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枣 | 小花园

*因为天气冷了所以有了这篇文

*用了家乡的称呼习惯 我自己本人也没真的那样做过 多体谅


----------------------------------------

        北京的天气说变就变,冷得猝不及防,像是从地铁口的另一边突然窜出来想往你的怀里塞宣传单的兼职工。


        这让年纪尚轻的丁宁和刘诗雯都缩了缩自己的脖子,在呼啸的寒风中抖得像两条小波浪。


        照理说,她们俩都是东北的孩子,再加上小小年纪就进了国家队,身体素质不说倍儿棒,怎么也不惧在这大冷天站上个一小会儿才是。


        坏就坏在刘诗雯在更小一点的时候就背井离乡去了广东,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仿佛能刮掉耳朵的凌冽,而丁宁——嗯,也不知道是谁观察出来的,说这北京队出来的呀都是肌无力,光长个头却不长力气。而之后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别的不说,光是丁宁推举这一项的成绩就被同组的冯亚兰吊着打,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住在一块儿的丁宁刘诗雯今儿个又迟到了,原因无他,被窝太暖和于是乎就睡过了头。在别人已经做好热身运动开始晨跑的时候,两个人做贼似的想要溜进队伍里,被教练一个火眼金睛给拎了出来,丢到一旁的树边,命令罚站一小时。


        于是就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枣儿……”


        “别跟我说话。”


        “为嘛?”


        “我的耳朵冻掉了,什么都听不见。”


        “……”


        有那么夸张吗!刘诗雯你的耳朵还好好的呢!俩都在!一个都没少!丁宁在心里吐槽着,但是又害怕喊完那么一大长串体内的热量跑得更快,于是干脆乖乖地闭上了嘴,眼睛不知怎的就瞟到了落在地上的树叶。


        “哎。”丁宁发出一个单音,然后熟练地略过了刘诗雯对她的无视,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轻轻地说着话。“你说这天气,要是能用叶子堆起来烤两个红薯吃不是美滋滋。”


        “好啊,待会儿晨练结束了你去扫树叶我去找红薯。”


        “这个时候你的耳朵又长回来了哦!”


 

        什么东西对小孩儿的吸引力最大?


        是好看的动画片儿,会发光的玩具还是有意思的游戏?


        对别的小孩来说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对于丁宁和刘诗雯来说,好吃的是排在头一位的。


        所以在烧叶子的时候两个人都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那眼神专注得让人以为两个人站在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赛场上,她们时刻紧盯着那簇小火苗——不能太大,太大一下子把叶子给烧没了还会因为动静太大引来其他人,也不能太小,太小了根本没办法把红薯给弄熟。


        红薯是刘诗雯跑到食堂里厚着脸皮跟阿姨讨来的,小小两三个,分量不多,所以两人都格外珍惜,小心翼翼地剥开表皮之后也没急着下嘴,盯着好是看了一会儿。


        两个人并排坐在树下,都没说话,空气里只剩下风的声音,夹杂着刚刚熟透的红薯的清香,那画面要多和谐有多和谐,就算是外人见到了也是不好意思开口去打破的。


        “啊呜。”丁宁和刘诗雯默契地咬下了第一口,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把自己手上的那一个朝对方递过去。“我的这个甜,你要尝一口吗?”


        随后四目相对,十分不好意思中又带着一两分有趣,相视着,肆无忌惮地笑了出来。



 
评论(4)
热度(36)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