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枣 | 梦中的婚礼

*婚礼是真的 别被标题骗了 此文背景开了金手指 反正可以结婚

*两个人都已经退役了


--------------------------------------------

        李武军收到那条邀请信息的时候,以为自己看错了,把手机放得远了一些,还把眼镜往下挪了几寸,左看右看都觉得哪里不对,还叫来了自己的孩子。


        “哎,你帮我看一下,这条信息说的什么?”其实李武军能看清上面写的每一个字,但总有种不敢相信的感觉,于是想通过别人来确定自己所看到的东西是无误的。


        “我帮您看看……前面的客套话我给您省了啊,特邀参加丁宁和刘诗雯的婚礼……丁宁和刘诗雯?是您以前经常采访的那俩打乒乓球的不,关系不是没那么好吗,还一起办婚礼?”


        “去,小孩子家家别说那些从网上看来的关系,人家认识多少年你知道什么,哦那看来不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了,就是说她俩要跟人结婚了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要一起办婚礼是吧?挺好的呀别开生面!说不定是因为对象都是认识的人呢!”放下心来的李武军长吁一口气,但总觉得隐约还是有点儿惴惴不安的感觉,于是干脆给丁宁拨了个电话,了解到底怎么回事。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从另一头传来了丁宁一如既往的,充满活力的声音。


        “李哥怎么的?哦您看到了那条信息了是不,嘿嘿嘿恭喜我们吧!”


        “是啊丁宁,这可是一件大好事儿,恭喜你了!对了,你要和刘诗雯一起摆宴席呀,这点子不错嘛,你们的结婚对象难道是圈子里的人所以打算热闹一点一起办掉了?”李武军祝贺了一番以后立刻直奔主题,想知道她们的结婚对象到底是何方人也。


        “呃……”由于李武军的问题变得迟疑了的丁宁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吞吞吐吐地说出了事情的真相。“那什么,李哥啊,不是我们和别人结婚,是、是……”


        “是我和刘诗雯,我们俩,要结婚。”


        “啊?!什么……这、这个……你别跟我开玩笑啊丁宁,我年纪大了经不得吓的。”此时此刻的李武军,眼镜都被吓得差点掉到了地上,连忙伸出手来扶住,稳稳地按在鼻梁上。


        “真不好意思以前一直瞒着大家伙儿……原本也没想着要结婚的就维持现状就好了,但有的时候我又在想啊。”


        “我们都那么难了,为什么不能和心爱的人有一场完美的婚礼呢?”


        “可能来的人不会很多,得到的祝福也很少,但至少……”


        “我们想有一个可以向世人证明我们属于彼此的场合,光明正大地享受那不多的祝福。”


        李武军突然就被打动了,脑海里浮现出的是第一次同时采访丁宁和刘诗雯的画面,一晃那么多年过去了,这两个小姑娘都成长成为了十分优秀的运动员,然后还幸福地走到了一起。


        这真的是令人十分感慨的一件喜事啊。


 

        婚礼当天,刘诗雯觉得自己紧张得要吐了。


        回想起以前任何一场比赛上场前,自己都不会有这么剧烈的感觉。她看着镜中化着精致妆容,穿着华丽婚纱的自己,觉得脑子里整个炸开来,根本没有办法好好地进行思考。


        今天是她和丁宁的婚礼,这也就意味着,她马上就要嫁给那个小时候落后了还会哭,长大以后不是站在自己旁边就是站在自己对面的,怎么看都算不上特别靠谱的家伙儿了。


        在这样一个瞬间,刘诗雯觉得周围所经历的一切都显得尤为的不真实,脑子里闪过一幕幕难忘的画面,从莫斯科世乒赛,再到苏州世乒赛以及两个人第一次举起波普杯的德国世乒赛,再然后就到两个人之间的分分合合,以及提出要结婚的场景。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虽然她的手已经很久不握球拍了,但长年累月的痕迹一直停留在她手掌的纹路里,她下意识地像正在比赛那样动了动自己的手腕,整个人有些云游天外的味道。


        “雯雯!哇!你好漂亮!美极了!”房间里突然出现了福原爱的声音,而伴随着一阵小跑所带来的高跟鞋接触地板的踢踏声,让刘诗雯一下子从回忆中回归到了现实。


        “爱?”已经戴好头纱的刘诗雯坐着抬起了头,觉得有些妨碍视线便想把头纱给掀起来,却被福原爱立刻制止了。


        “现在不能掀起来!你要觉得看不清我我坐得近一些就好了!这个动作得由丁宁来做的!”福原爱神叨叨的,有点娘家人的味道,虽然就她和刘诗雯的情谊来算,她确实算得上是一个实打实的“娘家人”。


        “没有那么多讲究的吧?”刘诗雯闻言笑了出来,眉眼都带上了浓浓的笑意,衬得整个人都更好看了一些,美艳得不可方物。“这是你老公教你的?”


        “哎呀没有啦!不要乱说!”被说中心事的福原爱脸都红了,显得十分的不好意思。盯着刘诗雯的打扮看了许久,心中感慨万千。


        “想不到雯雯最后还是选择了她啊,你们明明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分手过不少次不是么?”


        “嗯……”被亲密友人点出真相的刘诗雯并没有否认这一点,垂下眼睑颇有些无奈的味道。“确实有很多地方合不来,不管是生活上的习惯还是爱好什么的……统统不是最合适的。”


        “但是……”


        “我一旦想象在我未来的人生我要和别的人一起度过,我就觉得很受不了。”


        “不是她就不行。”


 

        婚礼现场场面的热闹有些出乎丁宁和刘诗雯的意料,不仅人数颇多,还云集了各领域的尖端人士。别的不说,光是乒乓球界的,不是世界冠军都不太好意思跟别人搭话。


        一般的婚礼而言,新郎会先行在主会场等着,然后新娘在别人的带领下缓缓出现,继而开启整个婚礼的主要过程,然而丁宁和刘诗雯的婚礼中两位都是身着婚纱的新娘,于是便是在众人温暖的目光下,携手走进了主会场。


        她们婚礼的配乐选的是对她们都具有特殊意义的,德国杜塞尔多夫世乒赛上女双颁奖仪式播放的那首英文歌,丁宁和刘诗雯牵着对方的手,步伐坚定地站到了众人的面前。


        向来不善,也懒得言辞的刘诗雯像平日里接受赛后采访时的态度在此时此刻也没什么不同,稍微侧了侧自己的头,示意由丁宁来发表对来宾的讲话。


        “呃首先……很感谢大家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在婚礼的前几个晚上就在背演讲稿的丁宁在这个时候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只能依靠着直觉在说着话。“谢谢你们对我们俩的祝福,虽然以前我们两个人的恋情一直瞒着大家伙儿……”


        “得了吧就你俩那腻乎劲儿合着谁不知道似的?!”郭焱在下面带头吐着槽,得到了一众女队队员的附和,这也使得丁宁的紧张一下子就被缓解了,摇身一变又变回了以语速快著称的北京队队员,突突突的像一把机关枪。


        “这个时候来马后炮干什么,呀你们当时谁也没说咱俩在一块儿啊,而且我已经很收敛了好不好!”那叫一个有恃无恐,把郭焱气得白眼都快翻到天边去了。


        “好了底下的人谁不是看着你俩长大的,那些个破事儿不需要再复述了我都替你害臊,直接进入正题交换戒指吧!”


        “……”能不能把这些人赶出去啊,还有没有一点婚礼的样子了!这边丁宁还在委屈着,却听到了身旁刘诗雯清脆的笑声,她转头看向刘诗雯的脸,突然就有一种想哭的情绪。


        原来我真的要和这个笑得很好看的姑娘结婚了啊,我怎么那么幸运呢?


        “这种时候就别较真啦,快把手拿过来吧。”刘诗雯笑眯眯地握住了丁宁的手腕,准确无误地将戒指戴了上去,然后还像是完成了一件特别了不起的大事一样,认认真真地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那个象征着她们即将属于彼此的证明。


        其实她们早就用球拍锁定了对方的终生,在年轻尚轻的时候就在训练馆的角落里,甚至没有任何音乐,她们面对面地站着,将自己的球拍跟对方进行了交换。


        那时场面的庄重度并不比现在轻,甚至还有一种早该如此的安定感。


        丁宁在给刘诗雯戴好戒指以后,两手微微颤抖地撩起了盖在刘诗雯头上的头纱,像是对待这个世间最珍贵的宝物一样,在刘诗雯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轻柔的吻。


        “我是你的了。”丁宁说,还露出了一个有点得意的笑容,神态跟说出来的话并不是那么契合,像是一个得到了江山的君主一样。


        “嗯,我是你的。”刘诗雯把话重复了一遍,说出来的感觉却完全不同。


        “今后的人生,也拜托你能像从前在赛场上一样,相互竞争,相互鼓励了。”


        “不管我站在哪里,我的目光都会一直追随着你,我们彼此是。”


        “——最亲密的爱人。”



 
评论(7)
热度(43)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