反应过来并不是在骂自己的刘世宇有点不好意思,“哦那我去一下……我自己去就行啦,你们该干嘛干嘛吧。”说完慢吞吞地上楼回房间换衣服去了。


        为了保险起见还穿了一件有帽子的卫衣,避免走在路上被人看到而被人报警抓去派出所(?)。


 

        在去的路上刘世宇挺不安的,别看他平时感觉没心没肺嘴还不把门,但遇到事情的时候还是属于多愁善感那一类的。他一下子想了很多,包括如果真的治不好要一辈子顶着一对猫耳朵要怎么办,这样的自己还能不能上场打比赛,如果不能比赛就这样退役自己能去干什么,还有柯昌宇……


        卧槽!我忘记告诉柯昌宇那个B了!完了完了,他不会生气吧?


        想到柯昌宇的刘世宇一下子更乱了,不由得一阵心虚,又想要溜的时候看到了站在WE基地门口笑眯眯的柯昌宇,感觉一口老血卡在了喉咙的正中央。


        走进房屋里的时候刘世宇觉得有些不对劲,他戴着卫衣的帽子环顾着四周,一个没注意用力过猛,帽子掉了下来,一对黑色猫耳就这样暴露在了空气当中。


        “操!”刘世宇骂了一声,伸手想把耳朵遮住,却被柯昌宇先人一步抓住了手腕,把两只手给放了下来。


        “没事啦,其他人都不在,不知道为什么我起来的时候发现大家都出去了。”


        (此时WE的其他人躲在附近的小吃店里,齐声打了个喷嚏。)


        “哦……”思路就这么被带着走的刘世宇乖乖被柯昌宇牵到了他的卧室房间里,然后一屁股坐在床上盘起了腿。“所以你们这边是谁被这样了啊?”


        “啊。”还在柜子里找药的柯昌宇应了一声,看了眼瓶身上的保质期点了点头而后朝刘世宇走了过去,边走边回答道。


        “是小伟,一觉起来也长了对猫耳朵,从颜色上看应该是橘猫,超可爱的。”


        您懂得可真多!我以为您只认识橘子树呢!


        也不晓得在吃哪门子飞醋的刘世宇一下子变得有点不开心,面上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但两只直愣愣地竖起来的耳朵暴露了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看到这种场面的柯昌宇终于忍不住了,伸出手去撸了一下其中的一只,觉得这样好像还不是很爽,低下头去在耳朵尖的部分又亲了一下,心满意足。


        “但是对我来说锅老师才是最可爱的,我最喜欢锅老师了,黑猫才是我的type。来,张嘴把这个吃了,明天就会好啦~”


        “我泰你妈,柯昌宇我建议你去吃点屎冷静一下。”叫嚣着让别人去吃屎的刘世宇张嘴把药片给吞了,嗓子眼里顿时被苦到,猛地喝了几口水,感到舒服以后耳朵也垂了下来,软趴趴的倒在脑袋的两边。


        “嗯?”不同于早上是出现在头上,这会儿刘世宇一个难以言喻的地方也出现了同样的不对劲的感觉。他觉得有些痒,伸出手去想要绕到背后给抓一抓,却捕捉到了一个,或者应该说一条……


        与脑袋上的猫耳朵与之配套的,同样毛绒绒的、黑色的、有些弯曲的。


        猫尾巴。


        刘世宇心态崩了,他觉得被人0比3结束比赛都没有现下来得那么恐怖,他抓住了前一秒还应该被称为救命稻草的柯昌宇,忍无可忍地咆哮道。


        “你给我吃了什么啊!怎么特么现在连尾巴都长出来了啊!”


        因为喊得太用力了有些缺氧,导致刘世宇的两颊变得有些微微发红。而此情此景在柯昌宇的有色滤镜看来,刘世宇是以下这么一个形象。


        有着猫耳朵猫尾巴,面色潮红,眼眶湿润,坐在自己的床上还抓着自己——


        柯昌宇没回答爱人的这个问题,他脑内的CPU不允许他同时处理那么多件事,他觉得自己可能也兽化了,变成的形象大概是一只纳尔。


        因为他现在怒气值已经满了,有些地方,想要变大了。



 
评论(25)
热度(87)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