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カラ | Pick me up

*送给珀珀 @少女人形 !复健期OOC多担待!

*非兄弟设定 都是20代 画室小老板和普通的上班族



-------------------------------------------------

        一松第一次遇见空松的时候,外面正下着很大的雨。

 

        分明只是将将下班的时间,天空中却呈现出了夜色,黑压压的一片,衬得画室旁车站里的信号灯显得愈发的刺眼——就像会在站台上卿卿我我的情侣一样。

 

        说到情侣这个话题,一松突然想到,自己曾经有喜欢过什么人吗?

 

        从小的时候开始,一松就不太知道该如何同人相处,他无数次地想要尝试着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准确无误地传达给对方,但每次都是徒劳无功——有的人甚至在他做好心理建设以前,就对他摇了摇头,叹着气转身走掉了。

 

        这让一松愈发地不想开口,并且在自家的画室里饲养起了一只猫。他固执地认为,朋友爱人什么的都不需要,他只要有他的猫就好了——然后他停下收拾的动作,把目光转了过去。

 

        “super?”这是一松给他养的猫起的名字,随心情而定到底要叫“超级”、“小超”还是“super喵”。“你在看什么?这种时候不会有人来了的吧——哎……?”

 

        “嘿。”站在一松面前的人穿着一身看上去有些廉价的西装,抱着自己的公文包站在店门前瑟瑟发抖。“我能进去避一会雨么,brother?”

 

        ……外国人吗?一松听到这样有些奇怪的日语默默想到。尽管如此,倒也还是伸手拉开了门,并冲super点了点头,示意它去楼上的房间找一块可以用的毛巾下来,整个过程没有张开嘴,全靠他和小猫长时间朝夕共处培养出来的默契来完成。

 

        这让看完全程的上班族惊讶地瞪大了原本就不小的眼睛,像是发现什么新大陆一般指着super喊道:“这是一只多么有灵性的猫咪啊!——哦,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空松,是在附近上班的公务员,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时间想回家享受一下free time但却不幸因为没有带伞不得不在老板您这小避一会儿,非常感谢!”

 

        这人到底哪来那么多话啊?还有他的日语到底是哪儿学的?看着模样也不像是个外国人啊。一松百思不得其解,干脆放弃了思考,将super叼下来的毛巾递给了空松。“全身都湿了,不嫌弃的话用毛巾擦一下吧——毛巾应该是新的,呃,没有用过的。你要喝点什么吗?好像只有大麦茶了……”一松实在是不擅长对付陌生人,原本就不快的语速在这种情况下变得更慢了,每说出一个字都像是吞进了一口年糕。

 

        “哦,THANK YOU!”

 

        空松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外面的雨刚好停了,有一种想要晴朗起来的感觉。但因为天色渐晚的关系,并不会显得很亮,反而是一种有点暗沉的景象。但不知怎的,笑着说出这句话的空松,让一松感觉眼睛有被什么东西稍微刺到了一下。


        明明没有出太阳啊?一松揉了揉眼睛对着窗外望去,完全忽略了晚上七点是怎么样都不会看到阳光这一事实。


        也不知道是谁说的,那些不擅长与人相处的人,意外地会受动物和小孩的欢迎。

 

        一松这个画室的主要收入基本上来自两个部分,除了给人提供一个买卖作品的平台外,在周末的时候还会开一个绘画辅导班,想当然的,学员都是些小孩子,会在教室里叽叽喳喳的,甚至还会跑来跑去。

 

        “一松老师,一松老师,那个站在画室中间开始摆一些莫名其妙POSE的人是谁啊?”

 

        “呃……”其实一松对于在那个雨夜之后会时不时出现在画室的空松很是头痛,真的,一松发誓自己没有一丝丝窃喜,半分都没有。“他,他是老师的朋友。”

 

        “耶?老师竟然有朋友吗?”来问话的小姑娘眨巴了一下自己的大眼睛,说完之后觉得这样有些不好,双手合十跟一松道起了歉。“对不起!但感觉老师确实没什么朋友嘛!不过我们都是你的朋友哦!”

 

        你说的倒是也没错啦……一松在心里松了口气,然后又因为教室里一声尖叫给被迫提了起来——“先生我们都还小啦!不需要您脱了衣服给我们当人体模特的!——老师!一松老师!”

 

        一阵鸡毛落地,一松觉得自己折了半年的寿。他不可控制地黑着脸看着还捏着一朵已经没几瓣花瓣的玫瑰的空松,口气有些差。“你能不能不要老是来这儿?”

 

        “啊——为什么!一松你这里可是艺术的殿堂!我觉得十分符合我的气质!你看看我这个POSE如何?”

 

        “画室的话遍地都是!何必一定要来我这里!我们很熟吗?”

 

        “啊……?”空松疑惑着,把那朵破烂的玫瑰放到了一松的面前,应该是示好的意思。

 

        “我以为我们,早就已经是非常要好的friend了呀?”

 

        放你的屁谁要跟你做朋友我是喜欢你……

 

        等等,喜欢?我刚才是不是说了这个词?一松像是被雷劈到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连空松把脸贴近他都没有发觉。

 

        “哇!谁让你离我那么近了!”反应过来的一松被吓了一大跳,连忙分开了两人的距离,口气变得更差了。“我问你!你、你、你是不是喜欢玫瑰!”

 

        “是啊!多么美丽!蕴含着无限的生命力!”

 

        第二天,一松抱着一束包装精美的玫瑰花,强硬地塞在了空松的怀里——“我在路上捡到的!觉得直接丢掉太可惜了!既然你、你喜欢的话……就送你好了!”

 

        送完花的一松完全没看空松的表情,转过身去一股脑便跑掉了。

 

        然后在一松老师内心的某个小角落里,觉得刚才那样做的自己,可真是勇敢极了。


 
评论
热度(15)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