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枣 | 极道之妻(5)

*恭喜拿到波普杯

*之后会恢复正常更新 大概还会为新入坑的小伙伴写点东西


----------------------------------------------

        很多人总会把暗杀想象得很复杂,觉得会有狙击的目视镜,黑色的紧身衣,又或者是在富丽堂皇的酒店里悄悄地在人家要喝的香槟里放入毒药。


        但其实一个生命的流逝真的很稀疏平常,可能眨一眨眼的功夫,人就没有了。


        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任务的刘诗雯在看到暗杀对象以后也没有太剧烈的情绪波动,对她而言一旦接下了任务,那么对方就只是一个纯粹的目标——嗯,跟射击场上那些立着的人形立牌没有什么太本质的差别。毕竟肖门黑归黑,实在不愿意去做的事情也是没有人会逼你做的。


        毕竟这个世界上并不会存在缺了谁地球就不转的道理,替代品多如牛毛,每个人都不会是唯一能做好这件事的人。


        所以刘诗雯并没有多大的心理负担,优哉游哉地站在了公安局的门口,等着小片警丁宁下班。


        一个优秀的杀手不能够只会打好手中的枪,更要具有极强的观察力以及迅速融进目标生活圈的手腕。从张怡宁的基本资料上可以得出,丁宁是她目前最信赖的人,尽管由于张怡宁的身份会有这样那样的限制导致资料并不完全,甚至还有完全查不到的部分,但这并不影响刘诗雯开始着手去做这件事——毕竟是人都会有突破口,而就现在而言,丁宁就是刘诗雯的第一个接触对象。而丁宁的防线并不强,稍微聊个两句就很轻松地获得了私人的联系方式,好歹成为了名义上的朋友。


        以往交给刘诗雯的任务并不难,可以说暗杀张怡宁这件事算是她的一道坎,这直接决定了她在肖门的地位,以及未来的人生选择权是否掌握在她本人的手上。大工程那就一定会是持久战,也不可能贸贸然地立刻去接近想要攻击的目标,于是只能从周围的人入手,要先跟她身边的人建立起良好的联系,获取她们的信任。这么一描述仿佛就是先做朋友的意思,并不是那么的困难,但就刘诗雯这么一个几乎没有什么交友经验的人而言,她其实是很紧张的。


        于是就下意识地开始用鞋子蹭着路面上的土。


        蹭着蹭着丁宁就出现了,一阵小跑像是带起了一阵风。


        “不好意思!久等了吧!”


        “没事,我也刚到。”刘诗雯在原地站直,看着丁宁那张散发着青春气息的脸,内心有一块小角落是充满着嫉妒的,但她并没有表现出来,反倒很自然地挽住了丁宁的胳膊。“快走吧,我最近发现了一家特别好吃的餐馆。”


        “嗯!”


 

        刘诗雯没怎么交过朋友,在孤儿院里总是一个人待着,跟郭跃的相处模式于是说是朋友倒不如说是比较温柔的老师,两个人的立场并不是完全对等的,所以她在与丁宁的相处过程中——至少在外人看来,是有点奇怪的。


        “哎丁宁,那个经常等你下班的那女孩儿是谁啊?”郭焱处理完手上的工作,给自己灌了一大口水觉得重新回到人间之后,慢悠悠地趁着张怡宁看不见的当口开始找丁宁说闲话。


        “你说枣儿?”


        “啥?她的名字是枣儿吗,这么别致的名字,谁给想的啊?”


        “哦!因为她这个人好可爱的!一有东西吃就停不下来一直往嘴里塞,有的时候忘记咽下去就留在腮帮那儿,被我发现以后脸会变得特别红!”丁宁在说起刘诗雯的时候显得特别的兴奋,平常就不慢的语速更是加快了好几倍。“我一看那模样就觉得特别像一颗枣儿……”


        “噫!老泥心呃!”郭焱说着从姚彦那儿学来的上海话,搓着两手的鸡皮疙瘩。“她该不会是在追你吧!普通朋友哪会怎么频繁地等你下班啊!而且她做什么工作的,下班那么早啊?”


        “什、什什么——!你说她在追我!不会吧!”丁宁大叫了出来,继而冷静地思考了一下自己和刘诗雯的相处模式,确实看起来有那么些许的异于常人……就在丁宁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道短信的提示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这周末有时间一起看电影吗?”发件者是刘诗雯,还被丁宁贴上了特别关心的标签,配合着信息内容来说,怎么看都十分甜蜜了。


        但被郭焱开玩笑似的话语给结结实实地吓到了的丁宁,口是心非地回了一条——“很抱歉,有任务要出,就不能陪你去玩了!”发完以后还愣愣地看了手机屏幕许久,不知道会得到怎样的回应。


        “哦那好吧……你有工作的话那就算了,凡事小心。”刘诗雯的这个回复看起来充满了失落,对此丁宁感到愧疚不已但却还是觉得需要狠狠心来捋清两个人的关系,像个热血的中二少年一般把手机放回了裤子口袋里,动作特别的决然。


        而另一边,其实正在进行着身体训练的刘诗雯默默地解下了自己的拳击手套,眉头紧皱。她完全没觉得自己这一两个月的行为有什么异常,为什么目标对象会突然打算切断与自己的联系,是哪里暴露了吗?哪怕丁宁职位不高,但毕竟是个警察,洞察力还是异于常人?


        “哟,寻思什么呢?”屋子里突然传来了一个有些戏谑的声音,刘诗雯扭过头去定睛看了一会儿,觉得大概不能得到什么靠谱的答案,叹息着又转了回来,盯着挂着的沙袋开始发呆。


        “问你话呢,真是长大了哥的话都不听了?”


        “第一,你不是我哥。第二,我觉得问你也没什么用。”


        “什么世纪难题啊——行吧,你就当随便说说,谁知道会不会聊着聊着灵感就来了呢?”来者名字叫张继科,是肖门目前最得势,也是肖战最信任的人,算是肖战口中的“几个臭小子”之一,又或者说,之首。


        刘诗雯无奈,维持着一种相对客观的状态复述了她跟丁宁这段时间以来的交流,没有添加任何不恰当的比喻与描述,却听得张继科满是鸡皮疙瘩。


        “我去,你这是在追一女孩儿啊,肖战知道这回事儿不,他还想让你……不,没什么。”


        “追?”刘诗雯听到这个字以后歪了歪头。“你是说追求吗?我没有在追求她啊,我只是想和她做朋友,获得她的信任以后接近暗杀目标。”


        “那你费那么老大劲干嘛啊,还什么了解她最喜欢的男明星——不得了啊,你要是个男孩儿我怕是这里有人的地位要不保啊。”


        “啊……所以你的意思是,她认为我在追求她所以她觉得这有点不太好于是拒绝了我的邀请?”虽然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但刘诗雯还是顺着这个思路走了一遍,福灵心至,一手握拳拍在了自己摊开的另一只手上面。


        “应该是的吧,不是说女孩儿的心都很细?你这样那么积极吓着她了吧?”张继科老神在在地给出着主意。“其实这也没什么,你不是说接近她是为了取得目标的信任,如果你不当心成为了这人的对象,得手的几率应该要更大一些吧?”


        说到这个份上,刘诗雯也不得不承认张继科的这番话很有道理,沉默着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转身走了出去,在回自己房间的路上冷静思考着。刘诗雯觉得自己和丁宁接触的时间并不算短了,但却完全没能缩短她与张怡宁之间的距离,甚至没能出现她想象中的三个人或者几个人进行朋友聚餐这样性质的活动,这不免使得她的行动受到了阻碍,于是刘诗雯想到了一个有些荒唐的念头——朋友的朋友不行,那么,朋友的爱人呢?


        与此同时,其实仍停留在局里的张怡宁准确地捕捉到了丁宁有些慌乱的神情,再结合近段时间她观察丁宁与其他人的活动来看,总觉得能联想出什么不好的东西。然后张怡宁皱了皱眉,稍稍移动了几分视线以后,瞥到了桌面上立着的,她与郭跃的合照。



 
评论(4)
热度(18)
© 风和太太|Powered by LOFTER