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枣 | 习惯成自然

*艾瑞芭迪我回来了 复健期 OOC多担待

*其实我想写的根本不是这样 算 算了 其他想说的下一篇见



--------------------------------------------------

        每个人都会有这样那样的小毛病,说不上来是什么时候形成的,无伤大雅且难以被人发现。


        别看刘诗雯在比赛场上很是雷厉风行的样子,其实私底下特别容易走神,尤其是说话者的语速一快,又或者是谈论到她完全没接触过的方面的时候——刘诗雯就会迅速地进入到放空的状态,面上却不显,依旧是认真聆听的模样。


        第一个发现这个秘密的人是丁宁,没办法,热爱找人说话的,属她独一份儿。别人那些个爱好说话的,最多也不过就是遇上点什么事,抓着身边的人来掰扯两句,这都是人之常情。丁宁可不是这样,在大家伙儿刚经历完一番操练,累得要死要活的时候她还是能跟人闲聊上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总而言之一句话,那张嘴就没有个停下来的时候。


        所以在最开始的时候,被抓住的人还是愿意提起最后一点精气神,稍微来敷衍上个一两句,毕竟伸手都不去打那笑脸人,人好心好意地来找你聊天怎么样也不能冷着张脸不是?而且发自内心地说,丁宁这人说话确实很有趣,但是吧——


        谁受得了训练完还听你在这叨叨啊,水都还没喝呢!


        久而久之,在女队里训练的大家都培养出了一种默契,训练完以后立刻侦查清楚丁宁的方位,然后朝着反方向开溜。


        这里的大家不包括刘诗雯,倒也不是说她是独狼又或是大家排挤她什么的,就是吧——说出来还别不信,以速度著称的她,在这种事情上能慢上个八拍。


        她压根儿不知道大家在悄悄躲着丁宁,完全处于一种没反应过来的状态。


        于是乎,落单的刘诗雯便成为了丁宁最佳的倾述对象,简直就是一拍即合。


        “枣儿我跟你说我昨天看的那个电视剧哎呀妈呀真是哭死我了……”


        “嗯。”


        “你这时候应该问我为啥要哭。”


        “嗯?”刘诗雯被这突然的质问搞得有些不好意思,总不能说刚才自己一直在发呆压根儿不知道丁宁在说些什么吧!“哎……你昨儿看的什么来着?”先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


        “……所以我说了那么多你完全没听进去啊!”丁宁的小情绪突然就起来了。“那你怎么不跟其他人一样一见我就溜?”


        “啊……原来她们跑那么快是因为怕被你抓着聊天儿?”刘诗雯听到这句气话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咯咯地笑了起来,不知怎的丁宁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跳快了一拍。


 

        “但是听你说话很有意思啊,虽然我完全搞不懂你喜欢的那些东西。”


        “尽管你都在发呆?”


        “……可能,可能我觉得听你说话这件事就足够了,不需要在意你说的是什么吧。”


 

        若干年后,二人接受电视台的采访,刘诗雯努力提起自己的精神,希望自己不要在录像途中又开始走神。可惜天不如人愿,旁边坐着的丁宁一直在侃侃而谈,多年以来养成的身体机能使得她的初衷一下子就被丢掉了九霄云外,特别放松地发起了呆。


        “谢谢丁宁跟我们分享了这么多,那么我想问,刘诗雯对丁宁刚才所说的对你的评价,你是否有什么想要说的,又或者说是想要辩驳的?”


        “……啊?呃。”刘诗雯连忙给丁宁使了个眼色,祈求能够获取到一些有用的信息,可惜丁宁已经不再是当年被她一句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的话给骗到的小姑娘了,双手抱着胸笑眯眯的,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我没有什么想说的,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互相之间非常了解。”


        主持人闻言点了点头,在记录刚才丁宁所说的“刘诗雯经常找我倾诉”后面打上了一个勾。



 
评论(7)
热度(35)
  1. 塔塔风和太太 转载了此文字
    相信她们一直会是最好的宁枣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