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锅 | 讲真的(中)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原本设想的一个小短篇有了中,上请走:讲真的(上)

*辜负了大家的期望 登场的腿哥有点皮


---------------------------------------

        世人眼中的alpha一般会是什么样子的?


        强大、自信得甚至可以说是自负、想要掌管和控制自己的omega的一举一动……然而这些词语套在柯昌宇身上,似乎只有强大属实,其他剩下的要素,感觉就没什么太大的联系了。


        作为一个蓝领型上单,柯昌宇给人的印象在此之前可以说是并不深刻的。但是随着时间的发展,柯昌宇的稳重在流行打架的版本中显得弥足珍贵,从里到外透露出一股令人放心的安定感。如同他本人的信息素味道一样,不呛人,是能将人舒服地包裹住的,雨后森林的味道。


        “哎。”也不知道哪根筋没搭对位置觉得皮很痒的向人杰像是述说天气一样谈论起了十八禁话题。“你们说腿哥会不会是性/冷/淡?”


        “噗——向二狗你要死啊!大白天的不要趁着腿哥不在就说人坏话好不好!”正喝着奶的苏汉伟一不小心把嘴巴里含着的白色液体给一口气喷了出来,“人家只是洁身自好!都跟你似的散发着信息素的味道到处乱撩!”


        “哎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啊!我哪里有到处乱撩!阿拉矜持有度向敏敏好伐啦!”


        “粗森你别害我呕吐了好吧……哎说到腿哥,他人呢?虽然今天是周末但怎么还不见着他人?”


        “他说他今天去、去相亲?”陈圣俊总算是加入了对话,为避免自己说错在说出“相亲”这个词之前还慎重地考虑了一下,但并没有得到向人杰跟苏汉伟的认可,反倒受到了一波嘲讽。


        “别开玩笑了西八!我们腿哥需要相亲?!追他的男男女女不得从我们基地排到黄浦江!”


        而被人认为追求者要排到黄浦江的柯昌宇现在正乖乖巧巧地坐在距离RNG基地不算太远的咖啡店里,第四次打开手机看了看屏幕上显示的时间。


        还没来啊……怕是今天的相亲只能唱个独角戏咯~柯昌宇无言笑了笑,对自己皮这一下但却没有成功的举动感到了可惜,不过倒也说不上有多失望。


        一开始接到家里的消息要自己相亲时,柯昌宇是拒绝的。现在的他没有足够的精力去组建一个家庭,别说和人结婚了,现在这种紧要关头怕是连谈个恋爱的时间都没有——成结以后的omega会在身心两方面都十分依赖自己的alpha,就他现在这个连直播时间都要牺牲的当下,是没有功夫去考虑这档子事的。


        但在了解到相亲对象竟然是同为职业选手的刘世宇以后,柯昌宇的嘴角上扬了,儒雅外表下一颗想要疯狂搞事的心顿时变得有些蠢蠢欲动。


        他跟刘世宇的关系算不上亲近,两人最近的交集也就是共同出征了这一次位于美国的全明星赛。对于此人的印象也就仅仅停留在表面,最多也就是知道刘世宇可以很安静也可以很暴躁,是个有趣的矛盾共同体——说起来,这样的人竟然会是omega?完全想象不出他依偎着某个alpha的模样,啊他说不定是想要找一位女性omega来共度余生的?那发现是个男性alpha跟他相亲怕不是要爆炸哟……


        思及此,柯昌宇不小心笑了出来,笑完以后连自己都觉得有点莫名其妙,默默地把有些下滑的眼镜给往上推了推。


        中国有句古话说得好,白天不说人,夜半不谈鬼。意思是在大早上的时候不要议论对方,不然对方有可能就出现在你的周围。


        尽管柯昌宇没有说出口,但他在发现刘世宇竟然出现的时候,眸子下意识地亮了亮。


        “哎!这不是锅老师吗!这边这边!”柯昌宇主动打着招呼,费了一些功夫让自己的嘴角弧度趋于平稳,脑子里全是刘世宇知道真相后暴跳如雷的可爱(?)画面。


        “昂?957?”刘世宇拖着鼻音看向了正在朝自己招手的柯昌宇,内心的纠结在见到认识的人以后稍微松开了些,也就径直走了过去。“这么巧,你怎么会在这?”哎虽然不是同队的,但好说歹说也是认识的兄弟,要不要把相亲的事告诉他呢可纠结死我了我现在回基地还来得及么……


        没错,刘世宇虽说感觉平日里可以日天日地,但在面对强势的亲妈面前还是有点怂的,为了避免母亲大人亲临基地把自己拎到不知道哪个角落,还是自己先伸头一刀比较好……再者说了,说不定跟我相亲的就是个甜美可爱的omega小姐姐呢!简自豪那个人懂个屁屁!


        “不是巧。”柯昌宇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发出一声清脆的撞击声。“我是在等你呢锅老师,怎么相亲还带迟到的?”


        “……你怎么知道我相亲?”刘世宇顿时瞪大了眼,连柯昌宇的话都只听进去了后半句。


        “因为是我跟你相啊——嗯你好,我是柯昌宇,男性alpha,你今天的相亲对象。”皮这一下简直太开心了,柯昌宇文绉绉地做着自我介绍,看着刘世宇那一脸懵逼的样子,感觉这简直比越塔单杀还要有意思。


        “我/操……这么恐怖的吗?”刘世宇吓得眼镜都要掉了,因为太过慌乱的关系,信息素的味道接连不断地冒了出来,使得柯昌宇皱了皱眉。


        要死,好像逗过头了,闻到味道的话吃苦的是我自己啊……


        “那个,锅老师,收一收,咱这是在外面呢。”柯昌宇出口提醒道,还伸出手来在刘世宇面前晃了晃,刘世宇闻言眨了眨眼,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什么以后脸腾地一下就红了,仿佛刚出锅的麻辣小龙虾。


        “不好意思啊我给吓着了……怎么回事啊兄弟?原来是你啊?你跟他们谁打了赌是不?嗨把我给弄的哟……我这一周都没怎么睡好!”到了这个时候的刘世宇已经完全放松了下来,整个人往后一仰倒在了椅子上,也不知道为什么相亲对象是柯昌宇这件事就让他安心了,总而言之他现在整个人都有点劫后余生的味道,有一丝丝爽。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对方信息素的影响,柯昌宇看着刘世宇瘫下来的小模样变得有些心痒痒的,他抑制住自己内心的想法,接着一本正经地说道。


        “没有呀,这不一转眼年纪也大了想要安定下来么……我觉得锅老师你真的挺不错的!你看要是我俩结婚了还不会有矛盾……呃,只要你少来点上路就永远不会有矛盾。”


        “那照你这么说我应该找队友呀,那简直天造地设的一对儿了……哎哟腿哥这么几天不见你讲冷笑话的实力快如火箭啊——操!”一边讲话一边还晃着椅子的刘世宇终于败给了地心引力,整个人呈抛物线状往后倒去,就在他做好心理建设自己可能要狠狠地摔个狗吃屎的时候,被柯昌宇给一把拉到了怀里,抱了个满怀。


        龟龟,这好像太过于gay了。


        被抱住的刘世宇压根不敢动弹,他现在像一只误闯进森林里的鹿,总觉得有股神秘的力量在牵引着他往前走,但又由于内心的慌张而在原地打着转,手足无措。


        如此这般紧张的后果就是信息素再一次被剧烈地释放了出来——那是一股甜橙的味道,柯昌宇这下闻得更清楚了,原本抓着刘世宇的左手也下意识地挪到了颈后,在腺体的位置流连忘返,最后来到了刘世宇的脑袋上,一阵安抚。


        “锅老师也太不小心了,这要我怎么放心哦。”也许是两个人的信息素太过合拍,水果和植物原本就是自然的共生体,柯昌宇现在莫名有种搂着自己的omega的感觉,做出来的举动也与他平日里的作风相去甚远——他仰起头凑在刘世宇的耳边说道。“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别提起其他人,我不喜欢这样。嗯?”


        “……”这下刘世宇彻底乱了,连最后自己怎么被送回基地的都不知道。


 

        等到刘世宇总算是稍微回过一点神来以后,他木着一张脸,走到李元浩的面前,狠狠地摸了一把对方的胸。


        由于太过于震惊,李元浩连话都说不出口,张大着嘴双手捂住胸前,活脱脱一个刚被夺去了清白的黄花大闺女。


        太好了,我不是gay。耍完流/氓的刘世宇转身就走了,没有带走云彩,也没有留下嫖/资。


        那为什么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柯昌宇那个B——?


        一定是准备要到发情期的错!WE不给alpha买气味抑制剂的么!需不需要我送你几瓶啊!


 
评论(13)
热度(126)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